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喻叶] Episode

和昨天的片段差不多,也是每個都是一段没头没尾的故事。
每个和前者没有关连。
这个和之前片段的不同,分别於这个全都是架空背景。

-小学生文笔,慎入

-------------------------------------------------

Episode 01

-18岁的喻学弟和21岁的叶学长


“学长,不困?”


“习惯了。”


喻文州侧头探看叶修,漆黑的环境让他看不清叶修现在脸上的表情,看得清的只有叶修唇瓣间叼著的橙红火光。喻文州想伸手掰过叶修的头让他正面对着自己,看清究竟叶修现在是甚麽表情。但肩上的黄少天突然发出的梦呓语,喻文州收回根本抬都还没抬起的手,看前望回沉寂的大海。


“这家伙连睡觉了也是这麽烦人的吗?”


“不,少天太过期待看日出而已。”


“有甚麽好期待,还不是普通一个太阳升上来。”叶修压低声音地说,他怕吵到肩上靠着他睡的苏沐橙。


叶修叼着烟还刻意压低声音说话,每只字都听得很含糊,但喻文州享受现在这样说话的叶修,含糊却像向自己撒娇似的。


“学长以前看过日出?”


“嗯。”


“和谁?”


“张佳乐丶老韩丶老林他们。大二时,乐乐不知道发甚麽神经,大半夜吵醒整个寝室的人,要我们爬墙出去陪他看日出。”


“叶修你说我甚麽坏话!”张佳乐隐约听副後方叶修说道自己的名字,立即回头质问。


“嘘!闭一闭你的嘴,我们不需要黄少天接班人,还有不要吵醒睡着了的人。”


“叶修!”张佳乐这次放轻声音了不少,还附送上一对中指。


“继续玩你的。不要阻我和学弟分享我们看日出的经验。对!只有我,没有你。”叶修无视张佳乐提早一步被林敬言从後掩嘴的无声责骂,向喻文州解释:“最後太早来到沙滩,天还没亮,我们便坐在沙滩上等。但等到太阳终於出来,只有乐乐睡了,看不到。”


虽然看不清,但喻文州脑海中已浮现叶修一脸戏谑的表情。

“学长,还有烟吗?”


“你要?”


“稍微提提神。我怕我和张佳乐学长一样。”


”捱不住的话,便去睡。那次老林有叫乐乐起来,只不过是他自己睡得像死猪一样,不理我们。”


“所以,我睡着了的话,叶修学长你会叫醒我?”


“你猜?”




喻文州看得清的还是只有叶修唇瓣间叼著的橙红火光。


………………………………………………………………


Episode 02

-社会人士paro

“我带了宵夜上来。”喻文州带着营业至深夜的粥店买来的各款粥品及小吃上来兴欣。一千多平方米的地方却要容立十个人和各种设备,空间挤迫得大家都快要肩头碰肩头的坐在一起。


相比其它人空闲的陈果搬开被划出属於会客室位置的茶几上的杂物,让喻文州把宵夜放上去。

“大家先吃宵夜。之後再继续做。”陈果摆出老板的款子命令道。


敌不过食物的香气,其实不用陈果说,魏琛丶包子已早一步离开座位准备吃宵夜。


坐在叶修旁的苏沐橙看了他一眼,叶修的视线没有从电脑上移开,盯着萤幕说:“你去吃吧。”


“嗯。我留些给你。”通宵的第三个晚上,苏沐橙还能保持笑意说话。


喻文州仍站在茶几旁,捉摸不到他为什麽突然上来的陈果战战兢兢地和他一起呆站。

摆占了其中一张单人沙发的魏琛捧着皮蛋瘦肉粥嚣张地说:“老板娘,你不用理会这小兔嵬子!他上来,不用猜也肯定是有阴谋,不过就不知道是甚麽阴谋。但他这麽心脏,我们再怎防备,也斗不过他。


听完魏琛的话,陈果考虑如何“有礼”地请对方离开。没理由对方送完宵夜,便立即赶人走。


看见陈果打量自己的眼神,喻文州文质彬彬笑辩:“我只是碰巧经过,看见这里还亮灯,便买宵夜上来给大家。”


