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喻沐]無題

不是文,就之前六連拍段子的解釋。

因為有GN說像喻楚,我便隨便寫寫之前發生甚麼事。
喻沐:

那個男生……

比我更懂女生?

所以你要分開?

^^(笑)

先生,我們來聊一聊。

「文州,聽雲秀說你近期好像常找煙雨的李華聊天?想挖他去藍雨?」

「不。只是有些事情,他比較清楚。」


背景設定:
-喻沐兩人知道大家都對方有意,但沒開口說要一起,而其他人也不知道這兩人早已暗生情愫。
-含微張楚,這對已一起!
-不少私設及BUG,不要考究各事細節!


因為實在太喜歡黃金一代全員,所以……相比寫的喻沐,倒不如說是喻文州和他快樂的黃金一代及藍雨小伙伴相處的故事=A=


=============================================

A.

叶修和魏琛退役雙雙退役,剛擔任上興欣隊長的蘇沐橙和副隊長的方銳首要任務便是為興欣尋找新隊友。他們兩人自問沒有叶修般有膽量亦有眼光隨便拾到本身有底子亦有實力的新人來當自己的隊友,只好從別的戰隊挖選手過來。但這個絕不是容易的事,考慮的因素實在太多,多得曾想過退而求其次,拐帶其它戰隊訓練營的小朋友過來。雖然他們缺經驗,但至少受過正统訓練,絕對會相比當初叶修從網遊中發掘出來的包子、莫凡……少一點顧慮。

可惜,蘇沐橙和方銳都還沒確認應該找玩甚麼職業的選手來加入興欣大家庭,兩個便已接到聯盟發來参加世界邀請賽的通知,接著就改為忙世界賽去。

不過興欣選手不足的迫切問題還是讓兩位繼續煩擾著,更趁前隊長、現領隊叶修也在時,訊問過他意見。叶修分析了一切後,最後答案還是表示人心難測,不是所有選手可以像方銳大大般容易哄來。

方銳反駁明明當時是他大發慈悲,自降身價來拯救興欣。沒有他,興欣怎會拿到這賽季的冠軍。

蘇沐橙在旁陪笑著。聽完叶修的話,她更為增添選手的事情苦惱。叶修把興欣交託在自己手上,現在真真正正不會再有叶修扶助的自己能夠做到甚麼?蘇沐橙沒有想過自己要做得比叶修更出色的想法,但至少自己做得不會愧疚叶修及興欣所有人的信任。

“想甚麼?是不是不舒服?”喻文州留意到蘇沐橙沒像平日般會站在叶修那方替他說話,擔心的走到蘇沐橙旁邊關心到。

“文州。”蘇沐橙被喻文州突然打斷思緒,先驚嚇了一下,才微笑道:“不,就想事情。”

“煩惱興欣的事?”喻文州看到剛才她和方銳一起找叶修,便從這方向猜測。

“嗯,缺人手。”叶修和魏琛退役,導致興欣缺乏替換選手是所有人也能看清的問題,蘇沐橙直接說出來。

“想找人接手魏隊長的迎風佈陣?還是考慮別的職業配搭?”散人這角色暫時在聯盟中真的除了叶修外,就再沒有人適合用 它。所以喻文州直接忽略君莫笑接手人的問題。

“喻隊願不願意屈就一下,過來再次接手自前隊長的賬號卡?”蘇沐橙打趣道。

喻文州先笑了一笑,然後湊到蘇沐橙耳邊輕聲細語的說了一句話:"一切看興欣隊長先願不願意屈就過來當第一位藍雨女選手。"

蘇沐橙聽見後,斃笑,抬手輕輕的叩喻文州的肩膀:"小氣。"

喻文州還沒趕及開口否認,便被楚雲秀打斷他們的二人世界:"沐橙,你笑甚麼?喻隊說了甚麼好笑的?"

蘇沐橙先扔下一個都怪你的眼神給喻文州,才再回楚雲秀的話:"沒甚麼。雲秀,煙雨近期怎樣?"


B.

