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王肖]2/30 埋葬生命的小羊皮卷 (苏沐秋)

题目出处:【魔幻/物品三十题】  
題目作者:Mercury的糖果小铺

1/30 流淌着月光的银丝绸 (江波涛)

-发生在1很久前的故事,老王对小事情感兴趣的時期。(但今回没有任何明显的感情线。)
-括号裡的角色不一定故事主角,只是代表和物件有关系。
-意外地这是背后有和两主角无大关系的正剧剧情故事,但这真的不是一个认真的故事,随便看看就好。
-不含任何其他王肖以外的CP!

2.  埋葬生命的小羊皮卷 (苏沐秋)

         黑暗和孤独是不少人类会恐惧的事物。
         自己一个身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叫得喉嚨干渴也没有人回应自己,传回来的也只有自己喊出去的回喊声,尝试向前走,路一直畅通无阻,但愈走愈觉得这条路是没有尽头,渐渐你觉得世界就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似的。 

         当你处于这种无助感,王杰希会告诉你大约是不小心踏中他制造的捕获魔具。这个近期被兴欣万事屋那边发现它用来放在家中捉蛇虫鼠蚁很好后,此款捕获魔具的销量便比以往同月份增长六成。听闻此事的叶修以要收取广告费的原因出现在微草魔具店里。

         “老王,我也不多说。十个捕获魔具、十枝传讯香,还有老闆娘说你们的消魔行对清除厨房的水垢很管用,叫我拿多一罐放在厨房里。”叶修也不管店主在这里左模摸右摸摸看看店里还有什么值得顺回兴欣。

         “ 十个捕获魔具和十枝传讯香, 一共四百个金币。消魔行可给你八折。总共四百四十二个金币和三十个银币。”王杰希在叶修进来时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就不管他低头继续记帐去。在整理货架的高英杰则不安的悄悄偷看他们两人的表情,他还不习惯现在普普通通的在一个城镇里开店生活为几百个金币争论的「斗神」叶修和「魔术师」王杰希相处模式。

         “好歹也是因为我们兴欣才帮你打开魔具灭虫市场,你不跪恩也罢,感谢费也不给点,这以后还能谈生意吗?那十个捕获魔具费不收我钱,消魔行算我三拆。”叶修凑到柜台前。

         “可免你那两金三十银,收你四百四十个金币。再谈下去直接全部收原价。”王杰希还是不看叶修一眼,更甚直接扔下叶修拿起帐簿走出柜台点算货物。

         “小高准魔术师,你要认着你师父这个冷酷无情的模样。记得未来出师,你绝不要学他只懂大商户欺压小商户的风格,一点魔术师风范也没有。”叶修看王杰希真的不打算理会自己便改为向店铺里另外一人下手。

         “前辈,我……”高英杰不知所措起来,继续整理货架叶修又塞在他和货架之间、转身离开这样做又太没礼貌。

         “英杰别理会他。”王杰希把帐簿递给高英杰,“你把帐簿上缺的初级魔具按帐簿写的数量做出来。

         高英杰又再偷偷看王杰希和叶修两人脸上的表情,还是一个严肃认真脸、另一个挂着轻描淡写的笑容。高英杰心忖他们应该不会在这里打架,便抱着帐簿回店铺后去。

         “老王看你把小朋友吓着。”叶修摇头。

         “不要浪费时间。有事直说。”王杰希终于转身过来正眼看叶修。

         “你之前不是想和小肖他多些接触、接触。来、我们现在兴欣便给个机会你,不用多谢我们,只要帮我们出一个任务来当谢礼就行。”

         “这里不准抽烟。”王杰希看叶修伸手摸索衣袋便立即提醒道。

         “唉……”叶修失望地收手。“怎样做不做?任务很简单的。”

         “简单?”王杰希挑一挑眉头表示不相信。

         “确实简单。不就护送小肖去一趟霸图,再顺便帮我送一送东西过去。”叶修一脸「看!我就没说谎」的得意脸让王杰希觉得手有点痒,有揍人的冲动。

         “肖时钦需要人护送?”肖时钦虽然擅长制造和发明机巧用具,但不代表他的魔力低,肖时钦是能力有余的一人去霸图,根本不用找兴欣的人来护送他去。
         “他得罪了谁?”雷霆的地位在机巧工会里是更甚超过工会主席,全因雷霆里有肖时钦的存在,他在研发及制造机巧的能力可说是现今没人能及得上他,不少魔力值平均偏低的兵团和部族都想挖雷霆角。雷霆对各种族、各国和各势力的态度都是采取中立,只要不是委托他们做武器,雷霆会接纳各种买卖。即使不做武器,肖时钦还能做出很多其他出色的军事用途的机巧用具出来,有些势力有时会因肖时钦的机巧作品而败仗后,将怒气转而发泄去肖时钦身上暗杀他。若不是肖时钦本身其实也是高魔力值和有不少他自己研发的机巧工具,更是有不少正气派的势力都扬言会保护他,肖时钦真的像猫般有九条命也不足够保命。

         “大眼你这么快便考虑英雄救美?不、应该说是英雄救英雄?”

