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KK]二十字微小說

近期會發回五、六年前寫的KK同人,只想看全職相關的可以取關我。
就是突然發現以前真的寫得不是普通長……若果有天論壇沒了,自己的文也消失了的話,真心有點不捨得。


十五週年寫的,同一個題目寫了七次,分別↓ [可以自行挑選自己想看的。]

1:KK  [抱歉,寫得有點混]
2:耕助/銀狼X金田一 [耕助,抱歉> <很少寫到你]
3:冰室X荒太 [比起CP,冰室only較多= ="]
4:KK三部曲(人間/若葉/未滿)[關於人間的都是悲、若葉的都是OOC、未滿的偏多]
5:達郎X東次 & 晴海X夏生 [真心希望達郎之後的生活是幸福,晴夏……主角都死了的CP= =]
6:司六郎司 & 愛田仙太郎愛田 [KTK互攻系列,KUSO劇那對實在想不出甚麼有趣= ="]
7:安積隆 x 東野秀行&裕二 x俊平 [TK系列,寫到一半才發現兩對都是同一時間上劇的CP= =] 

=====================================

KinKi Kids


Adventure(冒险)
「還記得《それ行けKinKi大冒險》這節目嗎?」
「……去韓國一日來回那個?」
「對!」
「突然提起來做甚麼?」
「就想起我們現在已做不回那樣有精神的節目。」
「才不!我現在還和那時一樣元氣著。」
「對,光一桑由那時開始已是老頭子式的元氣。所以,現在變成大叔也不會改變。」
「嘖!」
「fufu~~來、老頭子。比起去做甚麼大冒險,我們還是悠閒地待在堂本客廳。誰叫兩個也是30代的大叔已不適合冒險。」

Angst(焦虑)

台上光一一邊努力地獨自MC一邊瞥向因過渡呼吸症發作而回台下的相方。

Crackfic(片段)

“閉上眼!"
"Yada!"
"給我閉上眼!"
"Chu。"
東京巨蛋"ya!!!!!!!!!!!!!!!!!!!!!!!!!!!!!!!!!!"

Crime(背德)

“FUFU~幸好我們只是同姓和同性,若我們真的是同一堂本家族,那就……”

Crossover(混合同人)

櫻庭裕一郎經過KinKi Kids的樂屋時,被人叫住。
"長瀨,你不是去拍連續劇的嗎?"
"光一桑,那是櫻庭SAN,不是Babe。"

Death(死亡)

“你們兩人要手牽手在台上一起死去!”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在2018年1月1日,38歲的堂本剛還要在巨蛋裡吻39歲的堂本光一。

Fantasy(幻想)

FF第N代找KinKi Kids唱ED外,還以他們作人設編寫了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Fetish(恋物癖)

在升降機內
“你真的只是太緊張還是對我的PP著迷!”

First Time(第一次)

互相留下痛楚外,還有真的屬於對方及自己的印記。

Fluff(轻松)

KinKi concert和堂本客廳

Future Fic(未来)

20XX年
你知嗎?
奈良有一座叫堂本本專保佑別人姻緣的神廟很靈驗的。
據說因為當初開這神廟的主人和他的戀人由12歲認識開始直至死亡也沒曾分開過。

Horror(惊栗)

20XX年
聽過嗎?
因堂本本神廟而結緣一起的人都也很快結婚後離婚。

Humor(幽默)

“BEAR!”
“哈、哈!你這人有時真的很有趣!”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 _ \)我被恥笑了。"
"被恥笑了和我擺這表情(/_\)有何用!"

Kinky(变态/怪癖)

Kinky Kids←還不夠變態嗎?

Parody(仿效)

不知從何時開始一罐紅色包裝的飲品經常出現堂本剛的手中。

Poetry(诗歌/韵文)

我們不停地反覆
在這個地方不停地反覆
為了像那唯一發光的星辰與宇宙那樣閃爍耀眼
我們在這個地方不停地反覆
你實在太完美了,我實在太美好了,
所以戀愛之神一定會
從雲隙間落下前往未來的鑰匙給我們
所以一切都沒問題
相信自己,相信我.

Romance(浪漫)

堂本光一人生中能做的浪漫事全是給了他相方。

Sci-Fi(科幻)

堂本光一說的相對論和堂本剛說的人生論。

Smut(情/色)

Solo concert等於在對方看不到的情況下,任以發放情色的荷爾蒙來引誘飯。
不相信?
對比KinKi Con和Solo Con的分別。
KinKi Con是放置,Solo Con是S飯!

Spiritual(心灵)

堂本健次郎和PAN

Suspense(悬念)

“有沒有去過相方的家?”
“去過停車場一次”
”啊,對!”
”因為他說買了車,我說讓我坐坐,然後他就載了我到他的停車場。”

問題1:為什麼是載「我」去他的停車場,而不是載對方回家?
1.「我」家即是他家
2.「我」去他家
3.其他(請回答)

問題2:從停車場下車了後,究竟「我」之後去哪裡?
1.他的家
2.直接乘計程車回自己的家
3.其他(請回答)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除非能夠快過光速,不是的話,我們根本沒能回到過去。”
“所以?”
“所以,要好好把握當下。"

Tragedy(悲剧)

“我討厭毛茸茸的人!”
“我也討厭手肘乾燥的人!”

Western(西部风格)

兩個矮子演甚麼西部牛仔!
矮子又上不到馬!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1]

“若我要受歡迎的話也可做到。只是從沒為了要受歡迎努力過。”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2]

《中井正広のブラックバラエティ》的節目留言板

姓名: XXXX san
標題:剛san很棒>w<
內容:
拜託工作人員再邀請堂本剛san上來節目。
剛san的發言很棒,很想有他這樣的男朋友呢!
不!假如剛san能當我的男朋友就實在太好了!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小時想做的職業 
堂本光一:計程車司機之類 總之是和汽車有關的工作 
堂本剛:以進入NBA為目標 而母親想自己進奈良的政府工作

“司機先生,請駛去市公所。”
“好。”
(瞄向放在前方的工作證)“唉!司機先生也姓堂本的!”
“也?”
“FUFU!我第一次遇見家人以外的堂本呢!我叫堂本剛。很高興認識你,堂本光一司機先生。”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請看最新發行的《King KinKi KidsCONCERT TOUR 2011-2012》DVD中,堂本光一玩會擺動生日帽子和拾金色彩帶的一幕。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不是假髮、不是內增高,不是老頭子,我是最喜歡KinKi Kids的堂本剛的公主。我是JKT5124的堂本光子、PIKARIN!”
“愛小健、愛花草、愛音樂,但更愛KinKi Kids的堂本光一。我是JKT5124的堂本剛子、TSUYOKO!”
“那禿子有甚麼好,明明剛君更好!”
“你那胖子才不好,光一王子是最好!”
“剛君!”
“光一君!”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啊!つよし!”
“抱歉,先生!我叫Cheri,不是つよし。”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啊!那個一定是!つよし!”
“抱歉,先生!我叫244 Endli-X,不是つよし。”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現在這麼多人和つよし的。這次應該不會再認錯吧!つよし!”
“抱歉,先生!我叫剛紫,不是つよし。”
“……”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TK]

雖然自己現在把對方壓在牆上,但是對方先作出主動。
下身已被磨擦出有反應。
低頭啃舔對方的喉結,手也緩緩伸入衣服中,先撫摸到的是那硬繃繃的骨頭。
“唉……”手和唇立即離開對方的身上。”我們還是先吃飯吧。”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KT]

汗水滑過臉龐滴在他的臉上,伸出舌頭像小貓般舔去汗水,然後再輕吻同一的位置。肉肉的臉,相比起輕吻,更讓人想咬下。正想把想法實行起來,卻被對方早一步發現瞪著。不滿的眼神和迎接而來被啃的肩窩,意外地令自己更興奮,不禁加快速度。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還有,那處……那棵是梅樹吧?」
「嗯?那棵 ?」
「嗯,梅樹。」
「那棵?」
「樹齡有300歲了。」
「300歲了?」
「嗯。所以,我們……大約300年,也要一直用持續綻放的心情做下去。」

2012年7月21日
KinKi Kids出道15週年……仍侍續中

=====================================

 

耕助/銀狼X金田一

 


Adventure(冒險)

跟金田一去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場冒險。
做不破耕助的同學也是。

Angst(焦慮)

那個去哪裡也遇兇殺案的笨重究竟去了哪裡?

