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王肖)[魔幻/物品] 1/30 流淌着月光的银丝绸 (江波涛)

题目出处:【魔幻/物品三十题】  
題目作者:Mercury的糖果小铺

-有小事情轻微甜品控私设 

前言:

这是魔法与机巧并齐重要的魔幻世界。 

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人天生就有魔力运用魔法,然而亦不是每个人的魔力强大到可以用魔法保护自已,大多人的魔力最多只不过能让物件浮起来的程度、强大的则飞天也是小菜一碟。 

魔力弱小的人绝对需要机巧工具来帮助自己生活,所以售卖各种机巧用具的南之雷霆工具店是+魔力弱小的人最爱光顾的店。 相反魔力强大的人则可以靠自身魔力来帮助自己生活,因此专注研究及买卖魔法相关用具的北之微草魔具店是魔力强大的人最爱去处。

所以这是一个讲述南之雷霆机巧店店主肖时钦和北之微草魔具店大魔术师王杰希各自经营店铺的故事。(误! 

1/30  流淌着月光的银丝绸 (江波涛)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这是不管男还是女。         
         但对于轮回狼人族全族都不自觉地想拿出最好的去打扮他们王子周泽楷,王杰希觉得不是能用爱美之心来解释。

         江波涛拿着一件银丝绸披肩来到微草魔具店。他拜托王杰希施法让这件披肩可以在晚上散发出犹如月光般柔和的银光。

         “你有没有先找过苏沐橙、楚云秀她们来帮忙?”这种用于装饰、扮美的魔法相比找他来做,其实说不定找能力强大的女孩子来弄效果会更好。

         “苏姊出任务去,楚领主不喜在这时间接见任何人。”江波涛回答亦补充:“雷霆店的肖店长借出过他店的戴妍琦来帮忙,但做出来的效果不如理想。肖店长便推荐我来微草店找魔术师先生你。”

         “我明白。”王杰希接过披肩,“你坐在这里等会儿吧。”

         王杰希吩咐徒弟高英杰拿出一个木盆出来,亦叫他放少量水进木盆里。
         “借问一下,你们是打算让周泽楷穿这件披肩去见谁?”在漆黑的晚上穿着发出光芒的披肩,这无疑不是告诉别人自己在哪。虽然现在时代尚算太平,但作为一族之长穿得这么耀眼真的好吗?

         “龙族的小公主好喜欢我们轮回的王子,而龙族族长最疼爱他这位小公主。”

         所以这是考虑龙族小公主个人及天生的喜好叫周泽楷用美色去引诱及讨好对方。王杰希想像到对方见到周泽楷时飞禽大咬似是要吃掉周泽楷的眼神再对比周泽楷湿漉漉显得无辜的眼睛,突然觉得周泽楷有点可怜。

         王杰希把披肩摊开放进木盆中,比木盆开口面积更大的披肩盖过木盆,只有中间一小部分能被木盆里的水沾湿。王杰希从他的斗篷内侧拿出一个黑色的小袋子,他把袋子里银白色的粉末倒了一丁点在手心。接着他闭上眼,想像这块银丝绸若会在黑暗中泛起如月光般柔和的银光是怎样的模样。

         想使出千变万化的魔法除了需要强大的魔力和原材料外,还需要无穷的想像力。当你独自一人沉沦在夜色中,哪里的夜光会让你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

         王杰希想起某个夜晚在森林里的湖泊上陪同某人试验他的水陆两用车。十五圆月亮亮得不用魔法召唤萤光照明,王杰希坐在湖边看他一脸兴奋地把车推进湖里,湖面的月光倒影因他的动作从平滑变成有起起伏伏的波浪。月光再亮也不会亮得像点了烛光似能照亮一个人,但在王杰希眼中现在他投入身心去研究他喜爱的事物模样真的亮得会发光似的,而自己就像飞蛾遇见火光,看不到周边的事物,眼中只有闪亮亦温暖的对方。

         王杰希睁开眼睛,木盆里的水和手心的粉末也没有了。盆面的披肩也如江波涛要求的由一件普通银丝绸披肩变成会泛银光的披肩。王杰希拎起披肩,侧身垂直摊开披肩给江波涛看亦问:“这个效果可以吗?”

