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宋郑]狼与羊

只會寫一次的cp,不再寫非友情向的兩個,寫不來 _(:з」∠)_

压力山大本部:

看到吐槽站说起这对。 
其实我也萌TWT一如以往的没粮/少粮,所以自产去。
除宋郑外,其他皆没有任何cp倾向,全是友情! ←这很重要,勿和我评有其他cp出现。
虽说是宋郑,但实际宋晓→郑轩,故事去到结尾郑轩还没发现自己是被人攻略中。


满多私设……
特別是美食家宋曉這點……


下次还是写友情向,完全写不出cp感。


---------------------------------
[宋郑]狼与羊
(其实也可说是《喻文州的观察报告》(X))


“队长,「 糯米治木虱」究竟是什么意思?”早餐时间,卢瀚文捧着餐盘凑到喻文州旁边坐下问到。 


喻文州瞄了一眼还在和饭堂阿姨聊着的黄少天面前的餐盘,估算他过来坐下吃早餐的时间来判断自己和卢瀚文解释的长短。阿姨脸上笑容满满,看来可以和瀚文说多些。 


“没有先去百度查是什么意思?”喻文州看时间还松余,便不急着解释。 


“昨晚帮蓝溪阁抢boss时,我听到知月姐姐这样笑蓝桥团长说他是木虱 ,其他人听到后都笑,但我不知道他们笑什么。之后抢完,我就忘记了这回事,但刚刚想起来又好在意他们笑什么。” 


“蓝桥?”在喻文州印象中, 蓝桥春雪在蓝溪阁的职业玩家里无论在网游上还是来现场给蓝雨打气都可说是当中温柔可靠的人。他竟然会被人治着这点真令人感意外。“知月倾城说他是木虱,那糯米呢?又说的是谁?” 


“叶修前辈。昨晚前辈领兴欣来抢boss,然后他又骗我去对付虚空的人!不过我也有搗乱兴欣内部安排,让他们的流氓去对付霸图!”


对于叶修喜欢戏弄他们蓝溪阁的蓝桥春雪,喻文州也耳有所闻。不过假如叶修是糯米的话,当木虱的绝不只有蓝桥一人。虽然蓝桥不在这里,但在卢瀚文面前直接说知月他们是笑蓝桥被叶修欺负又好像不太好。 


“这句话,整句是「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虱」。意思是……”喻文州打量四周,“大约就像指你宋晓前辈和郑轩前辈在饭桌上的相处。”喻文州用头点向和他们隔了两张桌子的郑轩和宋晓。 




郑轩正在被宋晓监督着吃早餐。 


蓝雨食堂是所有战队食堂中,它排第一其他不敢排第二的高水准食堂。然而战队成员可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七人中有四个都挑食,无论饭堂阿姨多用心和努力去煮,他们还是挑食来着。黄少天不喜欢吃秋葵这类黏糊糊的食物,软乎乎口感的也不喜、徐景熙是肉食爱好者、李远爱吃零食更甚主食、而郑轩……这家伙连吃都怕麻烦,不喜欢咀嚼、不喜欢吐骨、不喜欢挑鱼刺。 
前面三人,当喻文州挟他们不吃的给他们时,三人还会因喻文州是队长及要给卢瀚文作榜样的原因硬着头皮吃下去,而最后一位吃虽吃,但却很快便会罢筷。人已不高,还要吃得少,明明和徐景熙相差一公分的高度,但分开看体型却让人感觉相差半个头。偏偏郑轩又不承认自己是挑食,还磅然大气的说自己可吃黄少、景熙和阿远三人不吃的,我哪是挑食!我只是对吃没兴趣。 而他这话最后一句就挑起了蓝雨美食爱好者宋晓的挑战心。 


当郑轩辩驳完他绝不是挑食者的论题后,宋晓笑瞇瞇的把手压在郑轩的左肩上:“竟然对吃没兴趣,就让我帮你对吃产生兴趣。” 


“吓!高佬快点离开,你很重!”被宋晓身高加体型差压着的郑轩没留意宋晓说的是什么,然而就是这刻他开始被宋晓带着走他们的美食之旅。


正所谓「生在苏州,住在杭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宋晓不能理解郑轩同样身为G市人他怎会对吃没兴趣。对于这点,喻文州曾帮郑轩说过好话:“每个人的兴趣不同其他,就好像我们觉得荣耀是最好玩的网游,但其他人可能觉得不是,或者对他们来说QQ农场偷蔬菜、消消乐才是。” 


