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放非全職相關!!!非常雜亂!

我不是寫手,更不是畫手,只是記錄者。
欢迎取关!偏向自娱自乐地方。

叶修是我神,喻文州是我男神,肖時欽是我男人。
興欣我家,雷霆我命,三零一我隊。
開荒一代我初心,黃金一代我熱心,心髒組我忠心。
基本上全員向,除双叶及叶橙必是親情組,沒有CP雷,只有不萌,冷CP及BG也甚喜歡。

J家:KK本命、S團次、TT、T團、V6


[鄭橙]日常三十题(上)

誰人理解我在lof找不到一篇鄭軒x沐橙的文來看,只好自己下手的悲哀的心?
萌鄭橙的,請來舉舉手QWQ

  所以比赛这一开始,苏沐橙就已经知道郑轩会在频道里说得第一句话是什么。

  “压力山大啊!”于是她抢先说了。

  “干嘛你!”郑轩不高兴,怎么能这样抢台词呢!

  “帮你说嘛!”苏沐橙回道。

  “唉唉,连台词都要被人抢,压力山大啊!”郑轩到底还是说了。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压力山大》



前言:

直到今時今日聯盟中不少人疑惑過藍雨那個常常提不起半分勁的彈藥專家為什麼可以得到聯盟女神的心?如果說是藍雨的話癆劍聖或是手殘術士,更甚至藍雨的唯一叛徒一米八大心臟先生他們都理解,但為甚麼偏偏會是常常開口壓力山大,毫無幹勁的小子。

問回第四期生有沒有一早看出這兩人互生情愫的蛛絲馬跡,張新杰思考了半秒然後扶一扶眼鏡嚴謹回答沒有、李軒雙手合十拜託道我們第四期生繼方明華後又出叛徒,還要內部自消,你便放過我、李亦輝爽快地回答沒留意……再進一步問和兩位主角關係更友好的人,藍雨的黃少天用數百字來回答明明只需要幾字回應自己沒有發現的事、喻文州則淺淺地笑著說有感覺鄭軒是戀愛了,但沒有探究對方是誰,相比男主角和女主角更友好的楚雲秀忿忿不平指責自己好友竟然不親自先通知她、而榮耀界大Boss叶修慢慢吐出煙圈嘲諷地反問你猜?

所以究竟藍雨的彈藥專家和興欣的槍炮師究竟為什麼和甚麼時候一起,從別人的口中真的問不出二三。

因此我們還是返回當事人兩位身上,看看這兩人的戀愛之路究竟是如何開始?

[鄭橙]日常三十题(上)
[以下全都是鄭軒的角度去寫。]

1.三块方糖

G市美食多籮籮,稀奇古怪美食更是不少,但這不代表G市人的口味會異於常人,特別是對甜度的喜愛。

在聯盟中,G市美食副本怎也不會比藍雨眾人更熟稔。
第四賽季出道的新生很快便達成革命情誼,開了群組沒幾天,大家便熟絡得像是從同一間高中、同一班三年出來似的。然後,每個到G市和藍雨比賽後,都會在之前相約喻文州、黃少天及鄭軒他們在比賽後的第二天帶領自己攻下G市美食這個副本。

嘉世的蘇沐橙也不例外。

來到黃少天用藍雨未來冠軍來保證的甜點店裡,他們除了要了一堆各式各樣的甜點外,還每人叫了一杯飲料來配搭來吃。黃少天點的是可樂、蘇沐橙喝橙汁、喻文州叫了皇家奶茶,而鄭軒則要了一杯熱咖啡。黃少天說鄭軒裝模作樣、扮成熟,這杯苦澀的飲料平日也不見他喝;而鄭軒反駁黃少天幼稚,笑他幾星期前看牙醫才發現蛀牙,被牙醫提醒少喝甜的,但最終一個月也不夠,便忍不了口。

當他們的飲料上來時,蘇沐橙爆手速把三塊方糖加進鄭軒的熱咖啡裡。

"蘇沐橙,你幹甚麼!"鄭軒被蘇沐橙的惡作劇刺激道。

"給你加糖。你已年紀輕輕卻沒幹勁得像個中年大叔。作為第四賽季出道的同伴,當然要制止你一切未老先衰的舉動!"蘇沐橙拿起咖啡匙順便幫鄭軒攪拌,然後拿起耳杯把咖啡湊到鄭軒嘴巴前:"來嚐嚐!"