Crackfic(片段)

在《銀狼》中屬於金田一的那一閃而過的皮鞋。

Crime(背德)

“我怎能同時和你們兩人交往?這更在太不合常理!”
“沒甚麼事違背道德過一個身軀卻有兩個人在裡面,但竟然這也發生了,那和我們一起交往絕對沒問題。”

Crossover(混合同人)

“大叔,以爺爺之名發誓,這案件真的已破。為什麼還要支撐到33分鐘?”

Death(死亡)

“還有十分鐘炸彈就會爆!”
“……”
“這怎辦好?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裡?”
“……”
“這究竟是你惹上還是我惹上的報復?不!絕對是銀狼你。我每次也有好好……”
“金田一,你立即給我收聲!”
“……喂!銀狼,我們會不會死?”
“不會!我和耕助怎樣也不會讓你死。所以,立即給我收聲,讓我安安靜靜拆解這個炸彈。”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金田一,都是你!哪一次不是和你出來玩耍都會遇上兇殺案!”
“為什麼一定要是我?明明每次耕助他也在!可能是他呢!”
“笨蛋!你沒看過正劇的嗎?《銀狼》死的都是天神学園的人!,《金田一少年の事件簿》是任何人都可能會死,除了你、七瀬美雪和剣持警部!”

Fantasy(幻想)

耕助和銀狼肯定不至有兩個腦袋而聰明過人的能力,絕對還懂偷聽別人心聲的能力!
不是的話,怎會每次也猜到我想幹甚麼。

"阿一,若你再想偷偷去找速水玲香,不但銀狼,連我也會生氣!"
"嘖!你倆個絕對有偷聽別人心聲的能力!"金田一生氣地把自己手中的運動鞋扔向耕助。

First Time(第一次)

那是成年才發生的事。
金田一想推倒耕助,卻被換過來的銀狼吃掉,然後再換回耕助再吃掉他一次。

Fluff(輕鬆)


我倆和你一起的日子一直都是。

Future Fic(未來)

開了一間金銀偵探社。

Horror(驚慄)

金田一和銀狼兩人被封閉在和殺人犯同在的密室中。

Humor(幽默)

“耕助、銀狼,我決定要和你們分手。因為我發現我最愛的還是美雪。”
“……”
“耕助、銀狼,你們停手!不要脫我的衣服!我只是開玩笑!開玩笑!”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笨蛋,你給我走開!這裡不需要你!”

“嗚、嗚……耕助,銀狼說他不需要我。他是不是已厭倦我?”
“阿一,不是的。銀狼只是擔心你遇到危險。他和我永遠都不會厭倦你。”

Kinky(變態/怪癖)

對甚麼也說「不能看少我」、「對我來說沒有不可能」的人絕對是變態。

Parody(仿效)

“以銀狼之名發誓,我不破耕助這次一定會找到兇手。

Romance(浪漫)

清靜的環境中,滿天星星下,只有你和我,還有……埋在泥土下但你我都不知的屍體。

Sci-Fi(科幻)

有比一個人卻有兩個腦袋更科幻的事。
啊!有!
那就是兩個腦袋同時愛上金田一一這個笨蛋。

Smut(情色)

金田一脫下T-SHIRT後,露出瘦削的身軀還有那漂亮的蝴蝶骨。
耕肋突然感到喉嚨很乾涸。

Spiritual(心靈)

“阿一,我是不是相比銀狼很沒用?”
“怎會對我來說,耕助比那匹死狼有用得多!”
“真的?”
“當然!”

Suspense(懸念)

“你真的懂嗎?”
“哼!對我來說沒有不可能的事。”
“騙人!明明上次………”
“銀狼已和我換回來了。”
“這狡猾的狼!”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你是買禮物給你的兒子嗎?”
“沒錯。”
“兩個兒子?”
“……嗯、沒錯。是兩個兒子。”
“那可以的話……請你同送搖控汽車給那個特別的孩子,而不是顯微鏡。”

Tragedy(悲劇)

阻止不了兇手從山崖上跳下,山崖下是無底的深淵。
金田一伏在銀狼身上嗚咽。
“為什麼他要跳下去?若是真的後悔,應該繼續活下來續罪。”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該死的不破耕助、不破銀狼,你們再不要給我吸引些只是來泡你的女顧客上來!這裡是偵探社,不是徵婚社!"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從沒有人敢在偵探社內向金田一出手。
因為門外貼上一張寫:無論你是男還是女,敢向這偵探社的副社長出手,請準備去地獄吧!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不要少看我!阿一是我的!”
“阿一說過和我一起很輕鬆!”:
金田一無奈地看著分別牽著自己左手和右手的耕助和銀狼。
他只有一人,兩人再這樣向左右扯,他就會斷的了!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金田一不再好色、不再貪吃、不再耍白痴。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不動高校的學園際,金田一班上辦的是反串的cosplay咖啡屋。

“阿一,你問我借我姊的校服就是這樣的原因。”
“對呀!你學校的的女生校服可愛過我學校的。耕助,我穿得如何?可愛嗎?”金田一轉了一個小圈圈,亦讓裙子飛揚起來。
耕助慢慢把金田一逼近牆邊。”你是故意引誘我嗎,阿一?”
“唉?”對推理兇手以外有點糊塗的金田一不明道。
“難道不是嗎?帶我來這個只有我們兩人的課室,又給我看你穿女裝的樣子。”耕助難得地露出壞壞的笑容,手也放在金田一的大腿上緩緩伸進裙中。
“唉!!!!!!!!!!!!耕助!”
“逗你的。快些回班房工作吧!”耕助恢復平日乖巧的模樣。
“那你呢?”
“我想在這裡坐多一會兒。”

“那笨蛋!若剛才是我的話,早已吃了他。”
“銀狼,若這裡不是學校的話,我也想。”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所以說明明是銀狼的劇組,為什麼堂本光一身上穿的會是金田一劇組的大衣?

=====================================

冰室X荒太


Adventure(冒險)

對冰室來說,離開地下密室的門出去外面的世界是一場冒險。

Angst(焦慮)

脫下耳機,冰室衝出密室。
除了害怕直美和久留美會被犯人殺死那兩次外,冰室再沒如此焦慮過。
荒太,你不要出事!我正趕過來!

