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郑轩中心]王者三十题 (5-6)

把这个转过来,装作自己有更文。

压力山大本部:

題目來源:#王者三十题# by 一眼洪川


练写郑轩和蓝雨。


-背景、兵器、服裝等设定不用想太多,中西混集,bug便bug。
-不要认真剧情


内容接 1-4


--------------------------------------
[郑轩中心]王者三十题 (5-6)


5.王者之威


 


       当郑轩来到正殿,喻文州已坐在王座上,穿的还是和他分别时從徐景熙身上換下的那套衣服。他俯视他跪坐地上的大哥,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大王子也平静地回看喻文州,像是刚刚过去的一晚甚麼都没有发生似的。若不是于锋的重剑还倚在大王子脖子上,这场面就是普通的君臣互望的场面。郑轩摸不清情况,他犹疑自己该不该在这刻进入,喻文州已发现了他。


       “郑轩,外面解决好了?少天呢?”


       “黄少和宋晓两人在下面守备和监管大王子的人。”郑轩直接进入正殿,走上前才发现还没来得及换过的地垫染上了暗红色的血。


       “下面还有多少人不愿意归顺?”喻文州合上眼睛。


       “齐上将和他一部分手下,当中包括一位少将丶一位上校和两位上尉。”郑轩不敢想像在这一个晚上正殿里发生了怎样的事件,平日正殿里会有宫殿士兵守卫着,现在却一个士兵也没有。喻文州只留下于锋一个看守大王子。


       “直接杀了。”喻文州轻描淡写的说道。


       郑轩睄了眼大王子,他难以置信的咬牙切齿地盯着喻文州。
       郑轩收回视线,右手握拳放在左胸上听命:“是。”他有点受不了正殿内现在的气氛,完全不理解为什麽于锋可以冷静地站着,手不动摇地握着剑定在大王子的脖子上。“我先下去和黄少说声。”郑轩抬手揉搓头发说。


       喻文州不知道甚麽时候睁开眼睛,看见郑轩和现在的气氛不合的随意动作轻笑:“嗯,去吧。你和少天累了就叫林枫丶景熙接替你们。”


       “黄少我不知道。但我绝对会找他们来接班。”郑轩转身挥手离开。       


       “三王子他还好吗?”守在正殿大门的李远看见郑轩出来问道。


       “唉丶压力山大。”郑轩叩叩自己的肩膀。“你不用管里面,好好守着这道大门就行。”郑轩拍向李远的右肩吩咐道,“还有我们也快要改口。”郑轩不再多說下去找黃少天。       


       刚才当郑轩踏出正殿,亦关上大门时,他听到背後传来从没听过的喻文州冰冷的声音说:“大哥不用这麽用力盯着我看。你不会以为来到这个时候我还会仁慈地留下对我有害的人吧。”


       这个冷酷丶不近人情的喻文州他会尽力不让蓝雨国的人见识到。


       蓝雨国的三王子被外间评为温文儒雅的绅士。这个认知他们只对了一半。喻文州的内里确实是和他外表合符文质彬彬的,待人有礼,但他可是同时是蓝雨国国王丢去立长为王的法则,亲自捧上的继承人,未来的蓝雨国之王。


       一国之主该有的冷静无情,喻文州绝不会少它一分。然而郑轩也不会让喻文州这面暴露于世,他保护的不是喻文州在民间的声誉,而是喻文州的性命。这层假面愈能欺骗世人,他的王就能有更多几分机会安于世上。


       这就是他郑轩选择的王、拥戴的王,是他愿意抛弃他理想的安稳生活也要追随的王。






6.王座之上 


 


       “回来了。”黄少天瞄了一眼确认回来的真的是郑轩便又再合上眼休憩去。


       “趁我上去汇报,你这家伙竟然偷懒。”郑轩故意整个人压在坐着的黄少天,“黄少我看错你。”


       “我去!究竟是谁才偷懒抢着轻松的工作来做!我也只是刚刚把剩下的交给大春他们来办,坐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哪像你悠闲地走去正殿丶悠闲地向队长汇报丶悠闲地再走回来就完事了。根本就不需要用脑。”黄少天推开郑轩鄙视道。


       “才不悠闲。你也不知道那边的气氛多压抑,累得我。坐过一点。”郑轩直接挤过去和黄少天一起坐。


       “他说了什麽?”黄少天平静地问完後,语气瞬间浮躁起来,推了把郑轩说:“我快跌下去了!你不要再动。”


       “直接杀了。”郑轩坐直身子看向黄少天。


       “哦。”黄少天别开视线,用手挡住郑轩的眼睛,“盯着我看干甚麽?难道这次你想接下这份工作来做。这心态不错!很好!保持这份干劲,回头我会和郑老爹说你这次有多用功!”


       “谁和你抢这份麻烦的工作。”郑轩拿开黄少天的手嫌弃地说,“出完力还要处理之後的事情,麻烦死了。”


       “你……”黄少天叹了一口气後再说下去,“竟然懒得左想右想,就不要给我胡思乱想。你这个懒鬼给我保护好队长和我背後就行。我——”黄少天站起来,“也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你耍甚麽帅,很噁心。而且要我保护好你的背後,也要我先看见你的人,你常常都一个人不见了去。”郑轩抱怨。“ 只有我一个也有顾不及的时候!他已成为那个位子上的人。你不要给我工作時走了,让我一个看着他。我不能分身,又要保护他又要看顾你背後。这真的压力山大!”


       “你要抱怨就向他抱怨。我只听命坐在那个座位上的人。现在我就听他的话干事去。”黄少天向牢房的方向走。


                                                (tbc)


我也不知道何時寫完這三十題。

评论
热度 ( 12 )
  1. _(:з」∠)_拖延症病患者压力山大本部 转载了此文字
    把这个转过来,装作自己有更文。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