宋晓不是不明这个道理。他也不求郑轩真的会变得像自己般成为美食家,但至少吃的时候脸上有点享受、喜悦的表情,不要当吃是为了生存而需做的事,毕竟爱与美食都不可辜负!能成为蓝雨的大心脏、关键先生,宋晓靠的不单是对多大压力的事情都能平常心对待,还有即使遇的是困境他会坚持不懈的按部就班地解决,绝不放弃。他就是靠这心态和性格成为了着名的第六人。所以对于让郑轩对吃产生兴趣这难题,宋晓决定也是用此拆解。 


经过连续三天的下午茶、夜宵投喂及早午晚陪吃,郑轩终于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被宋晓的捉云手抓到,逃不离他的布局中。花三天时间才发现宋晓的计谋,绝不是因为郑轩他和天然、迟钝这两白莲花女主属性扯上关系,而是敌人表现得太过正常。 


首先吃早餐时,宋晓装作不经意的点得太多,以不浪费食物为由叫郑轩帮他吃掉、午餐则以交换餸菜为由,挟走他一件鸡球送来一只鸡翼、晚上不是把准备好的生果盘分给大家,便是阿姨把分发好的糖水送到每人面前、下午茶时间先从李远那里偷零食来,接着再和大家分享贼贓、夜宵时间故意播美食节目让大家饥肠轆轆,自己再找机会把夜宵拿出来誘人。不是去到第三天的中午,郑轩忍不住吐槽宋晓交换吃的实在太像女生之间行为,然后脑中闪过这三天宋晓的不寻常行为,郑轩都不知道自己已被宋晓训练提高对吃的兴趣中。


“宋晓,你认真和我说……你不会是喜欢上我吧?”郑轩拉开和宋晓的距离抱胸说道。 


宋晓淡定地喝一口红茶,「优雅」地说:“滚。” 


对于弹药专家的不实妄想,气功师有没有把他直接拉过来打是后话。但可以知道的是宋晓让郑轩品尝更多美食的行为不再偷偷摸摸,光明正大的叫他吃。而蓝雨食堂也多了一道宋晓爸爸每天不嫌其烦盯着郑轩儿子吃饭的风景。




“宋晓,讲真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从「饭友」这关系中毕业?”郑轩放下筷子认真地和宋晓说。


坐在郑轩旁边的徐景熙把糯米鸡中的鸡翼挟出,放在一旁,搭訕道:“你这是出柜宣言?需不需要我先离开一会儿?”


看见徐景熙真的双手捧着餐盘上准备离开,郑轩立即厉声道:“坐下。吃你的鸡去!”回过头对上宋晓,郑轩又弱气下来说:“你看我现在都吃得多过以前,对吃也不是草草了事。你就甭要像我老爸般再管我吃的了,这真的很难看!”


吃着鱼粥的宋晓放下汤匙,坐直身子,气定神闲反问郑轩:“你现在会吃鰂鱼、鲮鱼了吗?”


“鲩鱼不也很好吃。”


“懂吃猪软骨?”


“我又不用补钙。”郑轩嘀咕 。


“有一只白斩鸡,假如鸡胸部份已被吃光了的话,接着你会吃哪里?”


“队长喜欢吃的,我就不和他抢了。”郑轩理直气壮的握拳说道。


“哈哈哈!我真的忍不了。你两人的对话简直像做相声。”徐景熙大笑,“不过宋晓,到现在我也不明。为什么你要在吃这方面上推郑轩向前走。还歹都要他改掉没干劲、怕麻烦的性格,倒不如逼他在荣耀上落多点力。”徐景熙说着亦偷偷地从郑轩的碟上挟走煎薄鐺。可惜守护天使只是刚出脚踏前一步,便被气功师一个推云掌阻挡回去。


“你吃我的炸两,不要挟郑轩的薄鐺。”宋晓先一步把炸两挟进徐景熙的碟子里。


“这有什么所谓!你想吃我的便吃。”原本还在想用什么藉口把剩下的早餐推掉给别人帮忙吃的郑轩非常乐意徐景熙抢吃的行为。


徐景熙的筷子再次向郑轩的早餐出发。然而弹药专家的早餐被队友用念气罩好好的保护着。


宋晓直接伸手把整碟的煎薄鐺拿走,换上自己的炸两。
“你不吃薄鐺,吃炸两。我吃薄鐺。”


“吃不下了。景熙,炸两你吃吗?”


