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蓝雨]肠粉

放個久違的全職段子過來

压力山大本部:

没内容加重点的蓝雨无聊日常段子。

-看完应该只能得出我有多喜欢早饭这回事!
-又再欺负了一把郑轩

---------------------------------------------

在蓝雨绝不是只有咸、甜两党之争。单一道早餐的猪肠粉便可以挑起七人七党的景象。

一切都源于郑轩今早在蓝雨下饭堂点了猪肠粉来吃,然后把三种酱料加下再混合后,一道原本雪白无睱的引人食指大动的猪肠粉立即变成犹如垃圾堆中找来的残菜冷饭。



坐在郑轩对面的徐景熙看见郑轩的杰作忍不住的说:“郑轩,你弄到这碟猪肠粉很恶心!”

“你才恶心!这看来不知道有多吃。”

黄少天赶快地吞下口中的即食面后发表他的意见:“郑轩,你加这么多酱料下去,你是吃酱料还是吃猪肠粉!不过我同意景熙说的,你真的弄得很恶心!简直像昨晚我和李远看的丧尸片里那些肚子开了大洞的丧尸露出来的肠子。猪肠粉哪里需要这么多酱料,光是酱油和甜酱便足够!”

“反对!辣酱呢?没辣酱加持,光酱油和甜酱的猪肠粉怎会好吃!”李远坚定地站在辣党立场。

“又不是吃炸两,要甚么辣酱!吃猪肠粉就是要吃甜的,队长你说对不对?”黄少天问今天吃糯米鸡的喻文州。

战火被黄少天弄到蔓延至自己身上,喻文州稍稍地瞄眼盯着自己看的两道目光,他淡定地拿起咖啡杯喝下一口黑咖啡,说:“我不爱吃甜,辣也吃不习惯,所以不太吃猪肠粉。我倒是吃煎肠粉較多,不过除了酱油外,其他调味料都不下,因为它本身加了虾米和葱已很有味道。”

“队长你太狡猾。这根本已是别的食物。”李远嘟嚷。“景熙,你呢?你加甚么调味料?”

问题返回话题开题人身上,徐景熙突然神情凝重的举起叉子问:“你们是不是忘掉了吃猪肠粉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配角——白芝麻?”

“我讨厌芝麻。”“又没有味道,加进去有甚么用?”
黄少天和李远两人同时反驳。

“啧!不加白芝麻,只是代表你们不懂吃。不信的话,你们问问宋晓白芝麻是不是必备配搭?”徐景熙用手拍旁边宋晓的肩膀。

“确实是加了白芝麻会更香。不过每人有不同的吃法,你们争论来做甚麽?又没有正确答案。”宋晓嫌弃地拍开肩膀上徐景熙的手。“而且我喜欢吃的是拉肠粉,叉烧馅料的。”

“你也和队长一样避重就轻来回答,还能不能做好队友。不过吃拉肠粉喜欢甚麽馅料又将是一场风腥血雨的战斗!顺便说一句我喜欢的是牛肉肠粉!牛肉肠粉才是王道、no.1!”黄少天用振振有词的气势支持他的牛肉肠粉。

喻文州害怕黄少天会和李远,还有徐景熙真的再为甚麽馅料的拉肠粉好吃又争论一番。他赶紧在黄少天说完后,接着向拜託饭堂大妈给他煎一个芝士奄列、正捧着餐盘过来的卢瀚文问道:“瀚文,刚刚少天问大家吃猪肠粉喜欢加甚麽调味料。你吃的话,会加甚麽?”

“诶……酱油、甜酱、多花生酱。不过,最重要的一定是鱼蛋!光吃肠粉,不好吃!”

“哈哈!小卢最厉害。已是完全面否定你现在这盘猪肠粉,和调味料没关係,而是因为没有鱼蛋。”徐景熙笑道。

“你少管我。我喜欢这样吃不就行。”郑轩不满地瞪了徐景熙一眼。

卢瀚文听到徐景熙和郑轩的对话,便看了眼他们那边。
“郑轩前辈,你会不会加了太多酱料?现在你吃的就像——”

郑轩伸手禁止卢瀚文说下去:“我知道了!你们就不要再说!再说我便吃不下去。压力山大、怎麽一早起来吃第一顿便要给压力我!之后还怎样训练?”

[完]
就说没内容加重点的日常段子

---------------------------------------------
想吃↓

猪肠粉

炸两

糯米鸡

煎肠粉

叉烧肠粉

腸粉 魚蛋


你若我硬要解释为什么蓝雨饭堂这么多早点选择,我只能说蓝雨饭堂的早点都是有负责人专门一早便去各摊买回来,所以才有这么多选择(X


评论 ( 2 )
热度 ( 27 )
  1. _(:з」∠)_拖延症病患者压力山大本部 转载了此文字
    放個久違的全職段子過來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