"還是老樣子。"經過第十賽季,老闆還是不願意放棄孖生姊妹的噱頭,楚雲秀已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支撐煙雨多久。"沐橙,你呢?決定了新隊友沒有?"

"沒有。"蘇沐橙苦笑。
雖然興欣缺乏替換選手,但相比煙雨的問題,這個問題真的小巫見大巫。作為戰隊新手老闆的陳果,完全明白自己的身分,絕對不會干涉他們戰隊內部的問題。對著楚雲秀,蘇沐橙不好意思開口說出現在自己面對的困難,只有拍拍對方肩膀和她說一聲加油。

在旁的喻文州加入不進兩個女生中間談話。
煙雨的問題,早在第十賽季前期,他便看得見,亦看到楚雲秀為了煙雨的問題已作出不少努力,可惜問題的本質還是無力去作出改變。在將快開始季後賽的黃金一代群上,喻文州看過楚雲秀向田森、李軒抱怨煙雨的事情。而那時話題很快就結束,喻文州印象中結束的原因是楚雲秀不滿他們兩人不明白女生的心理,回答的答案不合她的心意,說對女性的理解不要拿李華、方明華來比較,連叶修也好過他們。接著田森和李軒反駁他們再差,怎也好過藍雨的。

一直隱身的喻文州,就是在要縮小視頻、打開文件的情況下,碰巧看到這個藍雨膝蓋中槍的事情。那時不是要專注在準備季後賽的事情,喻文州一定會浮上來,更召喚黃少天和鄭軒向田森及李軒討個說法。

"大姐,你還在說這個!"李軒不知道何時也在他們附近,亦插進楚雲秀和蘇沐橙的談話中。

"又偷聽我們說話。你是故意的吧!"楚雲秀瞪向李軒。蘇沐橙掩嘴偷笑,亦故意和楚雲秀一起逗李軒:"絕對是故意!不服我們興欣是冠軍吧!"

看見李軒如此輕易便加入兩個女生中說話,喻文州便又再想起李軒那句「他們再差,怎也好過藍雨」的話。確實藍雨的選手基本上都沒有可以和同年齡女生接觸的機會。喻文州甚至已想不起讀書時,自己是怎樣和女同學相處,或者和女同學說過甚麼的話。他那時已大半心思都放在榮耀這遊戲上,而進了訓練營後更因手速的問題,花費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在練習上,完全沒有機會和女生接觸。
現在雖然普通的交流沒有任何問題,但若果把自己扔到只有女生的群中,自己絕對會不知所措。
這樣說來,那天田森和李軒說的話,其實沒甚麼錯,就是現在看到李軒可以如此輕易便加入蘇沐橙和楚雲秀兩人之間說話,而蘇沐橙又對李軒笑瞇瞇的回話,喻文州覺得有點心悶的感覺。


"我看你就不想我回來。第九賽季你和吳羽策見不到我應該很高興,是嗎?"蘇沐橙笑嘻嘻地問道。

"怎會呢!看不見聯盟女神,不知道多令我失落!是不是,喻隊?"李軒突然把話題轉去喻文州身上。

"甚麼?"喻文州疑惑地看向蘇沐橙。他剛才光想別的事情,完全沒留意他們正聊甚麼。

蘇沐橙不說話,只是用她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帶著明顯的調侃意味看著喻文州。

"我說第九賽季的時候,看不見蘇妹子出現比賽場上覺得有點失落,你也是不是?"

喻文州把視線從蘇沐橙移回李軒上:"無論對手會是誰,我們藍雨都會盡全力應付。"

"這個答案真是……"李軒無力扶額。"蘇沐橙,我先澄清我和喻隊的想法有差異!雖然我們虛空對任何對手也會全力應付,但是能遇上聯盟女神的話,會更加高興!"

"呵!即使只喜歡見到沐橙,我們煙雨的就不受你們虛空歡迎。"楚雲秀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不、大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李軒弱勢抗爭,"喻隊快些來幫腔!"