坐在鄭軒旁邊的黃少天大笑鄭軒真的一點也不像和他們同年齡,斜對面的喻文州也笑著認同黃少天的話,鄭軒聽不到這兩位藍雨同伴的笑語說聲,他現在腦中只有眼前蘇沐橙哄著自己喝下那杯加了三塊方糖的咖啡的笑臉。

"還不快些喝?我已拿得很累。"蘇沐橙催促道。

"難得有美女服侍,當然要盡量把時間延長。"鄭軒隨便找話回答,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剛才是看蘇沐橙看得出神去。

鄭軒接過咖啡,呷了一口。
果然三塊方糖實在太甜。


2.光阴的温和←[完全文不對題]

第四賽季,一代嘉世王朝就此被中斷,冠軍是霸圖。
蘇沐橙追上已逃到後台去的叶秋,她抓緊叶秋的衣角,欲言又止。

叶秋拍了拍蘇沐橙的頭溫柔安慰道:"比賽不是嬴,就是輸。這次輸了,下次就贏回來。"

"但……"蘇沐橙還是忍不住流下淚來。她不甘心自己幫不上叶秋,還要叶秋安慰回自己。

"大小姐,你不要哭。你哭的話,別人看到會以為是我欺負你。"叶秋手忙腳亂地找面紙。可惜他身上除了香煙、打火機和只裝了零錢的錢包外就甚麼都沒有。

在觀眾席上忍受到最後一刻確定嘉世已輸了,才奔向洗手間的鄭軒方便完出來後,便是看到叶秋不知所措地哄著蘇沐橙不要哭的狀況。只是一個賽季的時間,第四賽季出道選手間的感情已是不錯,亦很早便開了內部群組交流。從群內的交流,鄭軒知道嘉世漂亮的槍炮手其實沒有她外表般溫柔可人,反而狡猾得很。他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蘇沐橙。

鄭軒還想悄悄地裝作甚麼都看不見便回去,可惜還是被人叫住了。

"那個不就是藍雨的彈藥專家!你有沒有面紙?"

怎麼叶秋會認得我?逃不了的鄭軒轉過身生硬地說:"前輩你好。"
鄭軒還考慮自己應該說甚麼,現在的情況真的各種尷尬,不但蘇沐橙哭著,叶秋還被舍命一擊打敗了,斷了嘉世的冠軍。

可是,叶秋沒有鄭軒般多想,現在他只望蘇沐橙不要再哭。
"好甚麼!你現在究竟有沒有面紙?"

鄭軒摸摸袋口,再摸摸褲袋,沒有的便是沒有,再怎摸也不能沒有變有。
鄭軒為難地說:"不如我回去洗手間拿面紙。"

"你敢去拿!"一直背著鄭軒的蘇沐橙突然轉過身來兇悍地警告。

蘇沐橙臉上滿是淚痕,眼睛也是紅紅的。如果是之前,鄭軒一定會毫不猶疑地反駁蘇沐橙為什麼不敢去拿,但現在鄭軒卻甚麼都說不出。

"你也不准去!"蘇沐橙捉著靜悄悄地真的想去洗手間拿面紙的叶秋。

"好吧,我們不去拿。只要你不再哭,我們就不去拿。是嗎,藍雨的彈藥專家?"

"甚麼藍雨的彈藥專家?人家叫鄭軒。"蘇沐橙已被眼前兩個想去男洗手間拿面紙給自己抹淚的男人氣得流不出淚來。

"只要你不哭,叶修前輩叫我做甚麼也可以。"鄭軒用手背擦拭蘇沐橙臉上的淚痕。"你哭的樣子真的很醜。"

"鄭軒!"蘇沐橙回敬的是一個大嗓子的氣罵。


第五賽季,冠軍戰是微草和百花之爭。不少人也來B市觀看這場冠軍之戰,這其中包括今年連爭奪亞軍的機會也沒有的嘉世。和嘉世一樣,早一步結束季後賽踏入夏休期的藍雨也來觀看冠軍之戰。

在走進為職業選手而設的觀眾席前,藍雨的選手便碰到嘉世。黃少天立即纏上叶修聊天,喻文州也加入話題,鄭軒跟在兩人後方走。蘇沐橙嫌黃少天煩人,便和鄭軒一起走。

蘇沐橙剛湊到鄭軒身邊,鄭軒便開口:"今年不哭了嗎?"