陈果心想谁信你。


“文州,真有兴欣的心。”正好过来的苏沐橙接话。她扫了一眼茶几上的夜宵,在喻文州手边是叶修喜欢吃的鱼片粥。当苏沐橙视线落在那里时,喻文州的手亦同时靠近它。


“叶修不过来吃?”陈果问苏沐橙。


“他一专注工作起来,不做完手上的便不会罢休。”苏沐橙笑盈盈看着喻文州:“喻大大,我想吃你手边的那盒粥。”


“吃吧。”喻文州把粥递给苏沐橙,脸上完全看不出介意的表情。


“真不好玩。”苏沐橙小声嘟囔。


虽然听不到苏沐橙说甚麽,但从她消失了的戏谑眼神来看,喻文州猜测到她的想法。


“大家慢慢吃吧。我走了。”喻文州再盯向仍旧专注工作,没有理会自己的叶修身上。


“诶!这麽快?”陈果惊讶道。


“对。”喻文州没多解释,“再见,陈姐丶魏队丶苏妹子和各位。”


来也冲冲丶去也冲冲,陈果目送喻文州离开兴欣後,愣头愣脑问坐在她旁边的唐柔道:“他上来真的只为了送宵夜?”


“或者。”唐柔低头回想喻文州上来後的举动。


“真的?”陈果仍旧不相信。


“果果,你不要想了。文州他真的上来送宵夜。”苏沐橙吃着唯一没有葱花的鱼片粥,心中补上:不过这是藉口,实际是来看已几天没有回家的某人。



早上六时,差不多凌晨才入睡的喻文州已起床。
喻文州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却看见那个因为工作数天没回家的人在清晨五时发来QQ讯息。


叶修:
喻大大,我想直接到粥店吃热腾腾丶没有葱花的鱼片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碰巧驾车来到兴欣送我一程,顺便再和我吃顿早餐?


喻文州:
乐意至极。


………………………………………………………………


Episode 03

-假设蓝雨少林寺真的是少林寺的江湖脑洞
-小心雷!想想秃头的蓝雨已醉人=w=


"叶修,你真是无情的人。”喻文州看着草前子离开後,不再掩饰自己的存在,从屋檐下出来 。


“原来是你,文州。”叶修探头看去下方喻文州已脱掉外袍,剩下内衣。“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无情。老韩倒说过我自作多情。”


“你是无情。”


“难道要像你们佛家说众生平等来做,因私心而有的无情,谁没有?”叶修笑着反问。“如果你还要和我讨论下去的话,便上来。”


叶修躺在屋顶上。

今晚万里无云,弯月和满天星星也清历的挂在天上。


“夜深了。叶修,你早些回房睡吧。”喻文州留下这话後便离开。


秋夜的凉风带来的凉意让叶修更能感受到现在只有他一人的寂寥。

他仰望星夜,喃喃自语:“我是无情?”


他以一叶之秋名号扬名天下时,被人说过骄傲丶自负丶势利……

现在用着君莫笑再一次踏入江湖,则是无耻丶猥琐丶持势凌人……

「无情」这词倒是第一次被人说。


“呵!在我眼中,你却才是最无情。”