"誒?無論是哪一隊戰隊,我們藍雨都會好好重視。"喻文州不明白李軒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三人聽到喻文州的話後,蘇沐橙掩嘴偷笑、楚雲秀鄙視道:"還說是榮耀四大戰術大師之一。",而李軒憐惜地和喻文州說:"喻隊,真的不考慮替藍雨找個女選手?難道要一直做少林寺?"

好歹是四大戰術大師之一,喻文州再遲鈍也明白他們三人的反應是嘲笑自己不理解女生的心思,雖然他還是不知道自己剛才的回答錯在哪裡。

"你們笑甚麼?還快不些去練習?"解決了方銳的叶修看到蘇沐橙笑得一臉十分開心,沒有剛才煩惱興欣事情的樣子,便湊過來問道。

蘇沐橙簡單地和叶修說述回剛才的事情。聽完後,叶修意味深長地瞄了喻文州一眼,再低頭和楚雲秀說:"雲秀大神,作個好心!趁這次世界賽完結後,離第十一賽季開始還有時間,向戰隊提出想和藍雨打場友誼賽來拯救一下藍雨選手們。"

"不要!麻煩!而且興欣也行。"楚雲秀側目蘇沐橙。

"好。是藍雨來招待我們興欣,哥便批准這場友誼賽。"

"你不是已退役?興欣還關你甚麼事?要批准也由沐橙說了算。"

"這個……"蘇沐橙對上喻文州的視線,"少天能夠不說話的話,由我們興欣來招待藍雨也可以。"

"蘇妹子,你當上隊長後,被以前狠了不少。"李軒感嘆道。叶修的假設還是有兩、三成機會會實現、但蘇沐橙要黃少天不說話,則一成機會也沒有。這不是狠的話,是甚麼?

"你們問過我們藍雨的意願了沒有?"喻文州無奈道。

最後這場談話結束於李軒和楚雲秀裝作聽不到喻文州的話,口中說著要快些訓練離開、叶修則也趁機離開訓練室出去抽煙提神、剩下的蘇沐橙一臉壞笑佻皮地說:"喻隊,不滿我們興欣?"

"不是。但世界賽完結後,興欣應該還有很多事忙,沒有時間和我們藍雨來友誼賽。"喻文州認真道。

"唉……你們藍雨真的沒救。"蘇沐橙放棄再和喻文州繼續聊下去,也跟楚雲秀他們練習去。

所以,自己說錯在哪裡?
被四人拋下的喻文州此刻終於體驗手速跟不上自己想法以外的無力。


C.

因為世界賽的關係,三分二的黃金一代成員能夠聚首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實屬難得。

縱使除了喻文州和黃少天外,其他人皆在不同的戰隊,但黃金一代內部相比與國家隊其他的成員合作顯得更為默契。若果不是只有黃少天的職業角色近攻,其他人不是中遠程,便是輔助,減低攻擊力,叶修也想利用這份默契安排團體賽以全黃金一代的成員上場出賽。

喻文州不用解釋的原因,他是張新杰後,最多上團體賽的一位。本身喻文州的作戰風格便是配合他人、看准時機才出手,所以其他成員和他合作,絕對比和黃少天合作容易、輕鬆得多。而賽場上的戰術指令,也大多由喻文州作主,他基本上都能配合對方個性作出適合的安排,不會發生肖時欽以前在嘉世時因戰隊排面和雷霆不一卻弄巧成拙的事件。

這看似一切十分完美,但內裡也有只有喻文州才知道的黃蓮。

十六強賽事,第二場對上挪威的賽事,被安排上擂台賽的楚雲秀又再反常地打得非常進取、激烈。
原本考慮安排楚雲秀作第三位順位出場是用作改變作戰速度,讓對手一時不能從唐昊、周澤楷的節奏下慢下來,但沒想過卻先是自己那方不跟劇本安排。然後,團體賽上,蘇沐橙也異常強勢,對手沒有真正走出過蘇沐橙的峰火線外。

喻文州又在暗忖今天的姑娘又鬧哪樣?另外三位戰術大師便早已得出結論。

叶修淡定道:"果然不能得罪女人。"