"你很煩。"蘇沐橙送他一對白眼。

"不哭就好。我身上還是沒有面紙,如果你哭的話,我只可以也是去洗手間拿給你。"


第六賽季,藍雨斷了微草連冠的機會。
不再坐在觀眾席上看冠軍戰的鄭軒不知道又再一年沒有幫叶秋拿到冠軍的蘇沐橙是怎樣的表情,而他也因為藍雨第一個冠軍高興得忘記別人的失落。
直至那天晚上用手機打開QQ,看見各種恭賀藍雨得到冠軍的訊息中,看見其中一條沐雨橙風發給自己的。

沐雨橙風:

恭喜藍雨奪冠^^

槍淋彈雨:

-謝謝。
-有沒有恭賀禮物?

沐雨橙風:

面紙一卷,要嗎?

槍淋彈雨:

要來給你抹淚?

沐雨橙風:

下賽季的冠軍一定會是嘉世!


第七賽季,微草又再踏上冠軍戰的擂台,而對手又再是前一賽季才對壘過的百花。
上年和自己在QQ上大口氣地說冠軍一定是嘉世的蘇沐橙沒有來現場看比賽,鄭軒在比賽開始前還盯著門口看,最終直至比賽完結也沒有對方的消息。

對、一直以來就沒有過要一起來看冠軍賽的約定。

"阿嚏!"旁邊傳來黃少天打噴嚏的聲音,鄭軒從褲袋摸出面紙扔給黃少天。

"黃少,給你用。"


第八賽季,叶秋退役,嘉世也失去戰隊資格,要落入挑戰賽。

第九賽季,興欣成為挑戰賽的冠軍。

第十賽季,藍雨和興欣在八強之戰便碰上,興欣主客場皆擊敗藍雨,藍雨提早一步去迎接夏休期。

"哭了嗎?"比賽後的雙方握手,蘇沐橙向鄭軒問道。

"哭了、哭了。"鄭軒才沒好氣和剛剛打敗藍雨的人說話。

蘇沐橙沒有說下去,鄭軒面前已換成了方銳和自己握手。


第十賽季,鄭軒坐在觀眾席上看著蘇沐橙相隔六年又再踏上冠軍戰的擂台。

輪迴對興欣,一個是冠軍的大熱門,另一個是超級大黑馬,沒有誰可以肯定說究竟第十賽季的冠軍會在他們哪一個手上。而最終結果落在除了他們自己外,沒有一個由頭到尾一直也相信他們必定會得冠軍的興欣手上。
鄭軒鬆了一口氣。

當興欣眾人笑著又哭著地和叶修一起捧著獎盃,鄭軒則只盯著蘇沐橙來看。
又再是滿臉淚痕,只是這次流下的都是開心的淚水。

"果然她哭著的樣子還是很醜!"鄭軒把被他握得皺得像一團垃圾的面紙扔進垃圾箱。


3.你以为你是超人吗

全明星日,對榮耀的粉絲來說是唯一可以一次過看見各戰隊選手的大型祭典。
能夠看到自己喜歡的選手,粉絲的情緒難免會激動一些。

所以,當蘇沐橙踏入場館,一大群人擁上去真的一點不奇怪。她可是和一叶之秋一起拿了連續兩屆最佳搭檔的聯盟女神,有實力也有外貌,如果只談論人氣,說不定她可是全聯盟之冠。
不過,粉絲們實在太過熱情的話,那對選手們來說就是一個大困擾。

記者加上粉絲們都向著蘇沐橙衝去,前方的記者不敵後方粉絲的力量,他們都快被粉絲們推倒。蘇沐橙驚嚇地退後一步,從不在人前露面的叶秋又不在,蘇沐橙無助地打量四周看看有沒有逃出現在這境的路徑。

正蘇沐橙決定不等保安上來,還是直接靠自身衝出重圍,突然有人拖上她的手跑。而背後傳來黃少天吵人的聲音:"你們有沒有過分些!就算是蘇妹子的粉絲,突然全部人衝上來可會嚇到她的!"