喻文州吹熄油灯,躺到床上去。

他知道叶修还没离开,仍在他上方的屋檐上。


无情。

喻文州口中说的无情不是指叶修和车前子的交易,而是叶修他对自己。

微草那趟浑水,其实车前子不来私下拜托叶修,喻文州也能猜到叶修会暗自帮助他们。

只因微草的族长是王杰希。


若果不是为了帮助王杰希,叶修不会突然来到蓝雨寺。这趟浑水,王杰希知道任何人和它拉上关系也会被牵连进去,才不拜托各门各派帮忙。


但偏偏叶修则不理会自己之後可能担上的恶名也要暗中帮忙王杰希。


韩文清说叶修自作多情是没错的,他的自作多情皆因对自己无情。


只对别人有情,而对自己无情,在这个江湖里终有天会被有心人理用而死。



叶修被蓝雨寺清晨的钟鸣吵醒。

昨晚他不知不觉睡在屋檐上。


当他坐起来时,一件长袍从他身上滑下。

群青色的外袍无疑是属於喻文州。

叶修若有所思看着外袍,心想自己有多放心蓝雨寺,才会让被人接近也不察觉。


群青色袍子在蓝雨寺只有主持人才能穿上的颜色。但叶修却在不同人上看过他们穿喻文州这件外袍。

对喻文州来说,外袍和身份也只是身外物,不用在意。所以,只要别人有需要,他便会借出。


所谓的众生平等,理应一视同人。


呵!难道这不是狗屁的温柔。


叶修想起一次因几个门派联手的任务而一起出行。途中突然下起雨来,烟雨阁的女弟子被突然而来的大雨淋得曲线尽露。喻文州第一时间便拿出这件群青色外袍披在对方身上。

最後,这女弟子就是因为这一件小事而开始对一个和尚动情。在整个任务後期的路途上,她不断找各种办法接近喻文州,还欠些铸成大错毁了蓝雨寺的声誉。如果不是楚云秀严厉喝令她,及喻文州断然拒绝她,也不知道这段纠缠还会否持续下去。


“施主,贫僧早已决定身心都献给於佛祖,恕贫僧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你是不能接受,不是不喜欢我!竟然你也对我有意,你还俗不就行。”


“贫僧对施主没有任何男女之情。”


“如果没有男女之情,为什麽对我这麽好!还把代表主持身份的外袍给我!”


“众生皆平等,我只是跟随佛法做应该做的事。身份好丶外袍也好,都只不过是身外物。能够运用它们帮助别人相比他们本身更重要。当天即使不是施主需要,而是其它人,更甚至是我派的弟子,贫僧都会把外袍送出。”


对每人皆有情,但并无高低之分,何不也是无情的一种?



“早安,叶修。”完成晨修回来的喻文州向屋檐上的叶修说,先回应他的是从屋檐上扔下的外袍。


“还你!”


“走了?”


“不。先去东边那山看看,中午会回来吃饭。记住我不是蓝雨的人,我那份给我荤菜。”叶修从檐上跃下,脚尖刚落在地上,他还回去的外袍便在他手中。


“甚麽意思,喻主持?”


“山上的天气变幻莫测,有备无幻。”


“谢你的好意。”叶修披着外袍离开。


“叶修!”喻文州回头叫停叶修。


“还有甚麽事?你不会说连上山的乾粮都准备好给我。”


喻文州盯着叶修的脸,他放在背後的手紧握一刹後便放开,波澜不惊的说:“早去早回。”


“当然,我又不像是你手残。”

叶修留下这话後就翻过蓝雨寺的墙离开。


喻文州也回房间准备他的早课去,不对叶修离开的身影留多一眼。



………………………………………………………………


Episode 04

-蓝雨是邪道的武侠古风。


“叶修,正邪两立。”喻文州收回长鞭,一瞬间回复彬彬有礼的公子模样。


“所以?“叶修还是抱着手,不为所动的样子。


“你不杀我,便是由我杀你。”喻文州像对待情人般抚摸手上的长鞭,心不在焉地说。


“呵!你做到的话便来。”叶修故意踏前一步。


“确实做不到。”喻文州抬头微微一笑,“所以,我找了外援。”话刚说完,十数发的火弓箭便从後方发出。


叶修挑一挑眉:“文州,你还是太小看我。”


………………………………………………………………


Episode 05 (心之镜)


当叶修回到家,坐在电脑椅上的室友方锐滑到房间门口伸头和叶修说道:"老叶,又有你的明信片。"


"谢谢。"叶修拿起放在鞋柜上的明信片。


"这次你那可爱的小学弟到哪里去了?"趁叶修刚回来的时间方锐借机从工作中出来休息一下。他捧着马克杯揍到叶修身旁。


"你竟然没有趁我不在先偷看?方锐大大,你不会生病了吧?"明信片背後根本没写上甚麽不能见人的话语,叶修光明正大的给方锐去看。


"我想不到老叶你会这样看我!看我这对真诚的眼睛,难道我就是会如此无耻偷看别人私隐的人来吗!"方锐瞄了一眼,发现明信片确实真的没甚麽爆点便转去和叶修喷垃圾话。


"一个不经甲方同意便私自把甲方的事迹拿去画漫画的人根本没有权利探讨私隐二字。废物点心是不是想我们由室友改为控方和诉方的关系?"叶修挑起眉头问道。


"不丶不。我怎敢和叶大律师对敌。小的先撤去。"方锐一个转身向厨房钻去。


叶修回到房间,把公事包放在桌上,扯下领带,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然後躺在床上。