張新杰則考慮比賽結束後安排酒店幫他送花去楚雲秀的房間。

肖時欽決定今天晚上吃飯,寧願心累些和孫翔坐,也不會黃金一代,特別是兩位女性湊一桌。

八天後的八強賽事,蘇沐橙一臉鬱鬱寡歡。早上沒有下來餐廳吃早餐,直接叫房間服務。喻文州問她是不是舒服,她卻直接否認。而叶修看了一眼,卻好像立即明瞭甚麼事情,把身上的國家隊的制服外套脫下來扔給蘇沐橙,接著找張佳樂私下相討這場能不能代蘇沐橙上場。明明說好四強賽事前都盡量讓張佳樂休息,減少上場的機會。王杰希聽到叶修要張佳樂換下蘇沐橙,則主動上前說自己可以做代換,四天前的比賽沒過於消耗他。蘇沐橙開聲拒絕,叶修卻一臉嚴肅駁回,說按現在蘇沐橙的狀況,即使能夠上場,也不會發揮得好,這只會拖累隊友。王杰希認同,更叮囑蘇沐橙好好休息,不用擔心,亦提醒她不要喝冷飲。
所以,連王杰希也可以領會的事情,究竟是甚麼回事?

幸好接下來的四強賽、半決賽和總決賽也沒有出任何分岔,中國隊有驚無險地奪下冠軍,光榮地返回中國。除了冠軍外,喻文州便帶著兩個疑問返回藍雨。

D.

喻文州解開兩個疑惑是回到中國後的兩個星期。
在夏休期間減少了日常訓練量,但宣傳工作卻相反增加了不少。戰隊替他們接了一個活動,需要飛去煙雨所在城市,和煙雨一起合作。

按照過往經驗,喻文州早就準備了G市的小吃送給楚雲秀。每次知道其他黃金一代成員會過所自己的所在地,楚雲秀一定會在QQ上萬分叮嚀。雖然昨晚楚雲秀沒有上線提醒藍雨三人,但喻文州還是先準備好。當喻文州拿起小吃去休息室找楚雲秀時,對方伏在桌子上,沒有精神的樣子。楚雲秀看到喻文州的過來,也是隨意瞥了一眼,說了一句你來了便作是打了招呼,伏回桌子上。

坐在角落的李華代替自家隊長上前接待喻文州。
雖然第七期中唐昊是隊長、鄒遠也和李華一樣是副隊長,但按年資來算,李華是他們當中最早成為有階級的選手。和前輩們的應對,李華早就知道應該怎樣做,更何況這次的對象是聯盟中好人緣的喻文州。

李華笑著和喻文州說:"喻隊,你好。這些東西給我就可以。"

"雲秀她生病了?"

"隊長,她……"李華轉身看了楚雲秀一眼,再回頭和喻文州苦笑道:"算是吧。"

"算是?"喻文州還想開口問清楚,黃少天和鄭軒便正好也進來煙雨的休息室。

"楚雲秀,你幹甚麼趴在桌子上!我們今天乘早機趕過來,作為主人家還不快些起來招呼一下我們!剛才隊長帶了G市小吃給你!你試吃了沒有?其中一款是新推出的,鄭軒他覺得味道很奇葩,但我倒覺得不錯。你快點……"黃少天一進來便停不下地說話。

"你給我閉嘴!"楚雲秀一對瞪眼送給黃少天。

"甚麼事,楚妹子?你今天這麼火爆?不、平日你雖然對著我們也很霸氣,但今天好像特別煩躁?是不是發生甚麼事?是的話,說來給我聽聽。可以幫忙的話,我一定會幫忙。"

"喻文州,你給我管管你家的!"