Crackfic(片段)

偶爾會有像王子般帥氣的男子明明沒有飼養任何寵物,還是來到八王子大學的獸醫診所找向井醫生診症。

Crime(背德)

縱使被人唾罵,他也願望犧牲眾人來拯救一人,他只為不再失去戀人。

Crossover(混合同人)

“愛田誠,你再給我找荒太幫忙,你就給我滾出東京!” 冰室從耳機中聽到戀人的聲音從下屬的電話中傳出便立即吼叫。

Death(死亡)

若再一次失去戀人,他將會跟隨對方而去。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終於不在冰室手下工作的彩木難得地回A別館探望冰室。
還沒踏進門口便看見一個圓臉的男子和一條小狗玩耍中。
而旁邊冰室一臉溫柔地則著圓臉男子。

Fantasy(幻想)

又在校園內昏倒的荒太,醒來後發現自己不在保健室也不見母春子。
而且,自己身上竟然穿著白色道袍服,手上更會著拐杖。
"這裡是……"
"荒太,你醒來了嗎?休息多會兒,我們便向森林裡進發。"
望見眼前穿著騎士裝的冰室,荒太呆了一會,說:"算了吧!"
然後,伸手握上冰室遞出的手。

Fetish(戀物癖)

“光三郎,你繼續抱著我的話,我就不能帶小健他去散步。”
冰室瞪向圍著他們打轉的臘腸犬,牠立即顫抖著離開。
“這就沒問題。”

First Time(第一次)

向井荒太在還沒弄清情況下便被吃了。

Fluff(輕鬆)

和你領著你最心愛的寵物散步於公園中。

Future Fic(未來)

在A別館的密室上面是一間向井獸醫診所。

Horror(驚慄)

因妒嫉對方和牠的主人太過親密,冰室讓荒太的愛犬屬於四肢短小的臘腸犬類小健學做後空翻。

Humor(幽默)

發現要自己的愛犬被逼學做後空翻,荒太驚慌地從冰室手上救下愛犬,亦質問冰室為什麼這樣做。
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冰室認為幽默地回答:「這是警犬學校的訓練課程之一。我想訓練小健來保護你。」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荒太蹲在地上抱著為了保護冰室而迎上子彈逝去的愛犬,羅斯蘭蒂。
"對不起,荒太。我……沒能遵守好承諾保護牠。"冰室無力地說道。
"雖然我失去了羅斯蘭蒂,但還有你,不是嗎?"荒太哭泣道。他是傷心羅斯蘭蒂的不在,但也知道冰室的難過。
無言的冰室把小狗和荒太一併抱著。
"光三郎,答應我。不要像羅斯蘭蒂般這樣突然離開我。"
"嗯,我答應你。"

Kinky(變態/怪癖)

A別館的地下密室裡,其中一面牆貼滿了偷拍的向井荒太的照片。

Parody(仿效)

“向井san,辛苦你了!”
“一點都不辛苦!”

“冰室san,我搞垮了!”
“算了吧!”

Romance(浪漫)

“因為我的工作,我不能承諾永遠陪著你。但我能保證只要我還活著,就會一直和你一起。”冰室緊抱著因看見意外逝去的小狗而哭泣的荒太,在他耳邊說道。

Sci-Fi(科幻)

做A別館冰室的跑腿部下已進展到是智能機械人。

Smut(情色)

“荒太!你洗完澡了嗎?”
“荒太、荒太!”
沒有回應,推開門。
白濛濛的霧氣中,隱隱約約看到那圓潤的肩膀。
“荒太。”
“嗯?!光三郎?你何時進來的?”
“我剛才在外面叫你,你沒回應。怕你泡暈了,便進來看看。”
“抱歉,我剛才聽不到。”
“不緊要。不要泡太久,快些出來。那我先出來,有甚麼事便叫我。”
冰室急忙地離開浴室。
不知是浴室內裡氣溫太高還是因視野不清晰,冰室覺得剛才的荒太很可口。

Spiritual(心靈)

對冰室光三郎來說,能平伏他心靈上的一切只有向井荒太一人。

Suspense(懸念)

身體很差、很容易就暈倒的荒太怎樣抵抗冰室身體上的熱情?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吶、光三郎。”
“甚麼事,荒太?”
“如果有機會給你回到過去,你會回去救直美san嗎?”
“不會。”
“為什麼?”
冰室笑語不答。

若果可以回到過去,我會回到更早的時間去認識你,陪你渡過在獸醫系所有面對的困難。

Tragedy(悲劇)

冰室光三郎再一次失去戀人。

Western(西部風格)

這條村子馬匹的獸醫向井荒太在馬槽裡追著馬匹跑。
牛仔冰室繩子一甩就幫獸醫荒太捉著逃走的馬。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科技的發達,現在冰室打電話回警署,不只有聲音還有畫面。
而各位女警每次看到在視頻上出現的冰室光三郎,都紛紛申請和愛田誠交換工作岡位。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向井前輩,今天有甚麼需要幫忙?”這位是每天來八王子大學獸醫所說幫忙向井前輩的男學生A。
“向井獸醫,我的小汪昨天好像悶悶不樂,是否生病了?”這位是每天來八王子大學獸醫所對向井說自己的寵物不舒服的主人B。
“向井san,待會我一起和你去馬場出診,好嗎?” 每天在八王子大學獸醫所找各種理由和向井san一起工作的同事C。

冰室聽著Bob san給自己關於向井荒太的生活報告,突然覺得有必要離開一下密室去一趟八王子大學動物診療室宣示一下主權。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獸醫系的金髮美人學生吻上留守在八王子大學的向井荒太獸醫。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冰室笑容滿臉地走進警視廳上班。
荒太精神滿滿地回到八王子大學。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做到一半,體力不支的向井荒太昏倒了。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做過多少次也好,還是很怕自己會一不小心就把對方破碎掉。
對自己來說,向井荒太就是一個陶瓷娃娃,那是需要細心對待。
“還好嗎,荒太?”雖然已快忍受到極點,進去後還是不敢動,害怕弄傷對方。
已滿臉紅潮的荒太努力地抬手抱著冰室的頸勃,輕輕吐出一聲:”嗯。”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堂本光一因太寂寞,所以去了《向井荒太的动物日记~爱犬罗斯兰蒂的灾难~》的片場找堂本剛。但是,卻找不到。

=====================================

KK三部曲

[人間/若葉/未滿]

 


Adventure(冒險)

大和踏著單車沿海邊的公路進發,後方突然傳來呼叫自己的聲音:”大和!”
“猛?!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的?”
“我看新聞知道貴一住的地區遇上地震亦被封鎖,便擔心他,想過去看看。
"和你在公路上相遇,這不就和一年前的情景相同。"
"對,和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相同。我們還幼稚地互相追逐過對方的單車。"
"猛,若果這次我們去到後,發現和上次去幕原的情形相同,你會怎樣做?"
"我們不會這麼不幸運吧?"
"說不定,很可能這次一去,我們沒像上次般幸運,有命活下來。"
"若是這樣……我還是要去!因為我們不是約定了不要做那些醜陋的大人。"
"對,我們約定了。"

縱使可能會面對死亡,為了不要做擁有醜陋內心的大人,我願意去冒險。

Angst(焦慮)

"Makoto!Makoto!"留加從輪椅上跌下不斷呼叫從他手中走失的白老鼠。
Makoto不要離開我!

Crackfic(片段)

在大和和猛認識一週也沒有的時候,
大和說自己有潔癖,猛就在外面找香皂給他;
大和說洗澡水不熱,猛就替他加柴火加熱;
天氣轉冷了,大和衣服不夠,猛就特意用食物和人換多一件毛衣給大和;
大和去學校找貴一時,猛就留在帳篷做家務……

上面的都只是劇中片段,沒代表甚麼。

Crime(背德)

甲斐把武司壓在床上,不讓他反抗自己,熱烈地吻著他。
過於投入在接吻中,一不留神便被武司推開,跌在地上。
"你瘋了嗎?我們是親兄弟來!"武司用力抹被甲斐親吻的嘴巴。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和小泉分手,是因為我喜歡的是你!不是兄弟那種喜歡、也不是朋友那種喜歡,而是只想你屬於我一人的喜歡!我討厭你比起我,更關心小泉!所以,我才要從你身邊搶走小泉,只把視線放在我身上。"甲斐激動地說。

Crossover(混合同人)

藤木甲斐下班後去醫院接相泽武司下班。
經過等候處去乘升降機時,甲斐留意到在等候處的電視正播放人氣歌手Takuyu將開巡迴演唱會的消息,而剛巧坐在電視前應是感冒、等待取藥戴上口罩的長髮男子沙啞地說:「我們已快兩個月沒見面。猛,你的工作何時才忙完?」

到了武司的辦公室,武司還有少許工作才能離開,便叫甲斐去天台的空中花園坐著等他。
花園裡有一個坐著輪椅的男孩,溫柔地注視手中的白老鼠,一邊撫摸牠一邊口中唸著「Makoto」。
不久後,一位護士上來抱怨那男孩經常偷偷上來亦帶他回病房。

武司完成工作後,來到空中花園找甲斐。
看見武司,甲斐輕輕地叫了一句:「哥。」
「為什麼突然這樣叫我?平日不是要你這樣說也不願。」武司驚訝道。
「沒甚麼。我們回家吧,武司。」甲斐牽起武司的手離開。

縱使是背德,我仍慶幸我們有血緣關係,牽連著你和我,讓你離不開我。

Death(死亡)

"若果那時我在20歲前也離不開幕原,要在那裡死去,而你剛巧在20歲生日前能離開幕原,你會做甚麼?"
"我會加上你的份兒努力地生存下去。"
"唉!"
"你不會以為我會追隨你一起死在幕原吧!"
"難道不是?"
"哼!我才沒這樣笨!"