         刚才随着王杰希施法店里渐渐暗起来,店内的光源像是慢慢聚集到盆里的披肩去,黑暗中只有王杰希面前的披肩发亮。江波涛看见亮得发白的披肩还想这次应该也是失败了,又制造了一个披肩型的灯泡出来。但当王杰希把手心的粉末轻轻晒落在水中,披肩的光亮度也减退下来,变得柔和令人感觉舒适犹如沐浴月光中。当所有粉末都沉淀在水中,光也随之熄灭。整间店都处于黑暗中。当王杰希开口问江波涛,高英杰不知道从哪里出来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店里。江波涛看了眼窗外人来人往的街景,听到外面传来的喧闹声,他突然觉得有像从异空间回到自己的世界的感觉。

         “就是这个。”江波涛满意道。披肩发出淡淡的银光,但当王杰希晃动披肩时,银光会跟随摇曳,像是月光流淌在有小船缓缓地经过的湖面。他已能想像周泽楷披上这件披肩后,第二天的花边新闻里他会被称为黑暗中的银狼王子,然后大约半篇新闻内容都是描述王子有多帅、有多高贵。

         “如果想披肩在黑暗中持续发光,有两种方法。一是拿去太阳底下吸收阳光,十五分钟便可以维持一个晚上、二是直接加魔力进去,一颗指头大的魔法结晶石就可以维持一晚。”王杰希把披肩折迭好还回给江波涛。

         “这个还要充电。”江波涛没想到会有这个意外地市井的附加。

         “因为用的是萤石粉末。如果用夜明珠粉末可以自己发光,但相对地价钱上会贵千倍,要换吗?”王杰希手轻轻一挥,空中浮现出两者的收费价钱。

                     
         
  
         “江波涛他真的把萤石粉末换了夜明珠粉末!”肖时钦吓得顿下手脚睁大眼睛看坐在对面的王杰希。

          “对。”王杰希不知道从哪来变出手帕,伸手越过桌子想抹去肖时钦嘴角上的蕃茄酱。

          “我自己来便行。”肖时钦在王杰希的手只过了桌子的三分之二时,从裤袋中拿出自己的手帕抹嘴。这都不知道第几次被王杰希当他家的徒弟似的照顾,肖时钦早已由脸红着呆楞楞的给王杰希亲自上手抹嘴至现在冷静地自己解决。“只不过扔去阳光下十五分钟或使用一丁点魔力,江波涛他居然宁愿花费我可以用一个月的研究费来买一件会自己发光的衣服?”

          “这差价只不过是我亲自外勤五小时的下级套餐基本服务费。”王杰希不显声色的失望地收回手帕。

          “今天妍琦一早去买的虾很新鲜。你吃多点。”只需要单独和对方吃顿便饭便可以请荣耀界著名的大魔术师任劳任怨外劝一整晚的雷霆店店长决定转移话题把自己盘中的大虾送到王杰希的碟里。

          “轮回不介意为打扮周泽楷花费多一丁点。”王杰希不迟疑地接过肖时钦给来的大虾。

          “真不敢想像周泽楷将来的婚礼会有多盛大。”

          “办婚礼前,首先要出现一个受狼人族全体都认可的未婚妻出来。”

          “我听妍琦说这次江波涛特意找人帮他做这件特别的披肩出席聚会就是为了哄周泽楷的未婚妻。难道她不被人狼族认可?”肖时钦疑惑。

          “我不知道周泽楷是萝莉控。”

          “誒?难道消息有错?”肖时钦记得下午戴妍琦兴奋地和自己说雷霆可能即将有大生意做。

          “我猜应该是你家小戴只听了一部分消息没有听全。这趟聚会对其他族来说确实有相亲的意味在,而那件披肩也有哄人的作用,哄的是龙族的小公主,五岁,还没学会化形。”

