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喻→叶] 片段

删了子博,把当年的喻叶搬过来。
再不放点全职相关过来,我觉得我这里就会真的完全荒废。
三个原着背景喻叶同人片段,三个没有任何关连。

-片段不是标题,真的指片段,不会有一个完整故事出来。
-小学生文笔,慎入

-------------------------------------------------


片段01

-内里也含有暗示的周→叶

“叶修,你太狡猾。”喻文州无声地说。

 

叶修装作看不见喻文州的唇语,故意伸手揉搓离他最近质问他为什麽选队长的黄少天的头发:“如果我真的选小周作拍档就是欺负你们。对吗,小周?“


周泽楷想反驳叶修的话,但这刻众人都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让他开不了口。他只能用带满怨念的眼神盯着叶修看。


“你就欺负周泽楷他不说话!”黄少天拨开头上叶修的手。


“还有空在这里和我拌嘴的话,倒不如快些开始练习。我们离世界赛磨合的时间不多。你们快些去讨论谁和谁一组,哪一组可以就上来。”叶修吩咐完後,便回去电脑前坐下。


“少天,你也快过去讨论。”喻文州安顿好黄少天後便凑去叶修旁边坐下。


喻文州按自己的节奏把账号卡插入登录机,索克萨尔出现在电脑萤幕上,把账号卡收回才慢悠悠地再说一次:“叶修,你太狡猾。”


这次不能再装作看不见,对方都把话说出来。而且人还坐在旁边,扮作听不见,也只会被文州用别的方法逼问,叶修无奈地回问:“我哪里狡猾?”


喻文州回头看了眼以张新杰和肖时钦作主导者讨论分组安排的队友们,没有一个分神留意他们两人。他才继续开口和叶修说:“难道不是吗?和我们宣布来一个2VS2的默契训练,然後就说你要先挑选拍档作大家的对手。”


“我是领队,有这些小特权,也说不上狡猾。”


“对,这个不狡猾。”喻文州笑了一笑,“不过,你接着说自己习惯和枪炮师丶气功师丶神枪手合作,但大家都不可以选同战队的作对友。我原本还以为你会说你是退役选手,没有战队之分,所以找回苏沐橙或方锐作拍档。”


“我这不就没有?文州,你的心实在太需要去洗涤一下。这样看你的前辈,实在太令我失望。”


“叶修你可说了习惯合作的角色还有神抢手,而这里唯一的神抢手从来没有和你同一战队过。竟然习惯,为什麽不选他?”


“小周可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你真想我们两个前後第一手联手虐菜。文州你对你自己的实力也太有信心。”


“不想。但我的不想是情感上的不想,而不是能力上的不想。刚才周队由期待至听到你选的是我的失落眼神,我想如果江副在的话,绝对会为他的队长出来争取。”


“即使是小江出来,”叶修一直把目光专注在电脑上,他顿了一下,才转过去和喻文州说:“我还是会选你。”


刚才即使叶修一直没看自己,喻文州也是盯着叶修的眼睛说话。这突如其来毫无预防的一睄,让喻文州慢了半拍低声确认道:“真的?”


“我说过我没有带自己的账号卡来。这次的世界赛我没有下场的打算。能被挑选进来国家队的,能力都是不缺,缺的是和其它战队队友的默契及合作。少天的机会主义打法丶方锐的猥琐流丶张佳乐的百花式弹药,都是需要你们每人去重新适应作为队友应该怎样配合。”叶修认真地和喻文州解释。


听到这里,喻文州也大约明白叶修选自己的原因了。他想起上次全明星团体赛,少天和周队就是缺乏默契,所以夜雨声烦才被王不留行击中。 

“周队虽然在能力上配合其它人不困难,但沟通上……”喻文州没有说下去,原因显而易见。


“所以我才要他和其他人合作,让大家习惯一下小周的作战配合。”叶修说完转身对还没有结论的队员叫嚷:“你们还没决定好?随便挑两人上来,哪对上来都是输!不用这麽认真去讨论了。”


“叶修你现在是急不及待等我们打败你。你不用说那麽多废话,现在我就上来让你这个领队知道早早去退役是正确的选择。喂!周泽楷,快些跟上来!”黄少天挽起手袖气势如虹的上前。


“看你蓝雨的副队多麽没有队友爱,竟然口口声声说要打败自己的队长。”


“我没有说过!队长他才不会让你挑拨离间成功!”