但我會待幕原回復正常後,回到幕原,一直待在那裡記緬我一生中的最愛,守護那份回憶。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若葉的結局,甲斐在病床上那顫抖的手。

Fantasy(幻想)

劍士大和領著他的團隊(成員包括:魔術士猛、弓箭手貴一、追擊手百合……)闖進傳說中的幕原。

Fetish(戀物癖)

無論換了多少隻小白鼠,牠的名字都是叫作「makoto」。

First Time(第一次)

他和他的第一次絕不輕鬆,一切都是因酒精誘化而引成。
但這個只是藉口,作為未來職業想做醫生的自己清楚知道真的醉了的話,是做不到這樣的行為。
所以,這個只是藉口,用來加罪於對方的藉口。
是你漠視道德倫理,引誘我去愛上你,所以你要因這樣的藉口加重內心感到的罪孽。

Fluff(輕鬆)

終於能從幕原離開,然後和猛、貴一一起去澡堂泡澡的一刻。

Future Fic(未來)

和你一起努力為這家奮鬥。

Horror(驚慄)

誠化作厲鬼找留加報復。

Humor(幽默)

"為了保護你,我可在腦袋上留下一個大傷疤,你要怎樣報答我?"已甦醒後一段時間的甲斐躺在病
床上問武司。
"那就……以後你受傷的位置再長不出頭髮,變成禿子,我也不會厭棄你。你覺得這個報答怎樣?"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不握上你那伸出的手,不是因為不原諒你,而是因為你傷害我太深,讓我再也不知道如何去信任你。

Kinky(變態/怪癖)

“現在已不是幕原,我應該不用再和你睡在一起。”猛盯著塞進他的被窩裡的大和。
“但……我已患上了要和猛一起睡的怪癖。”回應猛的是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Parody(仿效)

一個棒球滾落在一張輪椅旁邊。
一個有一雙大眼睛圓臉的男孩說著抱歉跑過去拾回棒球。
他發現輪椅上坐了一位有一張漂亮臉孔,手上抱了一隻白老鼠的男子。
"哥哥,你很漂亮!你叫甚麼名字?我叫大場學。"
"………影山留加。"
"哥哥,你的名字真特別。"
"我媽媽喜歡海豚。"
"所以,才取名叫留加。"
"Makot,你終於回來。"輪椅上的男子扔下手中的白老鼠,流著淚抱上眼前和那個不願捉回他手的人樣貌相似的男孩。

Poetry(詩歌/韻文)

當我還年輕的時候
我時常會想到他
我們活在同樣的時空裏
流著相同的眼淚
擁有一樣的生命
那段日子
我時常在想
生存的意義
死亡的答案
以及
他和我之間的事

Romance(浪漫)

我和你最浪漫的事應該是由認識你開始,直至在幕原和你一起經歷過一切風風雨雨,更甚至生死,我們也一起面對直至生命終結。

Sci-Fi(科幻)

整套《未滿都市》都是。

Smut(情色)

我用指尖碰上你的嘴唇,你因昏倒,睡在保健室的床上亦不知我對你做過的。
然後,那碰過你嘴唇的指尖,我輕放回我的嘴唇上。

Spiritual(心靈)

在寂靜的幕原中,聽著你的歌聲。

Suspense(懸念)

決定放棄和那醜陋的大人戰鬥,約定十年後再回幕原相遇的他們,成長為大人後會否成為他們年少時理想中的大人?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回到過去,不會再殺兔子、不會再欺負你、不會再捉不及你的手。
會和你做一對真正的好朋友,再次好好地認識你、介紹自己。
“你好,我叫影山留加。”

Tragedy(悲劇)

始終,回不到過去,捉不到你的手,只能眼睜睜看著你逝去。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切!百合也是、鈴子也是!你這死大和,為什麼去哪裡也有人暗戀你!""努力地和大和考上同一間大學的猛表示。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看到原本圍著自己的護士,在發現甲斐進來後,便立即改變目標圍著他,武司不滿地心中暗罵:"藤木甲斐,你還要搶老子的女人多少次?"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誠握上留加伸出的手。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這通篇關於藤木甲斐和相泽武司的事都是=3=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為什麼小泉不把孩子一併帶走?我不懂照顧孩子!"甲斐無力地盯著自己一抱他便哭的嬰兒。
"難道你要小泉帶著孩子改嫁?而且,你可是他的爸!"從甲斐手上接手抱著嬰兒的武司兇悍地瞪向甲斐。
"但,雖說他是我的兒子,他一點也不讓我接近。"
"誰叫你這麼惡狠狠地瞪他!"
當看到自己的兒子和自己的哥哥再一次玩嘴對嘴接吻的遊戲,甲斐又不再能控制地兇惡地瞪他的孩子。即使是親生兒子,也不能碰我老子的男人!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藤木甲斐,你給我立即放手!"
"為什麼?你不也有反應了嗎?"
"你聽不到你的兒子在旁邊哭著嗎?"武司一腳把甲斐踢下床,湊去嬰兒床旁看寶寶為了甚麼哭。
甲斐低頭看了漲起的褲檔一眼,再抬頭看還是哭著的孩子,不禁「嘖」了一聲,然後還是認命地去照顧孩子。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撫上對方背後的蝴蝶骨,明明已不像年少時骨骼分明的身軀,但大和還是覺得猛很瘦弱。
究竟是甚麼原因讓自己有這樣的覺得?
從蝴蝶骨撫摸到兩瓣的隙間,大和一邊想著這個問題一邊碎吻猛的臉頰。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演大場誠的堂本剛看下待會他要拒絕影山留加伸手的天台。
演相泽武司的堂本剛看上他待會要和藤木甲斐聊天的大樹。
演猛的堂本剛仰望他待會為了大和而爬上的塔頂。

究竟……有沒有人知道堂本剛是懼高的,為什麼三番兩次都要為堂本光一的角色去高處?

=====================================

達郎X東次&晴海X夏生


Adventure(冒險)

已失去了玉纪、哥哥也離開了,達郎已再沒能力再去承受一次打開自己的心窗讓別人走進自己的心後,便被對方遺下。
但若是眼前這圓臉的男子……他願意嘗試下注、冒險一次。

Angst(焦慮)

「夏生,我們下次再一起去潛水!」一個短髮的可愛女生親暱地對夏生說話。
「嗯、好的!小雪,你回去小心些!回到家記得打電話給我。純,你開車送小雪回家時,注意點!」夏生盡量放大聲音對坐在司機位置的男生說話。
「夏生,你真的很囉嗦!純也不是第一次送我回家。」那個可愛女生歡悅地揶揄夏生。

這是晴海放學後來到筱田腳踏車店看到的景象,亦是他第一次看見夏生會和同年齡的女生高興地聊天。

「夏生!」晴海帶著獨佔欲地叫喚夏生的名字。
不叫夏生的名字,他覺得夏生很快就會被他眼前那可愛的女生搶走,那種焦慮不安的感覺很討厭、很討厭!