          所以为了保护交际草的贞节,轮回找龙族五岁还没学晓化形的小龙女保护周泽楷。肖时钦真不太懂他们狼人族的思路。“轮回不会为了找个合他们心意的夫人,所以来个童养媳计划。”他没忘记龙族无论是男还是女,三岁还是八十岁都喜欢金光闪闪的东西。

         “说不定。据说周泽楷很喜欢那孩子,想做一件会发光的披肩也是因为小龙女说他像金光闪闪的王子,很喜欢他。”王杰希故意引导肖时钦去错误的方向想。

         “总觉得这个推测好像不太可信。”肖时钦质疑,“对象换是你的话,倒有一成可信性。”

          王杰希挑眉,微微抬头瞄了一眼肖时钦。

        “不过由它吧 。我吃完了,十分钟后出发可以吗?”肖时钦看王杰希剩下两、三口便吃完。

         “假如你十分钟内可以吃完这个餐后甜品的话,我没问题。”一个六吋大的巧克力慕丝蛋糕配合地立即出现在肖时钦面前。

         “你对面那间蛋糕店的?”肖时钦保持半站起来准备整理出门装备的姿势惊喜的问。

          “答谢你下午介绍一个轻松又赚钱的客人来给我。”甜品叉子、碟子和其他需要餐具也出现,和蛋糕一起飘浮着。王杰希收拾起桌上的空盘拿去厨房亦准备冲泡一壶红茶出来。

           基于各种原因,虽然在肖时钦心中王杰希对面的蛋糕店里的甜品是他心中排名的no.1,但他只会宽限自己每月只有一天可以过去满足这个稍微少女心的喜好。现在至爱放在面试,肖时钦吞咽口水淡定地坐回去。“竟然你买了蛋糕,我们便吃完再出门。”

         “但我现在又不想给你吃。”桌子现在已空,但王杰希没有放下蛋糕的打算,更让它跟着自己飘入厨房去。

         虽然还没清楚为什么王杰希会突然转变主意,但肖时钦想肯定刚才自己哪里说错话得罪了大魔术先生。王杰希他意外的心眼小。
         若问肖时钦想不想吃这个蛋糕,他会回答你想。但若要什么都不知道低声下气厚脸皮的拜托王杰希给他吃,他又不想。所以肖时钦继续坐在椅子上低头思考哪里说错话。

          在厨房的王杰希把空盘浸泡水里,然后熟练地从右上的厨柜拿出茶壶和茶杯,同时间亦用魔法控制水壶滚水去。他之前买来的红茶茶叶放在左下的架子第三层上。开水还要一会儿才滚好,王杰希先把蛋糕拿去切好。他说不把蛋糕给肖时钦吃只是想看看肖时钦的反应,才不是惩罚肖时钦说他是恋童癖,关于这点的大误会他会之后找一直在肖时钦面前乱说话的叶修报复。但现在明显地他和肖时钦的距离只比之前的跨了一小步,自己还要多多努力。

          肖时钦想自己刚才得罪了魔术师先生的地方就是说他相比周泽楷更有可能会喜欢上一个还没化形的龙族小女孩的话。他不是一次在自己面前表示他没有对未成年的,更甚至小于五岁的谈对象的兴趣。不过在认识王杰希前,肖时钦实在从叶修口中听太多关于王杰希怎样「爱护」友小的事情了,然后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起来,学着叶修不自觉地拿这点开他玩笑起来。不可否认叶修说出的话很多时都气得令人想捏死他,但所有气死人的话他都是有分寸的说出,绝不会伤了对方的自尊惹对方不高兴,所以肖时钦对于王杰希能够接受叶修的揶揄但会生气自己的,只能猜想在王杰希心中他们两人的关系其实没有肖时钦所想的亲近。