喻文州在旁也勸導:"請大家遇到喜歡的選手,也保持冷靜!不是的話,會給你喜歡的選手帶來不少的困擾。"

"好吧。現在沒問題,你快些去嘉世那邊坐。"保安終於上到來了,鄭軒放開捉著蘇沐橙的手。手剛放開,蘇沐橙毫不遲滯的拍上鄭軒的後腦勺亦說:"笨蛋!你們以為你們是超人嗎?特別是你!"

"甚麼?"鄭軒摸上被蘇沐橙打的位置。

"你也只不過高大我少許!如果你也被那班人撞倒的話,怎麼辦?"蘇沐橙忿忿不平地瞪著鄭軒。確實鄭軒只是173厘米高的身高,身高是167厘米的蘇沐橙隨便穿一對高跟鞋便能和他持平。

"真是壓力山大。"救還是不救都是不行的選擇。

"總之下次不准上來!直接叫保安員來!知道嗎?"蘇沐橙堅決地說。

"知道了。"鄭軒嘆氣。
說是這樣說。
不過,若是有下一次,他還是會親自上去拉走蘇沐橙。


4.橱窗里

售賣榮耀週邊的店舖櫥窗裡除了是必定放上五聖的東西外,剩下的就是蘇沐橙的樣子穿著沐雨橙風打扮的手辦。

鄭軒經過榮耀週邊店的時候,打量了一眼。
他真的是很普通地打量了一眼,但視線偏偏就停留在那個女槍炮師的手辦上。

和鄭軒一起走的宋曉問他看甚麼,鄭軒左顧右盼的回答沒甚麼,亦催促道宋曉快些走。藍雨可在剛剛得到冠軍。雖然他們不是全明星,但在G市本地也必定會有不少他們的粉絲。

"我還沒擔心,你擔心甚麼?"宋曉說笑。以身高來說,宋曉絕對會被鄭軒更快被人察覺到他的存在。

"所以才要快些走。我才不想給你連累。"鄭軒急步地走起來。

他才會承認自己看到那個沐雨橙風的手辦,自己腦海中竟然閃過想買下來收藏的念頭。


5.灵魂互换的一天

這個無聊的話題在黃金一代的群內正談論中,開題者是歸於楚雲秀看完了一個講述男女主角靈魂交換了的電視劇後,在群上賣安利而起。

大家首先紛紛拒絕和黃少天交換靈魂,話癆的自己和被人誤會是話癆的兩個結果,他們都不想見到。而喻文州拒絕的理由則較為溫和,「要模仿回少天一邊刷屏一邊控制夜雨聲煩的話,我習慣不來」。在黃少天準備以洗板的速度來控訴各人沒有同期愛時,肖時欽先一步戰術性地轉移話題奪去黃少天刷屏的機會。

生靈滅:

如果一定要和這裡其中一人交換靈魂的話,我選擇田森。有點想知道一米九身高看的風景和自己有甚麼不同。

掃地焚香:

那我不就要找鄭軒?[大笑]

槍淋彈雨:

-滾!
-你不去找兩個妹子!

掃地焚香:

人家不好意思[害羞]

幸好這番話不是田森站在自己面前說,不是的話,從一米九的粗漢子口中聽到人家兩個字,鄭軒一定會管對方高大過自己多少,也會一腳踢去對方,表示噁心。

沐雨橙風:

相比田森,我想要鄭軒多些^^


意外被聯盟女神直接提出想要自己的鄭軒呆滯下來。
這是告白?還是只不過真的就話題說出自己的想法。


風城烟雨:

沐橙你……

逢山鬼泣:

鄭軒何時變得如此搶手?

笑歌自若:

想不到我們的聯盟女神原來心有所屬。

掃地焚香:

誰說運動型比較吃香的,給我出來!

索克薩爾:

蘇妹子要來藍雨?