Crackfic(片段)

達郎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個圓臉的醉酒漢,對方突然抱上達郎,亦哭泣著:「真琴,不要走!」

Crime(背德)

「夏生,我想要你!」

雙手被對方緊緊壓著不能動,抬頭仰望那張還是混合著少年的青澀和成年的堅韌的漂亮臉孔,自己可是比他大了8年的老男人,容忍對方把他想做的繼續做下去,真的沒問題?「未成年」可是一個枷鎖。

Crossover(混合同人)

「小鬼!我這裡不是遊樂場,不要阻著我做生意!」高野達郎漠視眼前有一張漂亮臉蛋的少年提出要付錢玩收費出氣筒。

「哼!你這裡不是願意付錢就可以讓人任以打的嗎?」牧村晴海睥睨達郎。

「達醬,不准和小孩子鬥氣!」下班過來找達郎的柏葉東次鼓起腮幫子不滿地說。

「晴海,你為什麼在這裡?你這個未成年的小子放學後就應該回家!」運送腳踏車給客人的篠田夏生看到晴海立即以家長的心態教訓他。

Death(死亡)

若然你沒逝於那場火災,我沒亡於救人,我倆必定會有天相遇,然後我會去溫暖你的心。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達郎甩不開那個圓臉的醉酒漢,只好把對方帶回自己的家。

Fantasy(幻想)

純發現自己的耳朵突然莫名其妙地完全康復,因為他明明沒帶助聽器,卻聽到哥哥的房間傳來一些很曖昧的鳴鳴聲音。
但……現在哥哥的房間不就只有哥哥和那個在自己家借宿叫牧村晴海高中男孩嗎?那些聲音……應該是自己複習得太累才產生的幻聽,還是早點上床睡吧!明天大學還有早課上。

Fetish(戀物癖)

失去玉紀後,達郎再沒吃過任何人為他親手煮的菜餚,直至東次慢慢地浸入他的生活。
「達醬,今天我要早些上班,沒時間煎魚給你,只有即食沖麵鼓湯和甜煎蛋。你記得吃!」東次說完便離開達郎的家。
還沒睡醒的達郎模模糊糊地應了一聲,然後便內心掙扎起來叫自己起床。 
東次的麵鼓湯、甜煎蛋不趁熱吃,便會浪費他一番的心意。

在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東次的麵鼓湯、甜煎蛋在達郎心中和哥哥留給他的故事書是一樣重要。
  
First Time(第一次)

他們的第一次是在晴海二十歲生日那天發生。
晴海藉自己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喝酒的理由騙夏生去他在外面租的房間喝酒。
最後,當然是發生了借酒亂性的老套劇情,只是酒後亂性的只有夏生,而晴海則清醒得不得了!
所以……所謂酒後亂性其實都是有預謀的計畫。

Fluff(輕鬆)

對高野達郎來說,輕鬆即是沒有欠債、缺錢,還有自己愛的人在身邊的生活。

Future Fic(未來)

篠田腳踏車店的主人的弟妹都已搬出家外住,店內只剩下店主和一個叫牧村晴海的職業拳擊手住在一起。

Horror(驚慄)

達郎總覺得家中還有一個見不到的人一直待在他家中。
「達醬、達醬!」一把熟稔的女聲傳進達郎的耳中。
「東次,剛才你叫我嗎?」達郎向努力正在準備晚餐的東次問道。
「甚麼?」聽不清達郎問的問題的。
「沒有。」會叫自己達醬的,除了東次、哥哥,那就還有……

玉紀,是你還在嗎?

Humor(幽默)

晴海放學去篠田腳踏車店時剛巧遇上故意勾難夏生的客人,若不是夏生向自己打眼色叫他不要理會,晴海早已向那客人揮拳。
當那位麻煩的客人離開後,夏生不禁嘆氣。
「竟然工作得那麼辛苦,就把店關了,以後由我養你吧!」晴海正直地和夏生說。
「晴海,你是開玩笑吧!」夏生驚訝道。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哼!你就盡管回去找你的前女友真琴。由從前開始,我一直都是孤獨一人。你在不在也沒分別。」

「高野達郎,你真的是這樣想!」

「沒錯!」

「那這段時間一直待在你身邊的我又算作甚麼?」

Kinky(變態/怪癖)

若不是變態,牧村晴海說不出為什麼自己會喜歡上這個大自己8年的金髮大叔。

Parody(仿效)

工作上不小心出了一些小錯處,導致被上司責罵了一整個下午,東次灰心地躲在居酒屋借酒澆愁。
在旁陪伴他的達郎搶走已醉醺醺的東次手中的酒,東次依偎著達郎想奪回酒瓶,口中碎碎唸著:「達醬,我是不是很沒用?」
繼續把酒瓶拿得離東次有多遠便多遠,達郎輕拍東次的頭:「世上沒有不要的零件,每個都很重要,所以東次你才一點也不是沒用。」

Poetry(詩歌/韻文)

「我會保護你,
你會保護我。」

Romance(浪漫)

兩個男人一個以工作為重、另一個以賺錢為重,還有甚麼浪漫何談?
或者最浪漫那刻的便是在接對方下班時,兩人一起在星夜下偷偷牽手步行回家。

Smut(情色)

潛水完後上岸沖身的夏生在那一瞬間變得十分性感。
順著髮絲滴水的金髮、能把水珠盛著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半脫的貼身潛水衣、象牙色的肌膚,夏生緩緩地把乳液塗在身體上。

Spiritual(心靈)

其實不只你覺得被救贖了,我也覺得被救贖了。
感謝你達郎,做把我放在第一位,不會拋棄我的戀人。

Suspense(懸念)

為什麼夏生會放棄小雪,選擇了晴海?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回到過去,叫你不要做爛好人幫朋友負上爛債,這樣就不會過著欠債的生活。而我也可以更早認識你,陪你渡過接著各種困難,不讓你覺得是孤單一人。

Tragedy(悲劇)

牧時晴海和篠田夏生從沒相遇過,因為他們在相遇前,已為他們那時重要的人失去生命。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作為社會新人沒多久就和電梯小姐一起過的柏葉東次其實是很受女生歡迎。
難得去一趟食品地下街的達郎看見被女性顧客問東問西纏著的東次想著。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晴海,歡迎回來!」當夏生從修理腳踏車中抬頭向放學回來的晴海打招呼時,看到的是被很多女生包圍的晴海。
「啊!這就是青春!」夏生天然地過濾晴海臉上對那班女生感到煩躁的臉感嘆道。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達郎和哥哥、爸爸由小至大一直幸福地生活。升上大學後,遇到了一個圓臉、可愛叫東次的男生。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晴海熱血地拉著夏生出外要他幫忙,而夏生只彈出兩字「拒絕」後,便保持沉默不語。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東次不知應付第幾個新入社的女同事後輩電話,臉已表現出有點不耐煩,但說語語氣還是保持著溫柔可靠的前輩。|
看不過眼的達郎起身一手搶走東次手中的電話,對著話筒大嚷:「柏葉東次現在不空閒!你們不要再打來!」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新請來在篠田腳踏車店兼職的打工生偶爾覺得在一個清秀的男高中生來店時,他是否應找藉口離開店內,不要阻著店主和那男生相處。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達郎扯下東次的領帶,另一手已伸進恤衫內,嘴正啃著東次的肩窩。
氣氛正剛好著。
然而……不合時的訊息鈴聲從東次的 褲袋中傳出。

「抱歉,達醬。我要回公司加班。」

上班族甚麼最討厭!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註:想清楚那對CP兩個在劇中也有吸煙的場面。)