喻文州对叶修和黄少天的拌嘴,只有微笑作回应。他庆幸刚才叶修跳过解释选择自己的原因。喻文州肯定叶修的说法绝对没有自己所期待的任何暗示,单纯是因为剩下来的人中自己是最适合当他的拍档,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世界赛。


「我还是会选你。」


但这个说法………


果然,叶修你真的好狡猾。


-----------------------------------------

片段 02

注:背景是第六赛季总决赛第一场。


“文州,虽然我不懂荣耀,但刚才的团体战真的太精彩!我都开始想去玩荣耀。”


“对!真的超厉害!居然透过一个小动作就洞悉对方的企图。超帅!”


“还不是我提议大家一起来支持文州,不是的话,你们哪有机会知道荣耀是一款多棒的游戏!”


站在最前方领着旧同学逛後台的喻文州在热热闹闹的讨论中安静地笑着听他们说。当他们愈来愈接近蓝雨的休息室,喻文州睄见叶秋站在走廊尽头的转角处偷偷抽烟中。


喻文州意外叶秋竟然没有悄悄地提早离开 ,他顿下来回头和旧同学们说:“我看见一位朋友。

我过去打招呼。你们在这里等我,可以吗?”


他们挥手叫喻文州慢慢聊,不用理会他们。喻文州也没有多解释,只是留下一句我很快便回来,便不急不缓地走近叶秋。


喻文州来到叶秋身後时,叶秋正把烟灰弹进他不知道从哪里拉来的垃圾桶放在脚边当作烟灰缸用中。


“叶秋。”


身後突然传来无预防叫自己的声音,叶秋吓得缩了一缩肩膀。看见难得会被吓到的叶秋,喻文州笑了笑。他想起叶秋偶尔在比赛时会放垃圾话地问对手吓哭了没有,这一声叶秋也不知道他吓哭了没有?


“文州,恭喜。大眼这次肯定好苦恼。”叶秋发现是熟人後,淡定地把香烟放进口中继续抽。


“谢谢。王队他们打得很好,我们只不过正好捉到关键处。“


“这套官方话你待会拿去和记者说。”叶秋一副这些废话你就不要和我说的表情。他又抽了一口烟後,继续说:“记者会,你不去?想少天一个轰炸记者们的耳朵?”


“还有些时间。我的高中同学买了票来看总决赛。我想先带他们去蓝雨休息室,再去记者会也不迟。”


叶秋抬了眼看明显不是荣耀这圈子里的喻文州高中同学,他叼着香烟,把自己躲进更深处,含含糊糊地说:“文州果然在哪里的人缘都不错,可惜就是手残。如果刚才老王不是被少天缠上,于锋作为第六人也赶得及上来护你,我看这局最终是哪队胜出也难说。”


“我相信我的队友。”对叶秋的怀疑,喻文州淡淡地表示,“不过,叶秋前辈的人缘也不差。”


“是吗?”叶秋这句问话不知道问的是前者还是後者。


“不是吗?其它人我不知道,但手残几喜欢和叶秋做朋友。”


“我是不是被发了好人卡?”叶秋戏谑的问道。


“是吧。”喻文州笑着从裤袋拿出手机。“少天找我了,应该快开始蓝雨的记者会。我先回去。”


叶秋摆摆手:“祝你们蓝雨有机会拿下今季冠军。”


“必定。”



喻文州返回旧同学等待他的地方时,先抱歉道让他们等自己这麽久,现在便带他们去蓝雨的准备室坐。


“不紧要。不过,文州刚才和你聊天的是不是也是职业选手?”