他摸回明信片来看,正面是昏黄的天空和不知道是哪处的风景照片,背後则是寄件人秀丽的笔迹。


叶修:


平安到达。


喻文州


由喻文州寄出明信片开始,不知道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才到达叶修的手上,亦不知道喻文州还在不在这个地方,还是已飞到别的国家去。

叶修想到大学时身边的人对喻文州的评语不是有担当便是可靠,就觉得可笑。

喻文州的担当和可靠是定立於他的责任上。当他不用再有任何责任在身上,这个人就会放任自己去追求自由。

他有他的梦想。


叶修把明信片收好,从公事包中拿出明日出庭所需要的文件再作检查。


梦想,不但喻文州拥有,叶修他也有。


叶修还记得在大学时,听到魏琛前辈终於能实现梦想时,喻文州口中透露出的羡慕。


"魏学长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还可以得到其他人认同,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文州,你也有梦想?"被张佳乐和黄少天合力灌了一杯酒的叶修无力地躺在喻文州的大腿上。


"我……"喻文州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想我的人生後悔地渡过。所以梦想确实是有。叶修,你呢?"


"我?不就为了梦想离家出走中。"叶修拿起喻文州的手放在自已的脸颊上散热,眼睛合闭着地说:"借你的手来用用。我现在很晕。"


看到一直称为魔王的叶修很轻易地用一杯酒便可以打败,喻文州不禁轻轻地笑了出来。


"笑甚麽?你继续说,我听。"


"想听甚麽?"喻文州举起另一只手玩弄叶修的头发。


"你的梦想。不要碰。"叶修拨开喻文州玩自己头发的手。


喻文州停手:"我的梦想……我想周游世界各地,见识不同的风景。"


"嗯。不错,还有。"叶修愈来愈困,他的说话愈来愈含糊,让人听不清。


"和更多的人交流,听不同的故事。"


"嗯。"


"然後,把收集回来的故事辑录成一本书。"


"嗯。"


"书里面除了故事外,还会有我到各地旅游时拍下的照片。"


"……"


"叶修,睡了吗?"喻文州低头观察。


"嗯。"


看叶修发出的应是睡呓语,而不是真的回答自己的问题,喻文州笑了笑。身後的聚会仍旧继续,十分热闹,只有喻文州和叶修这一角却安静无比。


喻文州脱下衬衣盖在叶修身上。


他刚才说的梦想,还有一句话没和叶修说出。


而这漫长的旅途中,他希望会有叶修在身边陪伴自己。


叶修整理好明日上庭的资料後,QQ也正好有人找他。


索克萨尔:

这麽晚还没睡?


君莫笑:

已收到你的明信片,橙色的天空那张。


索克萨尔:

我下星期二就会回来。


君莫笑:

行。我叫方点心开车送我去机场。


只要心在固定的一方,梦想再远大,也会有回到心的所在。


-----------------------------------------


Episode 06 十八相送


让我 欢送18 整个18 写进日记簿

即使以後很平凡 这一节亦美好

宇宙还未上色 恋爱还未着迹

来年你共我 或会长得更高

然而这段岁月 青春不老 


"生日快乐,文州。”叶修直接把手上的礼物抛给喻文州。


以叶修的性格,他送的礼物除了和他关系好的妹子外,其它人的礼物他都是随便挑选。喻文州还记得几个月前叶修送吴雪峰学长的礼物是他从学生会不知道某处找来的饭堂套票。对於叶修给自己的礼物是什麽,喻文州不着急去要知道。他先把特意带下来的外套披在叶修肩上。


“下次深夜才回宿舍,记得出去前穿厚些。”


竟然对方都主动示好,自己又正巧觉得冷。对於喻文州的体贴举动,叶修不作表示。特别是现在身上的外套轻巧丶柔软又保暖,叶修还在考虑要不要喻文州把外套给了自己。


"你还不快些拆礼物?"