只是用已燃點的香煙來點燃另一支香煙才會兩人的臉靠近,卻因這不經覺而縮短的距離心動了。
吻上對方的唇,沒吸多少口的香煙從指尖順著跌下,手輕托著對方的臉。
吻愈來愈激烈,衣服也不知是被對方還是自己脫得再沒任何遮掩。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堂本光一眼見因同時拍劇又忙演唱會而十分疲倦的相方在相討工作事宜時不小心睡著了。
他急忙叫其他人說話的聲量小些,亦吩咐經理人不用叫醒剛。
「就讓剛休息多一會兒吧!還有,你和他說我的吉他在下次錄堂本兄弟時歸還我便可以,他喜歡在拍攝現場彈吉他就任由他。」

=====================================

 

司六司 &誠仙太郎誠

 


Adventure(冒險)

衝著會魚眼症發作的危機,司也想冒險一次,去問問那個有一雙漂亮眼睛、現在正魚市場中查案的偵探,願不願意之後的人生只吃自己做的壽司。

Angst(焦慮)

“櫻木老師!櫻木老師!”
“抱歉,藤井同學。甚麼事?”因為學生的呼叫聲,仙太郎終於回神過來。
“櫻木老師,你沒事嗎?”學生擔心地問道。
“沒事。我們繼續說書吧!”仙太郎重整心情繼續教書。
他不能向學生說出剛才在午飯時間聽到在東京都內發生少年槍殺事件,而負責巡邏那邊的是他的戀人。讓他感到焦慮不安的是,他看完新聞後,立即打電話給他的戀人,可是電話卻稀有的聯絡不上。

Crackfic(片段)

大田原警部又因案件來到偵探社找六郎,按往常般理加子會啟動連動裝置給警部一杯咖啡。但當太田原看到鐵球最後落下的地方,送上的不是一杯咖啡,而是……一件金槍魚壽司。

Crime(背德)

喜歡你,喜歡得想違背自己的職業道德把你綁架在身邊。

Crossover(混合同人)

被派來做支援的愛田誠來到命案現場無言地看著兇手米壽司、屍體不知名的魚、被警方邀請來查案的鞍馬六郎和證人櫻木仙太郎。

Death(死亡)

兩套歡樂向的惡搞劇,作者扯不上黑暗的話題。
所以,死亡的是壽司師傅不敢看魚眼的魚和偵探不敢看的屍體。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愛田被無賴的前輩派去小學做講座的講者向學生介紹警察的工作,之後認識了一個有一雙圓圓的眼睛、頭髮是「怒髮衝冠」的狀態、滿口關西話的代課老師。
再之後……?!
他們相愛了。

Fantasy(幻想)

《33分的Sushi Oji》這款RPG遊戲中,近身系劍士米壽司和遠程系術士鞍馬六郎都是每個玩家都愛用的角色
但可惜這兩個角色各有麻煩的缺點。
每次四人組隊打怪時,遇上魚頭人身的怪物時,劍士米壽司就會發狂不能用;而遇上一隻以上的怪物,若不是全軍覆沒,術士鞍馬六郎就會因看到怪物屍體暈倒,暫不能作戰。

First Time(第一次)

他們已忘記第一次是誰先忍不住,燃點起另一方的情慾;還是因氣氛推動,讓雙方有下一步的發展。
兩人各自的慾望在對方手上互相發洩,在因快感而喘息時,他們還分別深感果然拿槍支幹活的手和拿粉筆工作的手是不同的。單單是對方手上繭的厚度已和自己很不同,然後因這點意識,房間的溫度升溫了不少。

Fluff(輕鬆)


看著司很高興自己送給他大米來練習做壽司,六郎不禁想看來之前訂的一打大米,說不定很快就能全部消滅了,不用再聽理加子的囉唆。

[註:大米出自33分第一集]

Future Fic(未來)

退休了的愛田警官很不滿退休後的生活一點也不悠閒,更甚是忙碌過退休前的生活。因為每天也有不少中年人來自己家找曾是他們的小學老師但也已退休的櫻木老師聊天,而已退休的櫻木老師剛指點退休了的愛田警官要好好招呼他的舊學生。

Humor(幽默)

司因魚眼症發作,發狂後,暈倒在地上。
“犯人是你,金槍魚!”六郎指向司旁邊的金槍魚。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若我選擇工作而放棄你,你會怎麼辦?”被PTA發現自己有一位同性戀人而下令要自己撒職的仙太郎無力地問道。
“那我就找一個女人,和我生一個小孩。然後,安排我的孩子入讀你教的學校,叫他每天製造麻煩給你,讓你厭煩得後悔放棄我選擇那班臭小孩。”

Kinky(變態/怪癖)

一個怕魚眼卻去做壽司師傅;一個怕屍體卻去做偵探,他們要不是受虐待狂,就是有怪癖。

Parody(仿效)


“愛田,近期你愛刑警的工作上心了不少,是發生了甚麼事?”在監視嫌疑犯中的沉悶時間,北見隨便找個話題向愛田問道。
“因為我要做富士山第一的刑警!”

Poetry(詩歌/韻文)

請參考米壽司的《修行唄》。

Romance(浪漫)

在嚴寒的深夜中,愛田還要留守在車上監視嫌疑犯,仙太郎從「悟空」親自外賣一碗熱騰騰的拉麵給他。
旁邊同樣要監視嫌疑犯的北見心中暗罵著:兩個死小子在孤家寡人面前耍甚麼溫馨浪漫!

Smut(情色)

每次六郎品嚐完司做的壽司,總是會仔細地吸吮每根手指,眼神則飄向司身上,像期待他作出一些行動。

Spiritual(心靈)

有事業、有愛人、有朋友、沒有死人、沒有悲傷的過去,可說是眾多劇角色中的人生嬴家。
你說愛田誠和櫻木仙太郎還缺甚麼?

Suspense(懸念)

“何やかんやは......何やかんやです!(這樣那樣就是這樣那樣)”
“即是甚麼樣子?”司傻傻地問六郎。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假如真的有時光機的話,你會用來做甚麼?”仙太郎向愛田問道。
“回到過去,早些認識你,然後偷偷給你教師資格證考試的試題,讓你做到真正的教師,而不是永遠的代課教師。”愛田揶揄地回答。
“愛田誠!你這因好運才做上刑警的人!我有一天一定會做到真正的教師給你看!”

Tragedy(悲劇)


除了魚眼綜合症,司近期還多了一個病症,病名是鞍馬六郎綜合症。
症狀是當司遇上鞍馬六郎時,總會不自覺心跳加速,而且做出自己不能控制的事。
據說和魚眼綜合症一樣,自身不能克服的話,是沒法治好!
這真是悲劇!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無論仙大郎去到多少歲,還是一張圓臉顯得幼齒的他,總是得到女小學生的告白。現在的小學生真是成熟……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雖然每次都是爛桃花,但不可否認司還是很受女性的歡迎。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同樣是教師,不過是幼稚園教師的櫻木仙太郎和只是一個普通小巡警的愛田誠的小故事。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不再怕魚眼的司和可以立即破案的六郎。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小學生終究會長大成可以和老師談戀愛的年齡。
離在家門前一小段距離,愛田剛撞破一個女高中生向仙太郎告白的場面。愛田正考慮,若仙太郎答應的話,自己是否應立即以和未成年少女交往的罪名拘捕他。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身為著名”壽司王子”的學徒A學懂工作時間不要讓師傅看到魚眼外,還有不要讓他見到鞍馬六郎。不是的話師傅會因不同的原因發狂而做不到壽司。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在平日的深夜,每每剛好氣氛正好,仙太郎一句「我明早還要早起回校安排教材。」,就把所有好氣氛打沒了。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明明是司開口提出想和六郎做,但真的實行起來卻比六郎臉紅多倍。
雖然提出的是司,但因司不知應該怎樣做,舉動像把六郎作他平日料理的壽司對待,左捏捏右摸摸,癢得讓六郎快忍不住笑出來。
六郎抓住司的手,司不明地看向六郎,露出擔憂的眼神,怕對方是拒絕自己。看見對方露出像小狗般怕遺棄的神情,六郎感到有趣地笑了出來。
“你啊……究竟懂不懂做?”六郎笑問著,”你不懂的話,由我來做。”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菜鳥刑警》是KK最後一套會互相客串的劇集。

=====================================

 

安積隆X 東野秀行
裕二X俊平

 

Adventure(冒險)

“我已很累,再無力和勇氣去挑戰未知的事。”想起弟弟的自殺、由希的離世,秀行對隆的表白毅然拒絕。

“但是,我卻愈來愈對自己、對未來有信心。”和秀行相反,是從谷底下逐步逐步上來的隆有不同的心情。“我可以給你力量和勇氣繼續走下去,只要你願意和我一起冒險!”