喻文州用眼角瞄了眼角度上已看不见叶秋抽烟的转角处,亦在叶秋不知道的情况下调侃他来回答:“不,就是一个应该收了不少好人卡的朋友。”


-----------------------------------------


片段03

时间:原文1314~1316章後的第二天

这几章是兴欣VS蓝雨,叶修陪莫凡在团体战玩了23分钟躲猫猫的那场。

忘记了可翻回原文看。


索克萨尔:
-所以昨晚的23分钟是怎麽一回事?


君莫笑:
-文州你被少天上身?同一件事情反反覆覆地找我来问。


喻文州打了几字,最後还是把全部删去了。

如果叶修不想说,无论自己再怎样问,他也不会回答自己。昨晚叶修就已经只给自己一个看下高深莫测的笑容作回应,今晚则转移话题,一点也没有透露的打算。


看来昨晚的廿三分钟会一直都是谜团。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苦笑。

或者像少天想叶修真的只是来恶心他们会轻松些,即使这个答案自己丁点儿也不相信。


君莫笑:
-文州你现在是不但手残还有脑残?还是没有话再问我?没的话,我便去训练。


喻文州回了一个「不」字给叶修。

即使问不出自己想知道的事,他也不想这麽快便完结了和叶修的对话。


君莫笑:
-你这手速……乾脆直接开语音和我说!


索克萨尔:
-不想。


君莫笑:
-找少天或者蓝雨任何一人代你打宇。


索克萨尔:
-他们都出去了。


君莫笑;
-……


喻文州想像到现在叶修脸上没自己办法的表情。如果魏队在他身边的话,他绝对会开口顺便把自己和魏队讽刺去。


索克萨尔:
-我是手残,打字慢点,不行吗?要多多体谅手残,叶修前辈。


君莫笑:
-行。但我这还不叫体谅,如果今晚是少天找我来问的话,你看我还会不会去理会。


会呀!只不过是少天的话,你会回答得更嘲讽,然後熬不住少天的刷屏隐身去。

喻文州默默在心中吐槽。

他可不会随便就让叶修一句话哄过去。


索克萨尔:
-所以真的一点都不能说?少少提示也不行?


君莫笑:
-你真的不是少天上身?还是向张新杰学习,非要得出一个结果来。


又再一次转移话题,不肯正面回答。

但这次喻文州捉摸到23分钟的真相应该真的不是甚麽高尚理由,虽然仔细的原因他不清楚,可是能够让叶修左顾右盼的避开问题,按自己对叶修个人熟悉的程度,已有模糊的猜想。


索克萨尔:
-好,不再问。不过,我开始有点嫉妒可以当你队友的。


君莫笑:
-兴欣欢迎你下个赛季转会进来。


索克萨尔:
-叶修,你这样说,我会理解为你开始接受我。你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我的嫉妒是哪种嫉妒。


君莫笑:
-文州


索克萨尔:
-少天他们回来了。兴欣下场对义斩加油!


喻文州难得爆手速,不让叶修解释,把话说在他前,然後下线去。况且他说的是真话,少天他们真的回来了。


“诶!队长发生甚麽事?你笑得那麽开心!”


“只是刚刚看昨天对兴欣的视频,看到团体赛捉迷藏那段,觉得有点可笑。”喻文州淡定地编着谎。


“甚麽可笑!明显就是叶修他故意恶心我们!不行,说起来我就气了!我一定要上QQ严重谴责他这个恶心的行为!”


喻文州看见郑轩丶徐景熙都大力支持黄少天骚扰叶修的行为,他不禁笑意加深。


心塞的感觉可不能只有我一个有,叶修。






即使我的心塞和你的心塞原因不同 。




你………就快些觉悟。




------------------------------------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