“我还是想吃薄鐺。喂!宋晓,给薄鐺我吃。”


“今天的油条炸得不错。你吃一件尝尝。而薄鐺,”宋晓缓缓地挑起吃下一口,“你拿自己的饭卡刷。”


“饱,不吃。”


“宋晓,你偏不把薄鐺给我吃是什么意思,待会训练小心我放生你。”徐景熙不满道。


“光吃粥很快饿起来,训练时肚饿起来很难专心,你还是来件炸两。这里有辣酱。”宋晓把装了调味料的小碟子放到郑轩盘中。


“真的吃不下,求放过!”郑轩推开餐盘。


“一件。”宋晓挟起一件炸两沾上辣酱,递到郑轩嘴巴前。“吃。”


根据过去一年多的经验,郑轩知道和宋晓玩沉默抗争,最后觉得尴尬、出丑的都是只有自己。对着眼前的炸两,郑轩一边心里默念一句压力山大,一边凑前开口吃掉它。


“好吃吗?” 宋晓用筷子点向郑轩盘上的炸两, “景熙,这个你想吃便吃。”


“稍微冷掉了,但还好。”郑轩喝一口奶茶。


“你午饭想吃什么?附近开了一间新的泰国菜馆,听说那里的芒果糯米饭不错。”宋晓用眼角睄郑轩看,原本还因起床气而显得整个人没精打采的郑轩眼神亮了起来。


“芒果糯米饭!你请客?”


“郑轩大大,好像你的年薪还多过我。”


“哪有?你可是得到最佳第六人的称号!”郑轩用手比了一个钱的意思,“所以这个你应该比我更多。”


“你年资比我长。”宋晓把纸巾递给郑轩,“听说那间店的芒果糯米饭是招牌甜品,很多人都是为了这道甜品再去光顾。”


“你狠!”郑轩咬牙切齿,“请客就请客。但不好吃的话,你来付。”


“好。”宋晓胸有成竹的答应下来。


“我受够了!”一直在旁默默不作声的徐景熙站起来宣布。“郑轩你刚才不是还说要结束和宋晓从一起吃饭的朋友关系吗?现在又和他说定待会一起吃午饭是什么意思?宋晓你也是!不给我吃薄鐺,要我吃你们剩下的炸两,虽然这也很好吃,但怎么就不给我吃?最过份的是你们约去吃新菜馆,怎么不带我!我人就坐在你们旁边!”


“我们蓝雨有黄少一个话癆便足够。景熙你不用模仿他。不过你对黄少的崇拜,我会帮你转述给他听!放心!”郑轩拍拍徐景熙的肩膀,然后便借机捧着餐盘离开。


这种和团体赛上一次又一次被队友扔下的相似感,徐景熙简直想泪流满面。打比赛时还有光明正大的解释是要他当诱饵,但现在就好明显是真正不想理会他。


郑轩,今天训练就算我是奶,也要死缠着找你单对单训练。


徐景熙回头看还没有离开的宋晓。
“郑轩走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你快说午饭带不带我一起去?”


宋晓先瞄了眼郑轩走了多远,看见他和黄少天聊着,便回看徐景熙说:“不带。还有下次不要再说任何让郑轩不和我吃饭的话。”


“誒?”


宋晓也捧起餐盘准备离开,站起来后,他抽出左手拍拍徐景熙的脑袋说:“不是的话,接下来每次在饭堂碰到你,我都会逼你吃蔬菜。知道吗,徐矮子?”


“郑轩比我还矮一厘米!等等!誒!那个……”徐景熙发现他确实应该一早便离开这两人找别的位子吃饭去。
「饭友」什么果然是出柜宣言!


“刚才只是说笑。不要误会我和郑轩的关系。”宋晓对于徐景熙激动的反应还是冷静对待。“我先去训练室。”




宋晓直到离开饭堂,也没发现在他后两张桌子被自己队友、队长看搞着。


“所以宋晓前辈这种霸着郑轩前辈和他一起吃饭的举动就是糯米治木虱的意思?但怎么好像和蓝桥团长被知月姐姐说的有原因点不同?队长,你还是干脆和我解释「糯米治木虱 」是什么意思。”卢瀚文问喻文州。


因为宋晓背着自己,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和卢瀚文一直在观察他们的喻文州突然觉得吃不下早餐。虽然距离关系,喻文州不太听清楚那边的对话,但当看到徐景熙加入后,宋晓的反应和对待郑轩和对待徐景熙态度上的分别, 他想有点事情在他不知不觉间已变质。喻文州放下刀叉,尽量装作没事发生似的和卢瀚文说:“嗯。确实拿郑轩和宋晓当例子作解释有点不对,简单地来说所谓「一物治一物, 糯米治木虱 」是一物总有一物来降治。”


“原来是这样!所以知月姐姐是说蓝河团长总被叶修前辈降治。这不行,下次网游战我一定要帮蓝河团长打倒叶修前辈!”