沐雨橙風:

你們亂說甚麼?只不過彈藥專家和槍炮師較成接近,所以我才選鄭軒。

沾衣亂飛:

真沒勁

石不轉:

機械專家也是槍系之一。

夜雨聲煩:

想不到蘇沐橙你竟看上我們家的鄭軒你不要以為我們家的鄭軒小兒科沒有叶秋陪我們藍雨PK百來次我們都不會放鄭軒出去

沐雨橙風:

-但機械專家jjc時,打人一點也不爽TWT
-少天閉嘴

生靈滅:

暴力女!

風城烟雨:

打人一點也不爽+1

掃地焚香:

打人一點也不爽+2

石不轉:

打人一點也不爽+3

沾衣亂飛:

打人一點也不爽+4

笑歌自若:

打人一點也不爽+5

生靈滅:

樓上兩個奶憑甚麼排隊!!!!!

鄭軒看著自己被蘇沐橙批准入場至親自發紅牌出局,他的心情大喜大落。原本因對方的直接而妄想了很多感到不好意思的自己,現在臉上的紅暈也變成可以解釋成尷尬的意思。果然……待在猶如少林寺廟的戰隊中,就會不敢腦補太多,而且會天真相信別人的起哄。

槍淋彈雨:

我才不要和蘇妹子交換,一直在叶秋大神身邊,真是壓力山大!

逢山鬼泣:

黃少的話癆攻擊你都支撐得起,叶神的你也一定可以!

接下來鄭軒來不及回話,便被黃少天先一步插話洗板向李軒質問甚麼是支撐得起自己的話癆。在黃少天洗了幾頁的發言中,鄭軒看到蘇沐橙夾在其中的話。

沐雨橙風:

一點也不壓力山大,而且是鄭軒的話,我會安心很多。

 

安心很多……
這究竟是甚麼意思?

鄭軒坐在電腦前扶額苦索。
果然……藍雨相比解決黃少話癆的問題,還是先來女選手加入吧。
究竟女生的心思為什麼這麼難去猜摸。


6.机会错失

由喻文州安排行程、黃少天作領隊講解,而鄭軒則踏實地做一個提不起幹勁的小跟班的蘇沐橙G市美食副本正在進行中。這是一個沒有治療的四人小隊,劍客在最前開闢道路、槍炮師其後跟隨劍客、術士在旁保護槍炮師、而彈藥專家則在鎮守隊尾。以職業角色來看,這是一個無理的排位。怎看槍炮師和彈藥專家應該掉換位置,即使不交換也應該走上來站在槍炮師旁邊。

對於這點,蘇沐橙走了百多米便提出抗議:"鄭軒,你不要像老先生般慢慢地走在我們後面。你可不可以走快一點?"

鄭軒俯視蘇沐橙腳上有鞋跟的涼鞋,不自覺再走慢點拒絕道:"黃少已佔用了不少空氣,我再逛前來一起走,你就缺氧的了。"

原本還有點小不滿鄭軒不跟上來的蘇沐橙聽到鄭軒揶揄黃少天的話,立即笑了起來。
"這說的也是。"

"死女人,甚麼是說的也是!我……"黃少天口不停的抱怨蘇沐橙認同鄭軒的話,腳步也慢下來,漸漸退我在蘇沐橙旁邊一起走。
現在蘇沐橙右邊的是喻文州、左邊的是黃少天,雖然黃少天和喻文州以男性來說,不算十分高大,但站在穿有鞋跟的鞋的蘇沐橙兩旁,也勉強能成一個「凹」字。
若果是自己代替黃少天的位置站過去的話,鄭軒不敢想像畫面。

當聽到黃少天說自己想去的甜點店就在前方,蘇沐橙加快腳步。但還穿不習慣新鞋子的她走快幾步,便不小心地自己給自己絆倒,向前倒。

"啊!"

"小心蘇妹子!"

"沒事嗎,蘇沐橙?"