         “我只是觉得肖时钦这个人有趣。”王杰希澄清他真的对肖时钦没有别的意图。

         “解释即是掩饰,大眼你没听过这句话吗?”

         叶修现在是「我懂你,你不用说」的得意脸,王杰希觉得自己再对着叶修这张脸多几分钟,他就肯定哪管叶修要对自己说多重要的事情,他都要先揍了叶修再听下去。这个人真的好烦人!
         “你不说就滚。”王杰希想以后还是尽量少让高英杰有单独碰面叶修的机会。

         “好吧、不取笑你。少男怀春就是开不起玩笑。肖时钦的仇家哪曾少过,就是没我多。这次护送他的委托不是肖时钦自己来找我们,而是他家的小姑娘瞒着小肖来找兴欣。”

        “戴妍琦?”王杰希记得雷霆那个小姑娘是一个胆大亦十分相信肖时钦能力的女学徒。如果不是大事件,她不会偷偷找人去保护肖时钦。“究竟发生什么事?”

        “肖时钦出去找材料期间,戴妍琦代他收了一封信。没有署名。她亦看不到是谁送信来。信的内容是我近日会来找你,洗净好你的命根子来等我。”叶修装作凝重的说。

        “没有特别令人觉得可疑的地方。”王杰希对于叶修的解释仍旧保持怀疑,毕竟类似的信件内容他也差不多每天都能收到。

        “我认同。不过,大魔术师先生你知道吗?女性在作出没理据支持的决定时,有一个万用的理由,”叶修一下子凑到王杰希的脸前,“「凭直觉」!”



       “王杰希你怎么会在这里?”肖时钦没想过驾着他的魔力动能代步车离开城镇只是几百米會遇上北区微草魔具店的店主。王杰希还在路旁喝起茶來。

        “真巧。”王杰希反手一轉,另一個茶杯便出現在他手中,“你要来一杯吗?”

        肖时钦瞄了一眼虽然发出诱人的花香味但是黑漆漆的液体拒绝道:“谢谢,我不渴,所以不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喝茶?”

        “我要去霸图,而昨日观星得出今天若果我在这里等待的话会有人送我过去,不需我再花费一丝魔力飞过去。”王杰希开始收拾他的茶具。“我想我等的人应该到了。”

        “你说的不会是我?”肖时钦有冲动现在立即打开魔力动能代步车的超级模式离开。

       
        向霸图出发的第二天,肖时钦仍旧不敢相信他竟然和王杰希结伴同行了一日一夜。      
        “快中午了。在前方找地方停下来煮午餐。”王杰希收回书本向肖时钦吩咐道。

        “吓?”肖时钦呆呆地转过身看坐在他旁边的王杰希。

        “找地方停下来煮午餐。”王杰希不厌烦的再说一遍。“是不是开车开太久累了?需要换我来吗?”

        “不、不用!可能因为太饿,待会吃完午餐就没事。”肖时钦赶紧拒绝。
        王杰希若果不算上他能吓到别人无语的驾车技术,绝对会是一个理想的同行者。从刚过去的一天一夜同行体验中,肖时钦从没有过如此安心舒适的出外经验,能够不必省着用魔力结晶石,因为有一个大财主愿意提供几倍的数量作车费、不用光吃干粮来饱餐一顿,因为有一个大厨自备不少调味料和食材来野外生火煮食、不用费神一边驾车一边认路时还要留意四周有没有敌人会偷袭自己,因为有一个保镖会确保自己的安危让自己专心驾驶……昨天便是给王杰希照顾得太顺心,肖时钦便答应王杰希的提议交换位置给他开车,但结果明明不是开着超级模式,魔力动能代步车却还是给王杰希开得犹如自己之前坐在开发中的魔力动能飞鹰座骑上以不定向的全速在天空中飞翔,自己快被折腾得要吐出来。

        王杰希让肖时钦不敢再恭维的驾车技术顺利成章的让肖时钦一直负责担当开车的工作至来到霸图。
        “终于来到。”肖时钦脱下外套。霸图座立于沙漠之中,若果不是要保护皮肤免受被高温的阳光直接晒伤,肖时钦早已把身上的衣物脱光变得赤裸裸。
       “你不热吗?”肖时钦瞄了眼王杰希身上包得全身密實的斗篷问道。

        “不热,来霸图只要保持心平气和连续喝两天消暑茶就没问题。需要我把消暑茶的配方写给你吗?”