“加油!”喻文州替他打气道,“对,瀚文你可不可以帮我问阿姨拿食物盒。我刚想起我有文件看,想把早餐拿去办公室那边吃。”


“没问题。”


“瀚文他去哪里?我刚帮他拿了枫糖浆过来,他就走了。”走了一个卢瀚文,迎来一个黄少天。


“他去帮我拿食物盒。”喻文州还没整顿好心情。虽然宋晓已半暗示地和徐景熙表明他正追求郑轩中,但这始终是他私事,不应未得到他的允许就和别人说。


“你生病了?”黄少天奇怪道。


“不,只是突然想起还有份文件没看。"


黄少天疑惑地打量一下喻文州,便不再探究,一边吃早餐一边说他昨晚和王杰希在QQ上聊的事。


待卢瀚文拿着食物盒回来,喻文州很干脆地打断黄少天的说话,收拾早餐到食物盒中。
"你们慢慢吃。瀚文记得今天要给我一篇关于第七赛季第十六场王不留行对风景杀的单打赛报告。少天你先帮我看一遍瀚文有没有遗留的重点。"


“没问题!队长你放心!如果不行,我就叫小卢他重写过一篇。想当年……”黄少天还在滔滔不绝地回话中。喻文州已和卢瀚文说再见离开。




喻文州拿着食物盒向办公室方向走,离开饭堂转个拐子就碰上早他一步离开饭堂的郑轩和宋晓。看到宋晓借着身高的优势把手靠在郑轩的肩膀上,压着他,故意打闹他,而郑轩没法子反压回去,只能用左手拍打宋晓的手臂叫他松手。若在昨天,喻文州还会想果然他们蓝雨内部的感情真好,但现在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些互动背后究竟是从何"情"而出。


"你这点力迟点儿连瀚文也打不过。"宋晓用右手抓住郑轩打他的手。


"我又不是职业拳击手,有手速就行。"郑轩用剩下的手挠宋晓的腰,怕痒的宋晓立即放手。 "不要小看弹药专家的近程攻击。"


"嗯,不小看。"宋晓稍微和郑轩拉开距离,偷笑:"你可是曾被百花邀请去当队长的选手,我怎敢小看。"


"队长这种压力山大的工作我才不做。我还是留在蓝雨当个助攻好了。"郑轩嫌弃道。


"对,留在蓝雨就好。蓝雨才有全联盟最好吃的饭堂在。"


"宋晓,我看你当初拒绝叶修去兴欣的邀请,才不是什么不想冒险、性格踏实的原因。你一定就是为了吃留下,你这吃贷!"郑轩揶揄。


"哪是。对叶修的邀请,我真的有点心动,但我怕后悔。"宋晓低头看向郑轩,放柔语调:"不过我现在兴幸我当初做的决定是正确,不是的话我真的可能错过某些事而后悔。"


"竟然如此今天的午餐就你请客,当作庆祝当初没被叶修拐了去兴欣!"对于午餐很大可能要自己请客的怨念,郑轩还是忘不了。


"这个……”宋晓装作犹疑,“如果你早上的软件练习成绩比我好,我请客外,还叫多一碟椰汁糕给你吃又如何。”


“这个……”宋晓和自己的手速相差无几,郑轩觉得这个赌约根本是五十五十胜算。


“明天的下午茶我也请客。”宋晓加重筹码。


“成交!”郑轩握拳锤在宋晓的上臂当作答应的烙印。“你先训练室。我去洗一洗脸提神。你等着我打败你!”