"喻隊,拜託你們先回藍雨那邊的休息室。我待會來找你。"李華也一併拜託道。

"好的。"雖然喻文州還不明現在的狀況,但按楚雲秀的心情,看來他需要提醒一下藍雨的隊員今天不要去惹她。

喻文州帶黃少天離開的時候,李華問楚雲秀需不需要找熱水給她喝,楚雲秀無力地搖頭,亦向李華討他的外套來蓋。


回到藍雨休息室,宋曉和喻文州說他的手機剛才響起來。
喻文州向宋曉說聲謝謝後,便從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口袋中掏出手機。

是一條短訊。

發送來的是張新杰。

內容是拜託自己今天多多照顧楚雲秀。今天她的心情應該不太好,請藍雨眾人多多體諒。

如果發送者是王杰希的話,喻文州會想果然黃少天說的是對的,王杰希真的懂占星卜卦。但發送者是張新杰的話,那即是表示內容絕非沒有科學根據,而是切切實實十分可信。
所以人不在的張新杰,怎麼可以確信楚雲秀今天的心情真的不太好?

喻文州剛好回信完畢,李華便來到藍雨休息室。
徐景熙還以為李華是作為第七期的小伙伴來找自己,卻和藍雨眾人打完招呼後,邀請喻文州去角落兩人靜悄悄地談話。

"剛才在休息室,對黃少天前輩真的十分抱歉。"

"不緊要。這又不是第一次。不過楚隊真的沒事?"

"剛剛小舒拿了藥給隊長吃,好了點。"

"藥?她生病了嗎?"

"不是,就是……"沒想到剛才自己在煙雨休息室含糊的說法,會讓聯盟戰術大師聽不明,李華壓低聲音,湊近喻文州耳邊說道:"隊長她現在是女生每月都要面對的問題。"
說完後,李華退回原位。

再對女性的心思不了解的喻文州經李華這樣明示說明也了解楚雲秀為什麼會比平日暴躁,而張新杰不在現場也能計算出來。
"她……每個月都會痛到這樣?"讀書時,因為還年輕,女同學都會在男生前避開談論這個話題。對於女性生理問題,喻文州真的只有從健康教育課上所吸收的知識。

"不。隊長貪嘴,吃了冰淇淋,才痛到這樣。"李華想起昨晚自己多番勸婉,還是不聽的楚雲秀便覺得頭痛。希望張新杰前輩不會找自己詳談。

"每逢這些特別時候,舒可欣、舒可怡這兩個女生都會痛到這樣?"

"大舒完全沒問題,小舒的狀況和隊長類似,一切都要看個人體質。喻隊,藍雨下個賽季迎來第一位女選手嗎?"突然對女性問題如此感興趣的喻文州,讓李華感到很奇怪。

喻文州先笑了一笑,亦悄悄轉移話題:"不。雲秀和煙雨的問題解決了沒有?"

"隊長很大壓力。"李華沒有多說。

"世界賽時的風城煙雨表現得十分精彩。"

"國家隊的各位都打得十分精彩。不單隊長,王隊的魔術師打法也嚇得我不敢想像微草變成這樣的話,要怎麼辦?"

"沒有了戰隊的負擔,大家才敢放膽去打。第二場對挪威的比賽,風城煙雨連續強勢壓逼兩個對手到沒藍的情況,令我還想實際是不是老韓他上了場。"喻文州引導李華去解答他另一個疑問。
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那天蘇沐橙不用說出來,也會讓叶修他們立即明白發生甚麼事情。作為在藍雨從不曾面對這情況的,根本想不到來女生每月要面對的問題。

"隊長被惹得不高興就會轉變風格去打。"李華簡單地解說。所以每月自己都要事先調查一下各狗血電視劇的播放時間,還有打聽清楚隊長的角色喜好。

喻文州想起叶修突然退役後,蘇沐橙在作戰方式上慢慢的轉變,更甚至在之後第十賽季的季後賽和黃少天打擂台賽時,總是會佻皮可愛的方式回應各對手話語的她竟然難得放下狠話。

"李華,或者之後我會常找你。請不要嫌棄前輩麻煩。"喻文州臉上還是掛著他那笑瞇瞇的表情,語重心長的和李華說。

"吓?!"李華頓感喻文州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舉動無比。



=======================================

因為不想打下去,所以到此結束。
之後大約就是興欣找來的選手是男選手而且很懂和女生對應,然後喻文州有點擔心,便一直向李華那邊下手打聽女生的喜好和自己應該注意的對答。


评论
热度 ( 27 )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