         唉、为了将来雷霆也能继续便宜地享用大魔术师的服务,肖时钦决定还是先去道歉。

         王杰希弄妥好一切后,棒着餐盘准备走出厨房,刚转身就看到肖时钦忸怩的双手放在背后站在厨房门口处,像被家长罚站的孩子般。
         “蛋糕已切好,红茶也煮好了。快吃完便出去试验你的作品。”王杰希不得不承认他每次看到肖时钦不知怎办的尴尬表情就会自动心情好起来。

         “吓?哦、好。”俗语说「女人心海底针」,按肖时钦想王杰希即使不是女人,他的心也和女人心一样复杂难理解,怎么去一趟厨房就没事?连一丝蛛丝马迹也不留下来让自己猜。

         两人坐回刚才的座位上。回到去坐下前,肖时钦也尽力不让王杰希看到他背后收起来的东西。王杰希也不揭穿他。

         “吃吧。”六吋的巧克力慕丝蛋糕又再出现回肖时钦面前,和之前不同的是蛋糕被划分了四等份。“四件也是你的。吃不完便放进冰箱留待明天。”

         肖时钦确实很想尽力吃下眼前精致美味的蛋糕,但在此之前他有一件事情要做。
         肖时钦手伸出来,有一只机巧猫头鹰在他手中。
         “这个送你。”

         “送我?谢谢!”王杰希想把猫头鹰接过去,手刚碰上,刚才闭眼的猫头鹰睁开眼睛盯着王杰希看。猫头鹰的眼睛是用铬绿的萤石伪装。肖时钦放手让猫头鹰飞到王杰希手上。

         “夜明珠我真的送不起,但萤石的话我还是拿得出手。这小玩儿当作是我答谢你之前一直差不多无偿地陪我去做试验。”

         “谢谢,我很喜欢。”王杰希轻触猫头鹰那双铬绿萤石眼睛,感觉到上面有清晰使用过魔力的痕迹残留。“眼睛是刚刚安装上去的?”

         “对!这个是参考你帮江波涛做的披肩。原本它只是一个普通的报时器,但听完你把萤石粉末和披肩运合后,我想到……”肖时钦向王杰希讲出他制造这小玩儿的思路和想法,亦讨教他一些魔法和机巧可以怎样融合的问题。

         这种有有学术讨论的相处模式是他和肖时钦维持了好一段时间才变为现在般私下聊天大家的日常生活、身边发生的趣事都可以的友好关系。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时开始,在他眼中的肖时钦像是会发光似的,光亮得只看到他一人,其他身边的事物也看不见。这种变法是被称为魔术师的他也没想过能变出的光境。

         所以王杰希真心觉得江波涛找他特意变一件发光的披肩真的是浪费金钱的事情。若果是喜欢,在对方眼中一直都会是闪闪发光;若是不喜欢,你再多闪闪发光,也不会令对方注视你一人。

         只要对方喜欢你,即使不用魔法,你也会披戴着一件流淌着月光的银丝绸披肩,在对方眼中闪闪发亮着,成为他眼中的唯一。

流淌着月光的银丝绸 (江波涛) [END]

-------------------------------------------

下篇预告:

2/30   永世不灭的长明灯火(喻文州)

“喻文州,我们想问你借一件物品。”

“能够让魔术师先生亲自领人来到蓝雨问我借取的是哪一件稀物?”

“谈论这个前,”肖时钦插口道,“喻队长,是不是应该先解决排水系统的问题?这里快水浸。放心!因为我不会算你出差费用,我们雷霆诚实可靠收费合理,无论修理小至钟表还是大至⊙达机械人也是你们良心之选。”

“雷霆甚么时候连维修也做上?”王杰希疑问。

“来到蓝雨后。”肖时钦淡定地轻托一下他的单眼镜片。

   
    
[TBC]

说好不再挑战王肖,但这题目实在好想写他们。
不过三十题……应该会坑。
这只是一个很平淡魔法背景的王魔术师追肖店长的故事。
应该除王肖外,没有其它cp。
老叶是王肖的媒人。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