Angst(焦慮)

俊平從逆光中走過來時,裕二只看到一片黑暗。
當回復過來時,俊平已走到他的身邊質問道:“我和你打招呼,你為什麼不回應我?”
裕二盯著俊平,手撫向俊平的臉。
自從心裡真的放下拳擊手後,我再沒如此焦慮過我的眼睛會有一天看不到任何事物。

Crackfic(片段)

裕二一個直勾拳向對方的臉孔打去。
“笨蛋!雖說我再不能打拳,但不代表連幫你對付幾個人也做不了!”裕二轉身向已跌坐在地上的俊平說。


Crime(背德)

“我曾經引導一個女孩逐步、逐步走向死亡。”聽到熟悉的音樂想起已不在的由希,秀行痛心地說。

“偷、搶、傷人和騙這些犯罪行為,我以前做了不少,但殺人我就真的從沒做過。這不正好,你也有點污點才能讓我在你面前沒顯得這麼自卑。”隆故意曲解秀行的話,抱著秀行說道。

Crossover(混合同人)

裕二開著他的小貨車去送花時,看到路上自己的戀人不斷向一個拿著大提琴的長髮青年和一付酷酷兇狠樣子的短髮少年道歉。
看來自己還很純真的戀人又做了一些蠢事。裕二嘆了一口氣後,便當作看不見,開車離開。

Death(死亡)

“有時死亡是一種解脫。”
秀行陪隆去墓園拜祭朱里時開口說道。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為了賺錢,秀行又去當家庭教師。 不過,這次不再是教人大提琴,而是當一個叫安積隆,像是小混混的青年的家庭教師,讓他考上高中文憑。

Fantasy(幻想)

若活在RPG世界,時枝裕二絕對是一個攻擊力很強的打手。
而,加地俊平則絕是各項值都是偏低, 十分遲鈍的魔法士。

Fetish(戀物癖)

短髮的隆最愛秀行的長髮。
不像自己的頭髮般又短又硬,秀行的頭髮像貓毛般柔順,撫摸時的手感非常好。

First Time(第一次)

痛!只有痛和痛!
這是俊平對第一次留下的印象。

知道後的裕二一個不滿的眼神扔去俊平身上。
俊平立即縮起身子。
好吧!痛之外,其實還有點快感和幸福的感覺。

Fluff(輕鬆)

(秀行→隆)
終於再也不需一個人扛下一切,有你保護我。

Future Fic(未來)

當裕二再一次駕車送花出去,然後又再回店裡,仍然看到俊平坐在花店門前。
終於決定難得做一次好人主動去問他發生甚麼事。
“是要留級?面試失敗?再還是已被人直接踢出校?”裕二蹲在俊平旁邊問道。

被裕二說中其中一件,俊平的頭垂得更低,哀愁道:“第六次面試失敗。論文也被教授第八次否決。”

“是嗎?那就下次再好好努力。”裕二沒考慮再多安慰,已站起來準備回花店。

“你就只有這些說?”沒想過對方真的聽完甚麼事後就離開,俊平又再多一件事被打擊。

“你這次失敗了,便下次再努力。還歹之後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還有能力養活你。”裕二扔下話後,就直接回花店。

Horror(驚慄)

隆雖然覺得秀行真的可配上美人一詞,但是深夜回家時看到他穿著白色裇衫靠在窗邊,在月光照射下拉著大提琴,比起甚麼淒美,隆只有聯想女鬼的恐怖感。

Humor(幽默)

俊平有時跟裕二去拳擊館看後輩練習時,會被後輩對他笑稱:“嫂子,你和時枝師兄一起來了!”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始終忘不了那個記憶中不能言語的女孩,但又拋不下對隆愈來愈深的喜歡,喝醉了的秀行哭泣著捉著隆說:“我是不是已喜歡上你?喜歡你到不能止拔的地步?”

看不過眼買醉來傷害自己,隆深深地抱著秀行:“忘不了就不要忘記!喜歡上了就喜歡!這兩者是可共存的!”

Kinky(變態/怪癖)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睛真的愈來愈差,他才會去和F級上圍更要對自己一心一意的女友分手,而去選擇這個明明身體上一點都不純情,但思想上卻純情得笨拙的男人。
當裕二看到俊平又再在自己和桃子間三心兩意、猶豫不決時,他毅然不管對方的意願,直接拖起俊平的手帶他從桃子面前離開。

看來不是眼睛有毛病,而是自己是一個變態,才會去選這個性格一點不爽快的男人,自己亦更是放不開。

Parody(仿效)

“裕二,愛就是力量!”
看見裕二努力地把各種花束搬上小貨車,俊平突然雙手放在嘴邊大聲地說道。
“笨蛋!你說甚麼傻話?快些過來幫忙!”

Sci-Fi(科幻)

《ハルモニア この爱の涯て (愛的和弦 )》
老實說這套是用純愛包裝的科幻劇來吧!

Smut(情色)

東野秀行和他清秀的外表,內裡的他是一個十分固執的人。
就好像現在明明他也想要的,但也緊守著不讓隆有進一步的行為。
沒辦法的隆只能用溫柔來軟化他。

Spiritual(心靈)

“我被控告殺人罪。”在玻璃窗後,隆帶著嗤笑的表情和秀行說。

“隆,絕對沒有這樣做。我相信你。”秀行一點也不驚訝隆說的話。

“你甚麼都不知道!你信我甚麼?”隆拍打玻璃窗激動地說。

“因為隆就是隆,所以我相信你。”秀行堅定地說。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在看裕二參加新人王比賽時拍的錄影帶,俊平口中唸唸有詞地說:“真想回到過去,親身去看裕二的比賽。”

Tragedy(悲劇)

對拳擊界來說,損失了時枝裕二這顆新星是一個悲劇。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雖然是單親家庭,但有母親的關愛和注重的隆,他的品學雖不是最優,但還是上到大學。新生入學那天,他經過一間教室,內裡傳來大提琴的聲音。他從窗戶偷看進去,看到一個長髮、清秀的男子拉著大提琴。 ←[這不是愛情白皮書男女主的相遇嗎= =]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精明的俊平和老實的裕二。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謝謝,東野老師!再見。”
剛剛下班回家,隆看到一個應該是高中生年紀的女生帶著人傾慕的眼神和秀行說再見。

“我回來了!”隆拿著外賣進屋。

“你回來。”剛教完學生大提琴的秀行正收拾東西。

隆把外賣放在桌子上,然後從後方抱著秀行。

“你做甚麼?我還收拾中。”秀行不滿地說。

隆沒有回答,只是把臉靠在秀行的肩膀上。
有時真想把你放進自己的口袋中,不讓任何人看到你。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這就是好久以前甚麼新人王的冠軍,看來是廢物一個而已。”一班看來是小混混的人在花店門前圍著裕二嘲諷道。

“喂!你們想怎樣?”俊平正巧上完上午的課來找裕二便聽到剛才那番話。而被人言語上攻擊的裕二沒有理會任何一人,繼續做他的事。

“小子,這裡沒你的事!識做的給我混!”其中一個小混混上前揪著俊平的衣領警告道。
“你給我放開他!”裕二冷冷地說道。

“我偏就是不放。”對方一臉過來動手打我的表情。

“不放手,是嗎?”裕二沒有理會對方的挑釁,他只是嘴角一揚“聽說你是這屆新人王的熱門冠軍。我也不介意把那邊鏡頭現在拍到的場面放在網上,讓你暫時出不到賽。”