“我也想去趟洗手间,一起。”




郑轩和宋晓两人转进去洗手间,而仍旧没被前方两人察觉到的喻文州又再一次当旁观者看完全程郑轩和宋晓的交流。


或者继续用「糯米治木虱」这句话来形容郑轩和宋晓两人的关系也不算全错,喻文州心想。宋晓拿捏刚好地治着郑轩让他不会拒绝和自己吃饭。只是相比 「糯米治木虱」 , 喻文州更想用狼与羊来形容他们。


郑轩,你已被这只看似无害的大灰狼羊养得白白胖胖,就不知道他要等到什么时间才露出他的真面目一口把你吃进肚子中。


这只还可是在关键时刻便出手无疑,即使深陷逆境中也会保持冷静应对,坚持不懈的大灰狼。


你这只逼到尽头还能分心想东想西的羊,由圈养慢慢圈到他口中也就时间的问题。誰叫你懶得想,能省力便省力。


不过这只羊虽然没干劲,但当需要他反击时可是不能小看的。


喻文州消化完一切后,原本担心两人的天秤比重由郑轩那边移向宋晓。


自己作为旁观者,怎么会比两当事人更慌。
喻文州叹一口气。


喻文州不知道这场狼与羊的圈养战还有得段长时间要他担心。


(完)


后话·一


当郑轩终于知道宋晓一直只找他尝新菜馆和监督他吃饭是为了追求自己,他第一反应是:“卧槽!我当初不是问你是不是看上我时,你不是高冷地叫我滚的吗?”


“那时候确实没看上你。”宋晓想起当时的自己笑说。


郑轩忍着不说你看上我什么,我去改这番雷人说话,无力地蹲在地上,思考了一会儿后抬头和宋晓说:“我只当你朋友。”


宋晓也蹲下去,看着郑轩的脸,目无表情说:“我知道。你也对我有意思的话,我们就不会到现在还没一起。”


郑轩不耐烦地挠头:“你怎么不等多一年,在我退役那天说!现在突然说给我听,真是——”


“压力山大吗?


“还要抢人台词!你故意的吗?”郑轩不满道。


宋晓起身:“你不用想太多。现在说是不给你机会听了我的告白后便拍拍屁股离开。这一年是我最后追求你的限期,如果限期结束你还是只当我朋友,我便会放弃。”


“拜托你现在就放弃。”郑轩合手请求。


“不行。我可是是在最后一刻就会异常发挥的关键先生。或者这次也是。”宋晓伸手拉郑轩起来。


“绝不会。”郑轩斜视宋晓,“即使我喜欢男人,也绝不会是你这种高佬!之后人生都要一直抬头说话,这有多压力山大!”


(完)


-----------------------------------------------------------------------------
好想吃薄铛和炸两TWT
[找不到较为吸引的薄铛图,不知道什么是薄铛的,当作它是煎饼就行。 ]



写宋晓写得很苦恼。
翻了几次原文来看,还是觉得不知道怎写宋晓。
宋晓,给人最深印象就是他的大心脏。
然而日常对话上是很难接现出这点。
重看了几次宋晓和叶修的对话


下面抽了几段原文宋晓的描写。



事实证明,宋晓比较真实,比较理智,不怎么猎奇。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确实有点心跳,不过我还是更怕会后悔。”宋晓倒是厚道人,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但也因为说得够清楚,回绝得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这是一个能正视自己心态并左右住的人。


“不偷袭选这图干嘛使?”宋晓非常理直气壮。作为一位大心脏的关键选手,宋晓对垃圾话的抵抗能力非常出色,并不避讳和人聊几句。


“请稍等,马上到。”宋晓答道。


宋晓不会放弃,就是因为永不放弃,他才总在逆境中爆发,成为所谓的关键先生。
退缩,放弃?绝不会!




宋晓就是一普通正常人,只是比其他人更冷静和坚持。
原本想写得轻松一点的內容,但当考虑清楚宋晓的性格后……我只脑内到这是一个背后很挣扎的单恋故事。
原本只打算想写一个宋晓很懂治着郑轩的故事來,但写着写着考虑到宋晓是一个真实、理智的人,就想到这人其实根本就没想过会喜欢上个同性去。
所以在这文是美食家的设定上,宋晓最初就真的只是想郑轩吃多点,但吃着、吃着,就开始发现到郑轩和以前他认知的有不同的一面,慢慢觉得这家伙其实几可爱,再接着就在不知不觉中喜欢这个没干劲的人。曾经宋晓有逃避过,但作为蓝雨队友根本没可能真正的避开他,而且宋晓再仔细想想今时今日虽然同性恋还没能被广泛接受,但也不是完全受到抗拒,然后他又去知●、豆●看了不少相关PO文,发现还是有不少人和他一样。因此最后他决定追随自己的心走。



评论
热度 ( 57 )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