黃少天抓緊蘇沐橙的左手,喻文州捉著蘇沐橙的右手,鄭軒伸出的手抓了把空氣便收回。

"謝謝,少天、喻隊。"

"女人你走路不帶眼的嗎?居然走著走著都可以自己絆倒自己。如果你剛才真的跌倒破相的話,我看不少你的男粉絲一定會殺了我們。不、首先來藍雨殺了我們的,一定是叶秋他,說我們護花不力。"確定蘇沐橙真的沒事,放心下來的黃少天又再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話。

知道黃少天是為自己好,蘇沐橙決定暫時容忍一下他的囉唆,亦兩手各自挽上左右兩旁的喻文州和黃少天的臂彎。
"喂!蘇妹子你幹甚麼?"進了藍雨戰隊後,除了媽媽和親戚外,平時就沒有血緣關係外的同年女性和自己有親密的舉動,黃少天被蘇沐橙沒預警的挽手嚇了一跳。喻文州亦疑惑地問了一聲。

蘇沐橙笑著和他們解釋避免自己再次絆倒讓他們被叶秋追殺,所以決定讓他們在護花使者的角色上更加盡責。

現在即使和他們一併走也加入不到他們現在的三人小圈子的鄭軒覺得心有點悶著、悶著。
如果剛才自己不是在意身高問題,而聽蘇沐橙說和她一起走,現在被挽手的人選會否不同?

唉!現在又不是玩榮耀,怎麼對自己人都要來機會主義……
真的是壓力山大!


7.套看戒指的中性笔

當宋曉送自己的結婚喜帖去給鄭軒時,問過鄭軒為什麼同居了幾年還沒和蘇沐橙結婚?

鄭軒思索了幾秒這條問題,然後撓頭回答:"一切順其自然。"
擔當了這麼多年的隊友,深知鄭軒的性格,宋曉也沒多說甚麼,只是提醒鄭軒,再不快些開口和蘇沐橙說結婚,小心蘇沐橙跟別的男人走了,到時你到哪裡哭訴都沒有人理會你。

其實鄭軒沒有開口和蘇沐橙提出結婚,真的不是因為他優遊自在、上進心不強的關係,而是他和蘇沐橙兩人相處的方式早就像老夫老妻般,而蘇沐橙又從沒開口說出想結婚的話,所以才會缺了會考慮結婚的時機。

不過……稍微幻想了不知哪裡而來的高富帥搶走了蘇沐橙,而自己只能孤伶伶渡過的情景,少了那個其實愛惡作劇的女孩在自己身邊,真的不是以往能比的壓力山大。
果然人還是早些綁定下來,才能完全安心。

鄭軒走進睡房找蘇沐橙的首飾盒。
雖然還沒想到求婚的方法,不過先去買求婚戒指回來就是對。

鄭軒從蘇沐橙的首飾盒中抽出一隻戒指。
如果直接拿走戒指,沐橙一定會發現。
即使退役了,蘇沐橙還是保持著除了特殊場合,不是的話,手上不會戴上任何飾物的習慣。所以,蘇沐橙的戒指很少,少得少了其中一隻也會發現的數量。

對於戒指的號碼,鄭軒也不認識。他決定直接拿著戒指向逐枝逐枝的筆套上。
哪枝筆卡得正好的,明天便拿著那枝筆去珠寶店買求婚戒指!


8.许愿池前

為了保持遊戲的新鮮感,榮耀網遊會定期舉辦一些主題活動讓玩家參與。

這次榮耀網遊便對應七夕,在每個主城內弄了一個叫許願池的物體來。這個許願池美其名是讓玩家在七夕這天找到命中對象的玩意,實際就是替玩家認識新基友、找對家JJC一場、睹運氣能否釣到職業選手的抽獎活動。

為什麼這麼說?
許願池裡放了不同款式、大大小小的玻璃許願瓶,玩家隨機拾起一個後,遊戲系統便會即時把玩家傳送到另一位不在對方的好友表上的另一玩家身邊讓你認識。當遊戲系統給兩位玩家適當的交流時間後,就會彈出一個說話框問玩家對這位剛認識的新朋友滿意意與否,若果兩人都選擇是的話,遊戲系統就會送出材料或武器給玩家當作賀禮。

榮耀的玩家比例始終還是男性較多,八成的機會率都是被送去和男性玩家認識,這不是認識新基友的節奏?
對一位在榮耀剛新認識的朋友,甚麼話題是最好的開始?絕對是你是哪一戰隊的粉絲!若果一個微草飯被送到藍雨飯身旁,你猜他們下一地點會否是一起走到最近的競技場來一場。
這活動送出的材料和武器意外的不低端,各大公會也向上頭申請了不少職業選手來幫忙,直接靠名氣和人氣讓普通玩家選下「是」,來免去浪費唇舌勸服方的氣力。