“你!哼、這次我就放過你!走!”對方鬆開捉著俊平衣領的手然後和其他人一起離開。

終於脫離險景的俊平瞪大眼睛,難以致信如此輕易就趕走了那班人。
裕二看了一眼確實俊平沒事後,扔下一句:“看不清情況的笨蛋”,便轉身進花店內。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裕二和俊平兩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正在裕二家看裕二從錄影帶店租來的第八字母動作影片。
明明畫面上的女胸大腰幼,但當裕二“不小心”瞄到俊平因興奮而通紅的臉後,在他眼中電視畫面上的那女角就慢慢變為他旁邊那人,亦感到自己愈來愈有反應。
這絕對是因為這套片的女太醜,連男性的俊平也漂亮過她才會有這樣的錯覺,不是的話,他怎會對一個男人感到興奮?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隆不敢向秀行直說其實當秀行在自己下方動情時,因汗水貼在臉龐上的髮絲,真的讓他顯得好嫵媚。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To Heart》和《PS.我很好,俊平》是兩人同時期在同一攝影廠但不同棚拍中的兩套劇。
明明對方離自己很近的距離,但他們都沒主動找對方,只有惡作劇地每次進攝影棚前在對方的名牌上寫下不明的留言來交流。

=====================================

附加KK兩個劇集同人CP段子

1.六郎 X 冰室 關鍵詞: 甜筒
2.冰室 X 东次 关键词:医院

六郎 X 冰室 關鍵詞: 甜筒

 

冰室如往常般待在A別館的地下室中指令別人工作。
六郎拎著一個便利店膠袋逕自走進地下室。
"Hi!六郎!"Bob一手拿著一個漢堡包一手努力地解破一個電子密碼,亦向六郎點頭打招
呼。
"Bob,要甜筒嗎?"六郎從便利店膠袋中拿出一支甜筒。這袋甜筒又是自己之前訂錯送了一大堆連冰箱也放下下的數量來事務所,然後被理佳子命令要自己找辦法將其中送人。
"好的!謝謝,六郎。為什麼今天突然來這A別館的?是不是又有甚麼案件發生,過來問資料?"Bob一大口把大半個漢堡包塞進口中,便接過六郎的甜筒。
"差不多。"為了掩飾真相,六郎扶了一扶眼鏡,狀作認真地說。"我先去找冰室警視san。"

正在和下屬通話的冰室瞄了六郎一眼後,又繼續做回他的工作。
六郎也不理會冰室忙著,他直接從膠袋中拿出一枝甜筒伸到冰室面前:"冰室警視san,要甜筒嗎?"
仍舊被無視,但六郎還是堅持不懈地把手伸得直直的。

"你給我離開!"趁著有一個可停下的空隙,冰室向六郎放下狠話,然後下一瞬間又冷靜地向電話中的下屬命令他應該怎樣做。
對於冰室的惡言惡語,六郎只回給他一個囧臉。接著便自己找一個位子坐下,悠閒地享受自己帶來的甜筒。

"你向左拐,然後一直向前走。印了一條謎題?謎題是甚麼?"為了理清思緒去解破困局,冰室走到他的白色牆壁前。

坐在一旁的六郎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直視冰室的側面,因為在想謎題的答案,冰室眉頭緊鎖地在牆上寫寫畫畫。

六郎手拿著甜筒,靜悄悄地走到冰室身邊。正在沉於工作中的冰室沒發現六郎的接近,當冰室發現到時,六郎已在自己身後,而他手上的甜筒更揩在他的臉上。軟白的香草冰淇淋沾在冰室的嘴角上。

"你在做甚麼!立即給我離開!"冰室轉身退後怒氣地向六郎吼叫。
生氣的冰室確實是可怕,但沾在他嘴角上的香草霜淇淋卻讓他帶點可笑。
六郎沒有如冰室話般離開,他倒是又再湊近些冰室。

"冰室警視san~~~"

"靴馬六郎,你給我立即出去!"面對快要貼上自己的冰室覺得這刻腦袋絕對壞掉了,要不怎會只有空白一片,想不到任何方法趕走眼前這人。

離和冰室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六郎停下來,臉上揚起一個好看的笑容開口道:"冰室警視san,雖然你的工作是需嚴肅認真對待,但過分緊張只會辛苦了自己。"
說完後,又再是一個好看但帶點狡猾的笑容,然後六郎慢慢伸出舌頭舔去冰室嘴角上的香草冰淇淋:"偶爾也一起吃甜筒放鬆一下。"
最後這句話,六郎趕快說完便離冰室遠遠的。

"靴馬六郎!"冰室羞悩成怒直呼六郎的名字。

"冰室警視san,若想不到怎樣解決,拉拉小提琴便會有靈感到。我現在先走了,再見!"六郎像剛才甚麼都沒發生過般,留下一個正直無比的囧臉便離開地下室。


=====================================

 

冰室 X 东次 关键词:医院

 

在沒通知亦沒期待下,東次驚訝地抬頭盯著出現在他面前的冰室看。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東次呆愣愣地問道。
"是Bob通知我的。"相比東次臉上的驚訝,冰室則顯得較為目無表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的話,你會願意主動離開那地下室來找我嗎?"終於接受眼前的人真的是自己那個有著心理陰影,絕不離開地下室的戀人後,東次冷靜地反問。
確實知道了的話,可能就是問清所有情況後,便叫Bob代替自己過來看他。
冰室的沉默已代表了答案。

東次對冰室所表示的答案無力地嘆了一口氣。若是別人,他絕對早已說出不會來的答案,但是因為自己他才沉默不說。
"我很累。剛剛才吊完一包鹽水,現在想睡了。你先回去吧。晚些我會打電話通知你。"東次落下趕客令。他躺回病床上,亦背向冰室。

"東次,對不起。"當東次拒絕自己的接近,冰室就立即後悔了。
自從由香離世後,他一切正常的人類感情也隨之離去。他不再理會別人的感受,只做自己認為對的事。但現在又因東次的存在,他又開始慢慢學習回一個人類應有的情感。
冰室一句語氣清冷,但包含滿滿後悔和抱歉的對不起確實溫暖了東次剛才受傷的心。他轉回身子對著冰室。
"我不告訴你我在醫院,就是不想聽到這樣的話。我知道你還因為你前女友的事而有心理陰影,但是現在事件也解決了,為什麼你還不肯離開地下室?"東次厲聲地問道。
他明明是一個猶豫不決的人,但這次卻因為自己的事而當機立斷質問自己。
心中對他對自己的著緊而有點小喜。
"因為害怕……"

"誒?!害怕甚麼?"

"害怕由香的事會同樣發生在你身上。"

"光三郎……"知道冰室有心理陰影,但沒想到他的心理陰影會嚴重到這個地步。究竟以前的事有多傷害他,讓這個應該比其他人更有信心的人活得如此小心翼翼。

"對、你身體究竟怎麼樣?Bob只說你進了醫院。來到醫院後,護士說你身體虛弱,所以昏倒。"想起會主動離開地下室的原因,冰室焦急地問道。
看見眼前想觸摸自己檢查看看,但又怕惹自己生氣,臉上亦因擔心而皺起來的眉頭的冰室,東次主動坐直身子抱上他。
"只是這幾天加班,沒注意好飲食,所以才暈倒。好好地休息一天便沒事。光三郎,我不是你之前的女朋友。我不用你躲在地下室來保護我。即使你要保護我,我希望是你一直跟在我身體保護我,而不是和我保持距離。"

=====================================


评论 ( 7 )
热度 ( 31 )
  1. _(:з」∠)_拖延症病患者_(:з」∠)_拖延症病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inichi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