"学长,你的礼物有值得令人期待的原素吗?而且,"喻文州举高其中一面的包装纸给叶修看,"这是你刚才去网吧参加比赛赢的吧。""

其中一面的包装纸印上了网吧的名字。


"年轻人,你有没有听过「千里送鹅毛的故事」?送礼物的重点不在物件的本身,而是心意。"叶修振振有词说道。


"竟然这样……"喻文州向叶修摊开手掌,"如果把比赛嬴来的奖金一并送给我,心意会不会更加大?"


看见喻文州明明一脸坏笑,但用云淡风轻的语气开玩笑,叶修啧了一声。

"还没成年心便这麽肮脏。"叶修摇头叹息。


"这也是跟学长学的。还是学长想明天在聚会上才给我第二份生日礼物?"


实际现在还是二月九日,离喻文州第十八个生日还有二十一多小时。


叶修抬手揉搓喻文州的脑袋:"小朋友还是早些睡。我回去了。"

看见喻文州的发型被自己弄得像鸡窝後,叶修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离去。


手抱着礼物的喻文州苦笑,他明明知道明天叶修需要去打工,不能来为自己庆生的聚会,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果然得一想二这想法实在太贪心了。


宿舍内的三人还在熟睡中,完全没发现喻文州其实曾偷偷离开了快半小时。

喻文州躲进被窝中,借用手机的萤幕光来作照明。

他拆开叶修送给自己的礼物,不是鼠标丶键盘丶或是网吧的代币卷,而是他唯一现在玩的网络游戏所用的角色手辨。


不知道叶修真的碰巧还是记得自己喜欢,所以才会把它选来送给自己,喻文州还是不禁小心翼翼地把手辨放回盒子中收藏。


假如贪心是不可的话,自己还是稍微霸道一下吧。


不要以为给你披外套,外套便是你的。


你这不是找藉口给我拉你来?


所以,叶修,二月十日的聚会,你逃不了的。

-----------------------------------------


Episode 07

-灵感来自Breakfast at Tiffany's

"叶先生,在吗?"


喻文州叩门後,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回应他。他拿出陈果给他的钥匙,不等屋里的主人的批准,便径自进去。


"打扰了。"


屋子还是如昨天来般,十分空旷,没有过多的家俱,喻文州只需一眼就看光客厅。现在也是,喻文州扫了一眼便已知道客厅内一个人也没有。作为一个没有经主人批准便直接进来的外来人,喻文州不好意思再踏进去多一步。他站在玄关再次问道:"叶先生,在吗?"


"喵。"


一只黑猫从一间房间出来。


"你是……「猫」?"喻文州回想昨天叶修和陈果叫黑猫的名字。"你家的男主人呢?"


黑猫以转身,甩下尾巴亦回去房间作回应。


自己被这只黑猫讨厌吧。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一笑。


喻文州最後把被陈果拜托买来的晚饭放在饭桌上。他亦拿出钢笔及从钱包中抽出不要的收据在背面写上留言给叶修。


「叶先生:


     这是你的晚餐。


     生病了便好好休息,多喝水。


                                                 喻」




当叶修饿得醒过来时,已是深夜时份。他决定离开书房出去觅食。


书房门外有他忠实的同居猫在熟睡。


被叶修吵醒的黑猫瞄了一眼叶修後,便又再闭眼睡去。


叶修和黑猫对视完一眼後,便凑去饭桌那里。饭桌上放了一盒早已冷掉了的粥,旁边有一串他家的锁匙和一张背面写了留言的收据压在锁匙下。


叶修没有理会留言,而是先把粥处理好扔进微波炉去,然後才拿起留言来看。


十分清秀的字体。


即使自己是一个写书人,除了签名外,也没能写出这一手好字。


叶修反转回收据那一面来看,意外地是在便利店购买巧克力的支出。


那家伙可一点也不像爱吃甜食的人。


或者这新来的邻居可以当自己下一本书的主角参考人物。

-----------------------------------------

(EP05的照片是我拍。)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