原本公會們也沒想過要請職業選手來幫忙,只要選擇是,就能達成雙贏局面,何樂而不成。但可是偏偏興欣的選手先作壞規矩,竟然不參與搶野圖BOSS的公會戰爭,而來參七夕加交友活動。這導致之後普通玩家們一看到來的是公會核心成員,都紛紛要求不見到閣家的戰隊選手,也不會輕易地按下「是」字,把材料武器送出。

也被拉過來當把手的鄭軒無奈地用公會送來的小號上榮耀。
這次七夕的活動獎品實在太豐富,有不少玩家都圍著許願池打轉。這情況就像剛開新服的新手村,即使是再厲害的職業選手,也敵不過遊戲系統的規則。
鄭軒等待了五分鐘多,才插進許願池旁邊拿許願瓶。許願瓶剛拿到手上,螢幕便彈出轉移中的等候畫面,一分鐘不到,角色又再出現,但是站立的位置還是在許願池前。

啊?出BUG了嗎?
看到好像沒有變過的畫面,鄭軒疑惑道。

但下一瞬間,螢幕便彈出另一玩家的角色資料。

名稱:風梳煙沐(女)
職業:槍炮師
級數:58級
公會:興欣公會


這名稱、這職業和這公會……是蘇沐橙的粉絲,還要是女粉絲?

然而當對方一開口,鄭軒立即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錯,幾萬分之一的機會,怎會也會遇上了她!
"蘇沐橙!"

這聲驚叫引起了旁邊不少人的側目。
對方淡定回答:"怎會呢?我是蘇沐橙的粉絲,所以才模仿她!大家不要誤會,聯盟女神比我漂亮很多倍!"
然而,同一時間,鄭軒的QQ也收到蘇沐橙的轟炸。

沐雨橙風:

-鄭軒你是大笨蛋嗎!!!!還是少天上了你身!你玩了多少年榮耀?竟然在網遊中直呼職業選手的名字,你想我們被圍觀嗎!O(=皿=#)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


鄭軒忍下想回蘇沐橙你現在比我更像黃少的慾望,一邊陪蘇沐橙演戲一邊在QQ回她。

槍淋彈雨:

還不是你這興欣隊長作的好事,讓我們其他選手一併陪你們玩這個七夕活動。

沐雨橙風:

呵^^

這女人現在真的跟叶神完全一模一樣壞了,鄭軒嘆氣。
不過……

"風梳煙沐小姐,竟然有幸讓我在幾萬個玩家中遇上你,不知道我們有沒有機會從朋友做起,然後再進一步發展?畢竟這個是七夕活動。"

"這個問題真是令人壓力山大!但是……"

「風梳煙沐對你這位新認識的朋友感到滿意!」
鄭軒的電腦螢幕上彈出這個新通知。

"我們確實可以從朋友做起,但再進一步的發展就要看你的誠意了,鴨梨先生。"


9.停电了

鄭軒和蘇沐橙兩人同時遇上停電的情形,是在他們一起同居後的第三個月。
當光亮的房間突然漆黑一片、電腦也被強迫關上時,鄭軒第一時間向在房裡的蘇沐橙大聲問道:"沐橙,你沒事嗎?"

"沒事。"

之後,鄭軒便摸著黑走回房裡找蘇沐橙,走的途中不免因為突然的黑暗,眼睛還沒習慣,而導致一邊走一邊四處碰撞。

"你喜歡獨自來場繁花血景?"當鄭軒終於碰碰撞撞的走回房間,蘇沐橙笑著問道。

"又要賣血當T,又要做掩護,太累人了,不幹。"

"不是繁花血景,難道遇上散人快打?"蘇沐橙拿著手上剛才用來看電視劇的平板電腦當作手電筒檢查鄭軒身上撞傷的程度。

"可能。所以求奶一口。"鄭軒抱上蘇沐橙的腰。

'很可惜,我可是和散人一伙的。"蘇沐橙從旁邊的床頭櫃裡的抽屜拿出藥膏,"所以你只好自食其力,彈藥專家先生。"

"這真的是壓力山大。"

蘇沐橙鬆開鄭軒抱著自己的手。

"你去哪裡?"