        “……下次有机会我再問你。”王杰希口中的消暑茶便是肖时钦出城后碰到王杰希时对方喝的黑色饮料。肖时钦已知道当时闻的花香是菊花的香气,但王杰希还加了什么成份进去茶里,肖时钦则不敢想像。
        “不過现在已到霸图,你也是时候告诉我你来霸图究竟是甚么一回事?”肖時欽用眼角瞥向王杰希。一路上來,王杰希都沒有告訴肖時欽為甚么要來霸图。若不是確認沒有人会有勇气假扮王杰希,肖時欽真心怀疑对方不是想找机会对自己下手的仇敵就是纯粹想坐顺风车的骗子。不过按王杰希在城外碰面时说的夜测星像的话,其实他和骗子也差不多。肖时钦想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会让王杰希非不得亲自来霸图不可,还要特意等自己才一起上路。即使路途上王杰希照顾得自己很好,肖时钦也不会被言个蒙蔽双眼,给王杰希神棍似的话语骗倒,他绝对是等自己,只是暂时肖时钦还是摸不清王杰希的目的是自己还是需要自己一起来霸图。

        “来霸图是因为和叶修的交易。”王杰希只透露这么多。面对聪明人,预期说谎倒不如说半分真话。

        “我会来霸图也是叶修告诉你吧。”肖时钦想起大约七天前叶修突然带上他兴欣的小子用学习的名义来雷霆问自己一堆有的没的,其中好像也打探了过自己近期的日程安排。“你们当中的交易不会和我有关。”    

       一路上的相安无事让王杰希不得不怀疑叶修口中所谓戴妍琦的委托其实是不是随便编个谎话来引他下坑,王杰希决定还是把这个锅扔给叶修:“说不上有还是没有。你还是回去问叶修。”

       想到自己竟然被大魔王盯上,肖时钦就觉得头痛起来。       
      

       

       两人被带到和霸图的韩文清团长打完招呼后,肖时钦就和邀请他来的张新杰副团长先行离开,只剩下王杰希一人和韩文清一起。

      “这是叶修委託我转交给你的东西。”王杰希从袍下拿出一捆小羊皮卷。从外表来看小羊皮卷像是若干年前的东西,会经常被拿着打开来看的边旁位置都已泛起黄点,然而可以看出拥有耆十分珍惜这捆小羊皮卷,卷边没有一点磨损。       

       韩文清接过小羊皮卷:“叶修叫你给我?他怎麽不亲自来!”他其实早从张新杰口中知道叶修会拜託王杰希把某东西带过来给他看,但对叶修的话还是要是骂。韩文清不怠慢地打开小羊皮卷。看了几眼,韩文清的眉头便不自觉地皱起来。

       “你有没有打开看过?”韩文清大约猜到叶修不亲自拿过来的原因,他若拿着这东西过来绝对被自己骂得狗血淋头。

       “叶修说我可以看,但我没有看。”王杰希记得自己问叶修这捆小羊皮卷是甚麽来的时候,叶修一脸狡猾的回答他「想知道?想知道便自己去看,不过后果自负。」为免惹麻烦上身,王杰希决定一眼都不看。

       “你看。”韩文清把羊皮卷递回给王杰希。

       这趟想避开麻烦看来也办不到。
       王杰希接过羊皮卷,首先看入眼的是一把左轮枪的结构图。王杰希不熟悉机巧的东西,所以对于武器的组装内容他没认真细看,扫了几眼便转看下一部分。下一个还是武器,然而这个王杰希却对它却有一定的熟悉感,若他没记错这是早期的却邪。王杰希继续看下去,吞日、烈焰红拳还有其他早期已成名的武器雏型都被列入羊皮卷当中。王杰希留意到每件武器右下角也签上了「秋」这个字。

       “这是叶修以前的手稿?”王杰希猜问。毕竟之前叶修还用着叶秋这名字,如果在手稿上签下秋字也合理。但可惜韩文清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不。在叶秋盛名整个大陆前,他曾经有一个拍檔。这里所有武器的雏型手稿全都是他一人设计出来。”

       “曾经?”王杰希虽然看不懂各武器图则的细节内容,但能够设计出这些十多年后还是名武器的人,这人没可能会无人知晓 。

       “他已经不在。十二年前,因为一场意外跌入尽头的深渊过世。当时这份手稿是跟着他一起跌入深渊。”韩文清还记得当年他问叶修苏沐秋去了哪里?叶修的眼神没有以往的灵光,只剩下死寂,他k扯起惨淡的笑容回答「死了。跌进尽头的深渊死了。所以老韩你可要好好珍惜沐秋做给你的拳套,没有人能再做一样的给你。」

       “但这份手稿相隔十二年后完整无缺的出现回来。会不会其实当年是在叶修身上?”

