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喻/黄/郑(粮食向)]RY大学工科生日常

蓝雨粮食向段子。

个人经历改编。

-架空,大学生工科生。
-只有喻黄郑三人,因为是说同班同学的故事。
-喻黄郑之间都是同学间的打闹,没有任何友情、兄弟情以外的东西。←←只能说我班的男生们就是处得如此基情Orz

-----------------------------------------

[喻/黄/郑(粮食向)]RY大学工科生日常

郑轩有时觉得当年高考居然没有失手,来到RY大学读产品工程系绝对是上天对他平日没干劲做事的报复。

就好像现在眼前明明导师安排了他们各组写两份刚才教授的编程作练习。班上的学霸黄少天,人在自己那组,偏偏他今天画兴大发,不做练习题,握着笔拿着纸来做画家,给大家画人像画。

郑轩看组长喻文州如常地主动负责一份,也喜欢做这类工作的同学亦主动接手另一份,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这麻烦的工作不用自己做真好。

两组没有事的同学们都放置代表整组成果,默默努力地编程的组员聊起天上来。黄少天还是不忘一边画画,一边加入话题。一早上课的郑轩则用手臂枕着头伏在桌上趁机补眠。

不过郑轩休息没几分钟,黄少天便大力拍打郑轩叫他起来看他的大作:“郑轩、郑轩,快来看!我画得像不像组长?”

郑轩瞇起眼晴看了眼。黄少天的画称不上灵魂画作,画出来的东西还是能让人看出是画一个人,及和班上的同学遂个对应一下,也是能认出是喻文州而不是其他人,但画还是……

“少天,原来我的样子在你眼中就是这样?”喻文州瞇瞇眼地笑着说。

“我觉得画得真的好像!郑轩,你说是不是?”黄少天仍旧着捉着郑轩不放。

郑轩咽了一口口水,他总觉得在喻文州身上有隐隐约约的黑气释放出来。郑轩再认真看了眼黄少天画的喻文州,不像的话真的不是不像,但像的话……郑轩也不想承认自家组长的江南书生公子温文帅气模样怎会变成一个大丑比。

郑轩心里嘀咕一句压力山大,他可不可以选择不回答。

“竟然少天给我画了画,我也应该回敬一张给你。”

平日只看到喻文州不用直尺也能把线条画得十分直的透视图及工图,这类以外的图画都是郑轩第一次看喻文州画,他不禁带着期待的心情去看喻文州的画作。

而结果……

“组长,我先拿你的编程去电脑输入看看写得对不对。”在新一轮的质问出来时,郑轩决定先找藉口逃离。组长和黄少的修罗之战,他不想加入其中,成为犧牲者。

可惜,郑轩逃得一时,逃不得一辈子。接着所有人出去工作室看EDM的运作,郑轩懒得掐上最前方观看,便给黄少天有机可成。黄少天从后方抱着郑轩,双手环上他的腰,不给他离开,在郑轩耳边不满道:“你这个郑轩!刚才居然给我逃了!你真的好大的胆子,但不要以为还有机会可以逃出的的五指山。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所以你就甭想逃了。快说!我画的组长像不像?是不是像得没话说?”

我可以选择死亡吗?
郑轩没力没气地回答:“像。”

“哈、哈!我就说像!画人像画谁有我拿手!如果当初我考美术生,RY产品设计系的学霸一定不会是张新杰而是我。待会我发去班里的群组给其他人看看,一定大家都认出是组长来!”黄少天仍旧抱着郑轩的腰不放,直到导师说前排的同学让后排的同学凑前去看,黄少天才放手。

郑轩送走了一个话癆,接着就迎接一个更恐怖的心脏。

“郑轩,不上前看?”喻文州凑到郑轩旁边。

“不,我在这里就好了。”郑轩战战兢兢地回答。但他还是防不胜防,又再一次被抱着。

“组长,你也来。我就真的这么好抱吗?”郑轩才不想承认自从进了这班后,他就真的好习惯被男生的抱腰和摸胸的举动。妈的!老子不是基佬!

“确实还不错。”喻文州跟着摸了一把郑轩的腰表示自己的喜爱,“郑轩,你刚才走了。可还没说我和少天的画,谁画得更像对方。你说是谁呢?”

呵呵!
我可以真的选择死亡吗?

XXXX年XX月XX日,郑轩又再一次觉得自己来到RY大学读上这科,遇到这班同学真的不是普通的压力山大!

[完]

------------------------------------------------

我是被问及谁画得好的受害者。

其他都是我班男同学所做的事,每次一回头就看到一男没事般被另一男抱腰,我都不知道应该作出什么正常表情……

对于以上,我真的只有压力山大一句作回报.

评论
热度 ( 18 )
  1. _(:з」∠)_拖延症病患者_(:з」∠)_拖延症病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压力山大本部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