"我去廚房檢查電閘。"

"這個等我來做!"鄭軒捉著蘇沐橙的手,不讓她走。

"放心吧!小時候,家裡遇上這情況時,我都會在旁幫哥哥忙。我知道怎樣做的了。"

"也不行。待會輪到你遇上散人快打怎麼辦?"鄭軒把蘇沐橙拐回懷中。

"怎會呢?我才沒你這麼笨。"蘇沐橙不說出自己會拿手機作照明用途來走,她想聽聽鄭軒還會說甚麼話來挽留自己。

"作為女朋友,你就讓男朋友在這小事上顯顯威風,可以嗎?連檢查電閘也是你來做,這可真的是——"

"壓力山大啊!"蘇沐橙搶先說。

鄭軒沒力的瞪了蘇沐橙一眼,然後扯她和自己一起跌在床上:"竟然你覺得壓力山大,我們今晚便早些睡。電閘的事明天再理會,現在放你一人在這裡,我才真是壓力山大!"


10.你为什么会对我家这么熟悉

蘇沐橙比鄭軒早一年退役,待鄭軒退役時,蘇沐橙去了鄭軒在藍雨的宿舍替他收拾行李。
之前因為所屬的戰隊不同的關係,而藍雨又是大戰隊,為了避嫌,蘇沐橙之前從沒去過鄭軒在藍雨的宿舍。然而,當蘇沐橙在房間內替收拾行李時,卻對每件東西擺放的位置卻瞭如指掌,清楚得讓鄭軒不得不問她為什麼會對他的宿舍這麼熟悉?

蘇沐橙眨眨眼,然後笑容燦爛道:"你猜?"

"猜甚麼猜。"鄭軒被笑容迷惑,只敢小聲嘀咕抱怨。
"不過,竟然你對我的習慣這麼熟悉,接下來搬家,我的東西便拜託你處理!女朋友小姐。"

"你想得美,男朋友先生。"

"喂!你們兩個有沒有留意這裡還有其他人在?"
"藍雨的叛徒,給我早滾早超生。"
"隊長,趁鄭軒前輩還在藍雨,我可不可以燒了他?"

也過來幫忙的藍雨隊友怒視在最後一刻竟然來秀恩愛的鄭軒。

"用炭燒還是用油?"還留在藍雨帶領戰隊的喻文州笑著問道。

"隊長,不要和他們鬧。"

"還叫我隊長?"

"一日隊長,終生隊長。"

"這可真的是壓力山大。"


鄭軒和蘇沐橙坐在喻文州安排的接送車上,跟著搬運車後方走。
車出發的時候,鄭軒的視線離不開屬於藍雨的建築物。

"終於要離開。"鄭軒輕聲感嘆。
蘇沐橙握緊和鄭軒牽著的手,盡量分擔他的不捨。

"接下來就要回我們的家。"在一年前,鄭軒其實已開始不太住藍雨的宿舍,偶爾會去之前準備退役後就正式和蘇沐橙同居的單位住。

"沒錯。"鄭軒點頭,他還在看著已看不到藍雨的方向。

"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剛才會對你在宿舍放的物件位置這麼清楚?"蘇沐橙故意提回之前的問題分散鄭軒。

"為什麼?"鄭軒回過頭疑惑道。

"因為你在宿舍放的位置和在我們家放的都一樣。那個家我也份兒,我怎會不熟悉,是嗎?"

[實在大睏導致這個應該怎樣收結完全想不到,明天睡醒想到再補回。]

==============================================

原本不想寫,只想看,但搜鄭橙TAG時真的好傷心,沒有文呢TAT我只好自己動手,滿足一下。但愈打愈敷衍和ooc[土下座]
不知道會不會把餘下的二十題寫滿[遠目]

看完1409丁點的鄭橙互動後,又接下去看發現其他之前沒留意的鄭軒一些性格描寫。
然後再看到藍雨VS興欣的團體賽,叶修牽制少天時和他說:走啦?不送啊!←腦內一下,感覺叶修真的太萌萌噠!

评论 ( 16 )
热度 ( 65 )
  1. _(:з」∠)_拖延症病患者_(:з」∠)_拖延症病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压力山大本部

© _(:з」∠)_拖延症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