       “不会。”韩文清肯定道,如果这份手稿当年是在叶修身上,上面还有一些没被做出来的武器就会被叶修倒腾出来,就像他那把千机伞。“我会去调查。近期若果微草有人发现不是雷霆出品但制作出色的机巧用具,立即通知我。”

       “不用告诉叶修?”王杰希深感自己被韩文清指派后续工作自己就应该再没法从这件事件中抽出。由自己让叶修踏入微草魔具店那刻开始便是做错。看来回去後,不只肖时钦要找叶修讨个说法,自己也要捉着叶修问个清楚,究竟为什麽会挑上完全不知情的他拉入这件十二年前的事件中。

       韩文清紧握拳头:“不用。”

       王杰希突然觉得肩头很重。即使韩文清说不用和叶修交代,但叶修知道自己有份帮忙,他也一定缠着自己来问,更会不客气地交代更多的工作。王杰希决定以後兴欣那班人过来买魔具都统一要加价三十个百分比。

       “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那个人当年跌下尽头的深渊後根本没死? ”

       “不会。”韩文清又再次否定王杰希的猜问,然而否定是否定,但韩文清还是没有多半分解释给王杰希。

       “老韩,我帮不到你。第一,你和叶修什么都不说清楚,我不会找。”任王杰希再有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也不能在调查事件上真的凭空去摸索线索,“第二,我会过来霸图是和叶修一场交易。这捆羊皮卷已交到你的手上,我的任务亦已完成,没必要再听你或叶修的话去做其他事情。”

       王杰希说的是道理。人情上,霸图还没和微草交深得可以让王杰希无偿地去帮助他们。韩文清没法反驳王杰希的话正想直接结束交谈让王杰希离开会客室,便有人在外叩门。


       “进来!”韩文清说。

       进来的是张新杰。他先向两位点头作招呼,然后转身关门,再走到韩文清旁边后才说: “抱歉,王店主。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你最后說的话。如果我们霸图有让你会答应团长委托的条件,你是不是就会做?”

       “霸图不是兴欣,其实你们可以考虑当作一场买卖,付钱委托微草去完成任务。”若果不是叶修流氓般耍赖硬要自己付广告费及加码说在自己去霸图期间叶修愿意代揩王杰希训练高英杰,王杰希不会答应兴欣这个交易。

       “王店主,请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做还是不做?”

       “这要看你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肖时钦。”张新杰慢慢一字一字吐出。

       这个答案让进来会客室后一直保持严肃表情的王杰希立即松懈下来。他瞪大双眼,显得他大小眼的差异更加明显。
       “叶修告诉你什么?”除了叶修说外,不会有其他人和张新杰说出这样的话。

       “你喜欢肖时钦。”张新杰用像是说着今天的天气很好般的平淡语气说出令王杰希感到头痛的话语。   

       “张新杰你的严谨?”王杰希已不敢想像叶修究竟把他对肖时钦有意思的传言散播到哪里去。回去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先揍打一顿叶修。

       “原本我也是抱持不可信的态度。但经过这两天你们进入霸图领域后收到各据点的隊員汇报你们情况,叶修所说的话可信性增长至七成。”张新杰轻托眼镜。

       “七成的可信性也不足以成为你能下注的筹码。”

       “在没有损失的情况下,七成可信性已足够一试。”严谨和不懂变通是两回事。张新杰是为了减少犯错率而严谨,若果一件事情做出一个决择后根本没有犯错之说,放宽原则做事也没有不可。

       “你不妨一试。”王杰希有信心地说。霸图即使真的有与肖时钦相关的交易条件和自己谈判,王杰希也肯定自己不会答应。他对肖时钦是感兴趣,但一切都归于肖时钦的才华及和出色的才华不同的平实性格。若果条件是像叶修说的涉及肖时钦的性命,对肖时钦怀有惜才的自己可能会考虑一下出手。但作为全大陆最正气的霸图,王杰希很清楚霸图不会用别人的性命来当条件威胁别人。

       “七年前,肖时钦拜託我帮他寻找某件事情的线索。我会邀请肖时钦来就是之前霸图出行的任务中其中一个队员找到相关的线索需要肖时钦来确认。霸图的交换条件是交给肖时钦的线索资料,因为这次的线索详情也涉及之前任务的委託人的私隐,所以除了将线索的证物交给肖时钦外,其它资料都没有交代。但若果王店主你答应队长的委託,霸图可以考虑和委託人交涉。”

       “我拒绝。”王杰希乾淨俐落地回答。“肖时钦不是微草的人。”
       王杰希即使现在暂时从微草魔法公会搬出去在荣耀城开了一间微草魔具店做店主,他还是微草魔法公会会长,微草才是他心中第一位最重要的事情。

       “若果这便是霸图的交易条件,确实没甚麽可以谈。你们还是考虑当作霸图和微草的生意来谈吧。怎样,韩团长?”


       韩文清抬头看向张新杰。在他来看,刚才张新杰所提出的交易条件简直是一场闹剧。若果不是知道张新杰是一个不会胡闹的人,他绝对会在谈话的开始便骂张新杰。现在闹剧完毕,韩文清还没看出究竟张新杰提出这个明显王杰希不会答应的可笑条件来干什麽。

       张新杰用眼神回应韩文清,示意他向桌子下看。张新杰用手势示意韩文清拒绝王杰希的提议。

       所以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韩文清不爽要把这场闹剧持续下去,但他亦讨厌王杰希自信满满的肯定自己不会反对把交易条件变成谈生意的样子。“不谈。”

       王杰希不意外韩文清的拒绝,但作为无论叶修的事情还是和肖时钦的事情也是局外人的他,若不是谈生意,他没意要无偿的出手帮助他们任何一个。“竟然这样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没话可谈。”

       “王会长,你可以先看看这封信再作决定。”张新杰从他的长衣内侧口袋中抽出一封信。他摊开信纸放到王杰希面前。

       张新杰改变对自己的称呼,这即是表示事件真的没有王杰希所想的简单,是可以真的要用上整个微草魔法公会而不是微草魔具店来办的事情。王杰希低头认真细看信件。
       这是喻文州写给张新杰的信,内裡是关于一个已消失于历史洪流中的古老国家调查。

       “所以一个已不在百多年的国家和我要去答应你们的条件又有甚麽关係?”王杰希觉得这场谈判扯出的谜团愈来愈多,不但有十二年前叶修失去一个拍档的事件和七年前肖时钦拜託张新杰寻找某件事情线索的事件,现在更增加多了一个不知道和他有甚麽关係的已不在的国家的调查事件。

       “这个国家是雷霆的前身。虽然还没调查清楚,但它会灭国的原因我和喻文州推测多少也和微草有关係。”

       微草曾经令一个国家灭亡,这件事情是王杰希第一次听。而这个国家更是雷霆的前身,王杰希觉得令人更加难以置信。微草根基深厚,已差不多有三百年历史,而雷霆只不过是短短这几十年才掘起,更因为有肖时钦在才会在整个大陆盛名起来。但微草竟然是雷霆前身的国家古老国家灭亡的原因。

       “肖时钦七年前拜託你追查的线索就是和这个有关?”

       “这个属于肖时钦和我之间的秘密,我不能不得肖时钦的同意下单方面告诉你委託的内容。不过我可以说的是,在你来霸图前叶修寄给了我一封信,信的内容晦涩地说出他拜託你带来给团长看的东西也是和微草及肖时钦有关係。”

       “若果一切真的如你所说,为什麽叶修和你都不一开始说清楚,要拐一个大弯让我答应。”王杰希疑问道。

       “叶修那边我不知道。而我,不是还有三成的可信度还没——”张新杰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冲进来会客室的白言飞打断。
       “肖会长被一条红龙拐走了!”


埋葬生命的小羊皮卷 (苏沐秋) [END]

-------------------------------------------

下篇预告:

3/30 一枚闪烁恒星光彩的鳞片 (孙翔)

 

     “小事情,我不是早和你说好了要洗净好你的命根子等我!”

       肖时钦看着眼前把他逼到牆边亦挡他去路,像小孩子般向发他脾气的孙翔头痛道:“你哪有说过。”


上次永世不灭的长明灯火(喻文州)的预告我也不知道会顺延到何时写。不过这次的预告是真的了,毕竟是真的接着这次故事的内容。

但先赶完年尾王肖王活动的故事再说Orz


评论
热度 ( 11 )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